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六章 齐国太子
    还真是阴魂不散。

    到哪里都遇见他!

    芈凰挣扎着要从成嘉的怀里抽身起来,可是却被他长臂一揽,自人群中迅速抱出,走向成家的车队焦急地命道,“快传医老!”

    “是,公子!”

    不多时便有一个老儿一脸着急地挎着个药箱带着个小药童从后面的马车慌慌张张赶来,“可是公子被伤到了?”

    成嘉还剑入鞘,松开怀里的女子将她小心放在车辕上退后说道,“事急从权,嘉失礼了。”说罢就一下捉住她的脚。

    “成嘉,你干什么?”芈凰曼目微沉,想要挣脱他的大手桎梏,却被成嘉一下脱下自己的丝履,然后命医老上前检查,“医老,你上前看看,公主的脚可有事?”话毕退后三步,保持着君臣应有的礼仪。

    医老半跪在地上检视,只见脚踝高肿,还有严重的擦伤流血,抬头说道,“公主只怕不仅歪到脚,还被人群恰好踩伤,待老夫将脚踝纠正,然后再涂上些外伤药,卧床休养半月便可。”

    “半月,这么久?”芈凰峨眉微蹙,半月后就是大婚,那天必是要从早站到晚,而且这期间,她也不能不能走路,那不是若是遇到芈昭她们的刺杀只能坐以待毙。

    “用九里香吧!”成嘉闻言立即说道。

    “可是公子,九里香十分……”医老还没有说完,就被成嘉抬手打断,“不用多说,去取吧!”

    “是!”医老领命又折回马车取来用玉瓶装着的九里香,命随行侍女为她涂好包扎。

    只见这九里香名字好听,而这药油更神奇,刚涂时,微微辛辣,涂后一段时间却清凉无比,痛感顿消,只感觉到一股血脉畅通的温热。

    比那寻常香灰止血的外伤药好了太多。

    “这瓶九里香你拿去吧,回宫后搽三天即好,以后要是有什么伤经动骨都可以用它。”成嘉命医老又拿了三瓶出来。

    只见医老一脸肉疼地叮嘱道,“公主,这药省着点用!……”

    “那就多谢成公子了。”

    这样的好东西对于舞刀弄剑经常受伤的芈凰正合适,见此也不多说,疏离地点头接过谢道,忍着右脚的伤,就欲起身赶紧离开,一刻都不想多待,却被成嘉按住肩头,柔声说道,“公主,若是还想早日好站起来就不要乱跑了,如今四处混乱,恐又受伤。”

    轻若羽毛的声音融化在耳边,和小时候无二。

    淡如浮云的目光带着浅浅的笑意,轻笑一声说道,“公主,似乎很怕成嘉?”

    话毕一双柳眉修目,好看地眨了眨。

    “那日芈凰已经说过,道不同,不相为谋!”芈凰错开一张温婉的脸庞,冷声回道,曼目笼着一层冷淡的寒光。

    “公主所言极是。”成嘉闻言立即缩回手,退回三步外。

    混乱吵闹的人群中,成家的车队这边突然空气为之一静,静安低着头目光在二人身上不断来回,觉得压抑无比。

    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芈凰曼眸四下环视躲避的人群和各国车队,用命令的口吻开口说道,“成公子,请命人速速出面平息动乱,维护各国使臣安全!”

    “成嘉受家父所命,代他接待各国来使,自当维护使臣安危,毋须公主吩咐。”成嘉闻言恭敬地一拱手,然后面无表情地转身对静安说道,“去传甲组过来!”

    “是,公子!”

