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七章 这是蛇妖
    “公子,属下失职,没有料到有一伙人趁着我们出宫放松之际,将吴越劫走了!”一个黑衣暗卫身上带伤地登上凉亭禀道。

    “是么?”刚刚喝下郑院首煎好的解药的若敖子琰闻言,眉头一皱,“可知是何人?”

    “公子,他们皆隐藏身份,没有任何身份标记!”

    “那这样就不是吴王妃的人了!”若敖子琰闻言说道。

    “公子怎知不是王妃的人?”清浦闻言不解。

    “因为她们现在自顾不暇,那还有时间注意这些细节!”若敖子琰一双幽深的目子看着天上的月盘,问道,“公主,去了多久!”

    “前后快两个时辰了!”

    “这么久了,看来我该去迎迎她了,免得她又受了一身伤给我回来。”感觉身上那股热流已经完全消退的若敖子琰起身挥了挥衣袖上沾上的露华,懊恼地叹道:“本公子可不想因此大婚推迟!”

    ******************************

    混乱的白龙池边,曼眸中流露出一丝凤芒,芈凰趁乱一把抓住欲走的刘嬷嬷,手中的匕首,无声划出!

    “哧——”一声,就划破她的衣袍。

    刘嬷嬷人虽老,可是身手却狠辣无情,性情更是凶悍狠厉,手中金笛左右一分,露出里面的短匕,顿时掉转方向,刺向芈凰。

    刀笛相交,火星迸发。

    芈怕握着手腕,虎口发麻,银牙暗咬,“没想到王妃身边藏龙卧虎,小小一个嬷嬷身手这般了得!”

    这一边,刘嬷嬷眉头紧皱,上次竹林刺杀失败之后,她就对这个长公主不敢小觑,一双眸子阴测测地盯着芈凰说道,“哼!老奴才是佩服的紧,长公主,这十一年来,隐藏的有够深了,将王妃与我瞒的够苦,生生地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练就了这一身本事。”

    “那还不是拜你们所赐!”芈凰一甩脑后的黑发,轻笑道,多亏了她们,她前世惨死,今世重生。

    夜色如血,寒星零落。

    二人紧握手中利器,旋身又战。

    她们都是女子,走的都是近身搏斗,出招奇快,寒光凛凛,幸好此时场面混乱,众人忙着逃命根本无暇多顾这一处。

    二十招下来,刘嬷嬷已经初见败绩,手中短匕看似凶狠地照着芈凰的面门捅去,趁芈凰闪退之迹,连退十步直至潭边,再度吹响金笛,远处发狂的白龙闻声“嘶嘶”狂叫冲向芈凰,而芈凰峨眉微簇,没有逃开,甚至迎着白蛇而去,可是闻道雄黄气味的白蛇更加狂性大发。

    “哈哈!看你往哪里跑?”刘嬷嬷发出一阵阴气森森的笑声。

    白蛇过处,凄声四起,血流满地,味道腥膻无比,犹如人间地狱,恶梦降世。

    有一人却于这修罗场中,顿住脚步,快速逼向岸边的刘嬷嬷,笑着说道,“我没想跑!”手中的匕首如流星般划破夜空,这一刀又快又绝决,即使白龙就在身后数步距离,也毫无回旋余地。

    刘嬷嬷没想到从来畏蛇无比的芈凰,居然有一日不怕了,一个人要是没有了弱点,那还有什么可以制约她的!

    猝不及防间,人已经顺着刀尖破风之势,跟着翻下龙潭,眼见就要落水,手在空中一把抓住岸边凸起的石块。

    芈凰走到岸边,黑色的鞋底踩在她的手背上,使劲碾了碾,如今四下混乱,众人皆往外面奔跑,根本无人注意此处,更不会有人失心疯地来救一个无足轻重的老嬷嬷。

    背对着的芈凰,嘴角勾起一抹快意的笑,声音却无比沉痛,“刘嬷嬷,你如此衷心,就替父王献祭发怒的神龙吧!”

    你们不是常问,真有那么可怕吗?

    今日可知道,可不可怕了?

    “那公主下来陪老奴吧!”

    刘嬷嬷眼中突然升起一抹诡笑,双手抓住芈凰的脚跟,狠狠向下一拉,倾刻间,芈凰也跟着翻身落下潭中。

    “噗通!”冰冷的湖中响起有人落水的声音。

    “抓紧我,我拉你上来!”将将赶到的若敖子琰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奔逃的人群中不要命的芈凰,真的是恨的牙痒痒,这个女人就不能安分一点,他完全没有想到她是来干这等事!

