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九章 偷蛇下酒(谢谢人称话唠1500打赏)
    “诗语,你到底是怎么惹得白龙发怒了!”王尹责备地道。

    “父亲,我……我……”一身是伤的王诗语“我”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她无法解释三公主要杀她报复泄恨之事,也不能告诉自己的父母实情,最后只能讷讷低着头不做声。

    群臣议论纷纷,“这可如何是好,神龙妖化,可是天降神罚于我楚国的启示?”

    “就是,要不我们明日请大祭司占卜一番吧!”

    “看看,可有祸事要发生!”

    ……

    世人皆信神灵,若是此话传出,事后楚王醒悟过来,还不责备与她?

    闻言的芈凰顿住脚步,一脸肃色的说道,“此蛇本就是为祸宫中的妖孽,我与王小姐还有父王险些被蛇妖所吞,若不是父王分辨善恶,令禁军斩杀此妖,诸位大臣今日也难逃一死!岂可与造福苍生的神灵相提并论,各位,切勿危言耸听,动摇国本!”

    天上的银盘退去那一层朦胧的血色,高悬于天际。

    月光如水,银光如帘,洒落在喧闹的长廊之上,年轻的女子凌风负手而立,一双修长的曼目微沉,目光肃然而深邃,一字字咬金断玉。

    众臣闻言缩了缩脖子,心道,这少于人前露面的长公主好重的威严,真是比楚王更甚,再想到她大婚后的身份,随即齐齐拱手说道:“公主教训的是,是微臣等多言了!”

    “诗语多谢长公主今日救命之恩!”王诗语眼见芈凰再度为她解围,盈盈弯腰一拜,语气中是少有的恭敬,王尹及夫人也连连感谢。

    虽然先前口口声声要她谢罪,可是芈凰并不真的在意,王诗语做的那点小恶已经有刘嬷嬷惩罚过了,挥了挥手沉声说道,“希望你以后好之为之!”

    “诗语,知道,离开京城以后,一定安分守己。”王诗语逃出生天之时就下定决心,等一出宫就央求父母将她远嫁他国,此生再不回来。此时见芈凰并没有将真相说出,心中又是一阵感激,若是她说出来,估计她哪里去不了,只能回家受死。

    “你要离开?”芈凰闻言挑眉。

    “嗯!”王诗语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她身旁的若敖子琰,低声央道,“不知明日公主可否送诗语一程?”

    芈凰皱眉看了一眼身旁雕颜玉表的男人,真是一朵烂桃花,处处招蜂引蝶,沉吟说道,“看本公主明日是否有事吧!”

    “多谢公主!”王诗语闻言轻笑,知道这一句就代表她答应了,挥了挥手,转身就向不远处的王家人奔去,“公主,明日我等你。”

    ************

    “公主,你就这样原谅王小姐了?”

    待楚王歇息,回到破晓殿中,司琴好奇地问道。

    “谈不上原谅,也谈不上憎恨。”比起芈昭吴王妃她们前后两世所做的,芈凰对王诗语的那点心思并不在意,反而说道,“到是司琴,真的多谢你这么多年一直陪着我,鼓励我,还跟我说那个‘勾践灭吴’的故事。若不是有你在身边,我真不知道是否能坚持下来。”

    前后有太多人对她不理不睬,有太多人离她而去,父王的不闻不问,母后的早早轻生,吴王妃芈昭她们的欺压暗害……

    “公主,这是奴婢该做的。”

    司琴闻言清秀的容颜微微一红,想起那人给她说过的话,“这些不要告诉你家公主,她不会想知道的。”

    “什么勾践灭吴的故事?”

    熟读百家的若敖子琰闻言问道,“是哪朝哪代的异闻异志吗?本驸马怎么从未听过。”

    司琴低着头慌张地回道,“只是司琴小时候听村里一个老翁说起的一个故事,也不知道是杜撰,还是真有其事。讲的一个名为勾践的越国诸侯,战败给了邻国吴国,之后他卧薪尝胆,在吴王夫差面前卑躬屈膝,令吴王放松警惕,然后用十年的时间不断强大自己的国家,最后灭了吴国的故事。”

    “听起来有点意思,和当今南越和吴国的情况到有点相似,只是我从未听说这二国有一任诸侯名为勾践和夫差,也未曾听过二国发生过大战。”若敖子琰闻言唇角微勾看着芈凰,“不过与你的情况到真有几分相似,听起来很是励志。”

    司琴闻言惴惴地回道,“都是些山野小民无聊之时编出来哄人的,驸马当不得真。”

    “能将你家公主哄到,这编故事之人也算是成功了。”若敖子琰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此时慌张不安的司琴。

    “好了,若敖公子,能不能别扫兴,没看到我们今日有多高兴!”芈凰一想到今日手刃了刘嬷嬷和白蛇,还让芈昭吃了一个大亏,胸中就快意无比,顿时觉得压在她身上前后两世的包袱都轻了许多,眼前再不是那无边无际的黑暗,总是找不到出路,而今眼前终于出现了一道黎明曙光!!

    “这个时候,真想炖了那蛇做羹来下酒喝,好好庆祝一下!”快意地说道。

    “公主,我们去把那蛇偷回来下酒吧!”司剑闻言大着胆子提议道。

    司书拍着手叫好,“听说蛇肉很美味,公主,我们还没有吃过呢!”

    “好!”芈凰闻言双眼一亮,想到就做,回到寝宫中立即换了一身蒙面黑衣。

    若敖子琰剑眉紧皱地看着不安分的女人一身黑衣地走出来,“你穿这身不会真要去偷那恶心的死蛇吧!”

    “嗯,就去偷它!”芈凰一甩脑后长发,点头说道,反正在他眼皮子底下,也没有打算藏着掖着,藏也藏不住。

    若敖子琰闻言气结,今日先是不顾安危地去杀神龙,如今又要去偷那孽畜的死尸回来下酒。

    该死的!

    他怎么从来没有发现她如此胆大包天。

    “走,出发,司剑!再晚了,估计那条蛇就要被禁军清理干净了!”芈凰颔首看了一眼同样一身黑衣背着大剑的司剑,玉手一招,话毕足尖用力一点,人已如灵狐轻巧地翻墙飞出,沿着宫墙向着紫烟宫掠去。

    “好勒!”司剑嘿嘿直笑拎着个大布袋子,“司画且把水烧好,等我们回来炖蛇羹!那条蛇估计随便切一大块下来都够我们吃半个月了!”

    “嗯,你们当心点!”司画闻言就去了厨房准备,司书司琴也一脸喜色地跟着去帮忙。

    “咳咳,公子,我们要跟上吗?”清浦眼见五个女人如此积极,轻咳一声,出声问道,他也好想去“偷蛇”。

    “跟,怎么不跟!不跟着这女人,迟早被她吓死。”若敖子琰黑目微沉,剑眉成川,寒声说道。

    不多说,带着清浦江流立即快速跟上!

    他,堂堂楚国第一贵公子!

    这一辈子还没有做过偷窃之事呢!

    还是偷条死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