    静安抬头不解地看了一眼从来云淡风轻的自家公子,没有多说什么,马上有一只两百人身着玄袍的成家侍卫队赶来,只是这些侍卫个个人高马大,太阳穴高涨,可见身手不凡,且常年被人供养。

    芈凰看着他们和一队千人的府军,分工合作,迅速将还在四处惊走的马匹制服,将纷乱的百姓限制在一处。

    不久动乱马上平息。

    一道遑遑的声音在人群中焦急地响了起来:“太子,太子,你在哪里?可别吓微臣啊!”一个衣带凌乱的齐国礼官带着士兵四处寻找。

    一个狼狈的金色身影从华盖马车边爬了起来,痛哭大叫道:“啊,本太子的鲁姬被踩死了!”然后哭丧一样地坐地嚎啕大哭起来,其声势十分惊人,仿佛死了双亲,“鲁姬!……我的鲁姬,你怎么年纪轻轻就弃本太子而去呢?!……”

    齐太子身边一众姬妾围着他相继娇声唤道,“来人,快来人!太子在这!”

    随之一众将近上千人,身着鲜亮的黄铜金甲齐国士兵,举着齐国镶着羽毛和金铃的金色旗帜,向着这个坐在地上“哎呦”不断的年轻男子呼啦啦地聚拢而来,阳光照耀下,金光灿灿一片。

    各国车队在侧,这一支显得极为财大气粗,人多势众,很快就将其他使臣的车队挤到一边。

    而从士兵中呼天抢地的奔出那位礼官,哀嚎地跪地抱着齐太子的脚哭道,“太子,我的太子,您可大安?……”

    那齐太子坐在地上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看本太子这样子像安的样子么?有人踩死了太子新封的鲁姬,快点派人把这一干贱民通通抓了。”

    “是是……”

    说罢,一众齐军手持长戟,虎视眈眈就要向一众被惊马踩伤的楚国百姓而去。

    据成嘉的侍卫先前汇报,这八匹狮子骢原本是价值万金的稀世宝马,可是这位齐太子与他的众美人因为等着进城觉得太过无聊,齐太子为博美人一笑,于是命宫人用锦带绑了八匹马的马尾,然后以烛火点燃,火烧马屁股催速马儿加紧进城,八匹狮子聰自然受激发狂冲散了人群,向着城门奔去,却引发了踩踏事件伤及无辜。

    侍卫还从齐人口中打听到这位据说师从某位高人齐太子胡闹不止于此,自一月前楚国向天下诸侯颁布嫡长公主大婚的邀请之时,齐太子主动请命出使楚国,同时周游列国,体察民情,齐惠公欣然应允。于是一路上他打着“体察民情”的幌子,遇到饿倒路边的老翁就问,“你既然饿了,为何不吃肉?你既然渴了,为何不喝酒?”老翁愤而回答,“连年大旱连粟米雨露都没有,哪来酒肉?”而齐太子则说,“怎么会没有,我齐国富甲天下,什么都有。”于是命人赠他百头猪羊还有百坛美酒,一时传为美谈。后来他一路向楚而来,路边都是饿的要死的流民乞丐向他跪地讨要,可是偏偏他仗着齐国富庶,逢人就送。更荒诞的是这位太子还十分好色,旦凡遇到美人,无论老少,皆收入帐中,并说等回到齐国后就将她们全迎娶入宫,于是一路上各个城池之主大官豪绅皆备各色美人以欺讨好这位太子换取齐国金银,所收美人至今已不下五百人,所赠金银不计其数。

    真不知道他的后宫到时住不住的下。

    也真不知道齐惠公到时听闻这些荒唐事是不是悔不当初将他放出齐国。

    曼目深沉地看着华盖马车边抱着美人哭的死去活来的那位,芈凰峨眉深皱,眼见他要斩杀楚民,扬声说道,“住手!我楚国之地怎么由得你齐人胡来!”

    成嘉见此一手突然穿过她的腰间,将她抱下马车,然后说道,“走吧!”

    芈凰看了他一眼,扶着他的手臂,微微一颔首,二人向着齐兵而去。

    齐人闻言,齐齐回头,只见一位身着千重牡丹玉裳的绝美女子在说话,她身旁还有一个身着紫竹暗纹华袍的绝美男子搀扶着她向这边走来。

    摔在地上一脸灰尘扑扑的齐太子顿时眼睛一亮,松开刚刚死去不久的鲁姬的手也不哭了,笑嘻嘻地从她身上爬起道。

    “这位美人,可是你踩死了我的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