    还以为只是教训教训芈昭她们!

    这简直是把楚王宫都搅翻天了!

    神龙是何等存在?

    若敖子琰的出现给了刘嬷嬷喘息的时间,她再度游上岸边。

    “不要,我要去杀了她!”芈凰一把挣开他的怀抱,手中的匕首奇快无比地向着刚刚上岸的刘嬷嬷划去。

    这一刺,为了她自己。

    为了前后两世的不堪和欺凌,还有这日日夜夜铸成的仇恨!

    “你疯了!”

    若敖子琰剑眉聚拢成川,亲眼见到这样不顾性命的芈凰,骂道!

    真的快疯了,他怎么看上这样的女人!

    匕首一刀刺中刘嬷嬷的胸口,她顿时呼吸急促,血液受阻,四肢痉挛无力,“匕首上有毒!”

    “走吧,刘嬷嬷,我们去救父王!”

    唇边勾起一抹冷酷的笑,芈凰一把捉着她僵硬的身躯,顺势将她推出,刚好挡在楚王身前,楚王万分惊险地避过了白蛇一吻,可是刘嬷嬷就不那么幸运了。

    身子顺势向后一倾,刘嬷嬷一声惊呼,手在空中乱抓,眼看指尖就要抓住一柄长戟稳住身形,可是芈凰却一抽,反手抢过长戟再度一顶,将她直接送到巨蛇嘴边。

    白蛇眼见美味送上,也不分辨亲疏,顿时将这个喂养了它十几年的老女人生生上下撕裂成两半,那感觉就像是下半身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刘嬷嬷脸色死黑,目光低垂地看着自己空荡荡的下半身,肠子和血,哗啦啦地溅了一地,大声惨叫出声,“不要,不要吃我!……”

    锋利的牙齿,将她撕成大片大片的血肉,巨蛇一口接一口将整个人囫囵吞吃入腹,而这些吃完了还不够,庞大的蛇躯在雕刻了潜龙在渊图腾的玉石砖身上蜿蜒扭动着,冲向白龙岸边走不动路的楚王。

    “不……不……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连续受了几日惊吓的楚王,脸色煞白,双眼圆瞪地看着刘嬷嬷活生生被白龙吞吃在眼前,而不是午夜梦回之际那朦龙的惨叫声。

    “这不是神龙,这是蛇妖!”脚下一软,顿时一屁股摔倒在地,“蛇妖吃人了!救驾!快救驾!”

    “父王,神龙已经妖化了!”一抹白芒划过一双曼眸,芈凰沉声命令道,“来人啊,还不快斩杀了此妖物!”

    “对!杀了它,给寡人杀了它!”楚王频频点头。

    “若敖都尉,你们还不加派人手上前?就这么几十个禁军哪是蛇妖的对手!若是诸位大臣和父王有伤,岂不是动摇我楚国江山社稷!”芈凰峨眉微挑看着在一旁想要保存实力的若敖越椒,曼目轻移,一瞬间对上谨小慎微的李达,缓缓说道:“三驸马刚刚封为副都尉,此时正应该身先士卒,才不枉父王对你的器重!这可是你向皇妹尽早证明你的能力的大好机会!”

    本就欲在楚王面前表现的李达闻言,看了一眼上司越椒,大喝一声,指挥着虎贲禁军不断攻击,挡在白蛇身前,“放箭,快放箭!保护大王!”

    若敖越椒狠狠看了一眼这个瞬间挑拨了他的属下的女人,旁人顾着逃命或许看不清,她杀死王妃身边之人全过程,他可都看清了。

    芈凰看了一眼李达,勾起一抹冷笑,真是不知死活,一把扶住楚王,皱眉说道,“父王,我们快走,此处不宜久留!”

    赵常侍也害怕地扶住楚王另一边,“大王,我们快走吧!此处就交给若敖都尉和三驸马吧!”

    “可是寡人走不动!……”身子骨瘦弱的楚王见了这等场面哪还提的起一丝力气,面色惨白,摇头哭道,“凰儿,怎么办,父王会被蛇妖吃了吗?”

    “父王,儿臣背你吧!”话毕,芈凰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蹲在地上。

    一个瘦弱的脊背微弯着,楚王眼眶不知为何顿时有些湿润,这个长女从小到大都未曾关注过,却屡屡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三年前庸国大战,打的他楚国人心惶惶,甚至他的王位不稳,而那时她也是这样跪在自己面前,请求代君亲征,心底一阵感动,“好好,凰儿真是为父的好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