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二章 夜游楚京(纯情改版)
    华丽的车厢中,高几软榻,一盏晶莹的宫灯挂在车顶,沿着对坐的二人,撒下橙黄色的暧昧光影。

    相比于楚王宫的沉寂如水,芈凰掀开水晶珠帘望向宫外,急不可耐的说道,“你听这声音可真热闹,真想快点出宫!”

    若敖子琰看着对面望着窗外笑的快意的女子,轻叹道,“你要是以后每日都如今日这般高兴,别说出宫了,我定什么都依了你!”

    “说的这么好听!”芈凰闻言嘴角轻撇,才不信他的鬼话,“每次还不是你把我欺负的最惨。”怎么会高兴地起来。

    若敖子琰闻言一双幽暗的目子,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子,换下一身陈旧规矩的公主长袍,穿上一身牡丹玉色华裳,在橙色的光影下,勾勒出属于女子的婀娜身形,想起下午二人被打断的情事,幽深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暗色,幽幽回道,“凰儿,那些都不算欺负!”

    “那都不算,什么才算!”芈凰反驳的话还没有说完,人已经被他一拉,掀起的水晶车帘“叮叮铃铃”落下,二人双双倒在了车厢中的软榻之上,挑起她尖尖的下巴就是一吻,冰凉的舌尖轻刷过她的贝齿,来回勾动着的她的丁香小舌。

    芈凰此时万分后悔拉了他一起出宫,耳畔响起他暗哑的笑声,“凰儿,问得好……不过这些也不算欺负!”说罢舌尖还轻轻含着她的耳珠来回轻刮,仿佛有股磁力,以极缓的速度滑过芈凰的耳廓,令她身心都为之一抖,大手沿着她的腰间向上滑,轻松地挑开刚刚穿戴好的千重牡丹玉裳,冰凉的指尖在温热的肌肤上徐徐撩拨着,带起一阵阵微微的颤粟,最后隔着衣襟攀上那抹柔嫩的顶端,轻轻揉捏。

    一身傲气不禁泄了一半。

    “这样才算欺负。”男人魅惑一笑。

    “若敖子琰,你这个无齿的男人!我说的一点都没错!”

    他们可正在马车里呢,外面都是侍卫和随从!

    芈凰一双曼目迷朦地瞪着身上的男人,丽颜熏的醉红,随着他的靠近迷迷醉醉的传遍全身,明明她的“美人怨”的毒已解,可此时压在他的怀里还是会有那种羞耻的感觉,暗暗咬着水嫩欲滴的玫红色唇瓣,瞠目结舌,欲语还休。

    却不知此时自己有多魅惑,倒在若敖子琰怀里,那神情欲拒还迎。

    若敖子琰觉得自己就是中了一种毒,名为“芈凰”的毒,如玉的指尖轻轻勾划着她的一弯峨眉,低头说道,“你是我的妻,我自然希望你每日高高兴兴,而不是愁眉不展!”

    芈凰何时听过这等动听的情话,丽颜红透撇开脸去,红唇轻咬,“净会说些好听的,本公主可没见过那个真心相待的人,会在婚前行你这等欺负之事!”

    “呵,凰儿没见过,不代表没有。只有真心欢喜,才会想要不断靠近,不断欺负!”

    沿着峨眉,再到琼鼻,慢慢摩挲,直到触到那双正上下轻咬的水嫩唇瓣,目光炙热,话毕那双丰润的唇再度覆上,轻咬着叩开紧闭的唇瓣,羞人的呻吟全部吞没在彼此的呼吸里,“若敖子琰……”

    “叫我什么!忘了么?”男人重重一咬惩罚道,不长记性的女人,别的女人求他还求不来呢!

    “琰……”

    “不要!”

    “乖!”

    领口的衣衫在如玉的手指间轻轻剥开,露出下午种下的斑斑红莓的天鹅颈项,若敖子琰目光潋滟,一吻加深,低低的喘息声在暧昧的车厢里间或响起,时而急促,时而低沉,华丽的四驱马车一路载着二人急驰出宫。

    今日是中元节,虽然出了刺杀的大事,可是郢都城也做不到宵禁,即使如今深夜了,街上还是人头攒动。

    道路两旁栽着的柳树上挂着的彩带,随着飞奔而来的华丽马车一路飘飞,深宫广院的楚王宫尽数被它抛在了脑后,主城大街上的热闹声由远及近传进车中,两旁为了长公主大婚搭起的戏楼,各种舞狮舞龙唱戏“咿咿呀呀”的连番登场,长街之上,挂着各色奇巧的花灯,亮如白昼照耀着车厢之中一对缠绵的碧人。

    若敖氏每次出行都是前呼后拥,行人旦见,无不纷纷避让。

    “你有没有觉得大家看我的眼神有点怪怪的?”

    芈凰被若敖子琰牵着手走下马车,可是被侍卫隔绝的行人却用一副不可思议的神情看着他们。

    若敖子琰闻言垂下头,看了一眼芈凰脖颈上种下的红莓,唇角微勾地说道,“自然是这些百姓从未见过我们的公主殿下,惊若天人!”

    “真的吗?”

    芈凰总觉得这些目光过于炽热,好像是另一重意思,她们刚才在马车上做的那些羞人的事不会被百姓看见了吧,低头检查着一身华裳,看看是否还有什么凌乱的痕迹,可是明明她刚才下车前已经整理过被他弄乱的华裳和发髻。

    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芈凰,一阵懊恼地说道,“下次出门再也不穿这千重牡丹华裳了,路都走不动了!”都是围观的行人。

    “你是女子,多习惯习惯就好了。你即使不为了自己,也当是为了我。”若敖子琰牵着她的手柔声说道,“乖,要是你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还是回车上去。”说实话,他更愿意和她待在车上耳鬓厮磨,多多亲近感情。

    “那怎么行,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还什么都没有看到呢!”芈凰不同意,若是今日费尽心思,还不能畅快一番,岂不是不甘心!

    摒弃掉四面八方奇怪的目光,看着这难得一见的繁华夜景,迈开脚步催道,“不管了,快走,我们赶紧下车去逛逛!”

    一众人前呼后拥地走在长街之上,数不清的小商小贩在街头吆喝着招揽生意,眼见二人走在中间,衣裳华贵,前后仆从如云,一看就非普通人家,就不停伸出个有意思的小东西叫卖着,“这位公子,你看身旁的夫人,这么喜欢,买个花吧!我这花可是自家养的并蒂莲,寓意夫妻白头偕老!”

    芈凰接过一朵并蒂生长的莲花好奇地看个不停,“这种莲花还以为只在书中有,原来是真有。”

    “等过几日我们交换更贴的时候,我着人给你送上一车,布置我们的新房。”

    “若敖公子,知道你壕,可是我觉得这一朵就够了。”

    “清浦,买!”若敖子琰点点头,只要能让她高兴地,通通,买买买。

    “公子,再买个面具吧!我这面具有男女两款,最适合二位这般郎才女貌的佳偶!”

    “公子,买串冰糖葫芦吧!又甜又大!”

    “公子,买朵珠花吧!保准夫人更美!”

    “买盏花灯吧!”

    ……

    才走了不到百步,五个女人的手上已经都是各色好看好玩好吃的小东西,就连清浦等人也只能沦为拎东西的随从。

    若敖子琰眼见芈凰这般高兴,刮了刮她的脸蛋,轻叹道,“没想到你这般好养活,才不到一百小铜钱都不值的小物件,就能讨得你的欢心!”想他先前资费万金送她香衣宝马还不领情,不禁懊恼。

    “这些多好,你那些华而不实。”

    身在王宫中,又贵为一国嫡长公主芈凰并不是个没见识,只说孙王后前世还在的时候,也享受过七年的锦衣玉食,只是那些有什么用,等你肚子饿到无力,再好也不能饱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