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七章 只能肉偿
    “美人,你是来赔偿本太子的鲁姬么?”说罢全身上下灰头土脸,已经看不出金灿灿的齐太子,咧着一口大白牙,活像拐骗妇孺的人贩子,笑的极其猥琐地上前欲拉住她,“好了,好了,本太子看你如此诚恳,主动承认错误,就不计前嫌饶了你!”

    “快跟我回齐国吧!”

    芈凰就着成嘉的搀扶走上前来,眉头一皱就要避开他,可是比她更快的是扶着她的成嘉,拉着她退后三步侧挡在身前。

    只听他好闻的声音悠悠开口道,“可是嘉明明看到是无野太子压死了鲁姬,要赔,恐怕也是由太子以命相抵吧!”

    姜无野闻言指着他的鼻子一哼,“胡说!本太子爱鲁姬都来不及,怎会舍得伤了她。我的鲁姬,好可怜,年纪轻轻就英年早逝……”

    英年早逝是用在这种地方的么?

    芈凰一阵无语。

    “可是嘉明明亲眼看到无野太子从鲁姬身上爬起,若不是太子故意压死,就是她为救太子,自己主动钻到太子身下被压死的。”

    “怎么可能!”姜无野一张嘴巴顿时气歪。

    芈凰噗呲一声轻笑出声。

    她真是头一次见识到成嘉信口开河的本事,一点都不输给若敖子琰的厚颜无齿。

    成嘉浅笑说道,“可是刚才太子摔下马车之时,我与长公主正好就在旁边,我二人亲眼见到鲁姬就垫在太子殿下的尊臀之下,难道有假?!”

    “是吧,长公主?”目光浅浅回落在身后的女子身上,浅笑问道。

    “嗯,成嘉公子所言属实。”芈凰闻言一本正经地微微颔首,抚着胸口回忆道,“当时本公主还差点被太子的宝马踩死,所以记忆深刻,那个鲁姬先飞扑出窗外,太子‘哎哟’一声接着飞出马车,‘彭’的一声落地,然后本公主就看见鲁姬吐血当场而亡。真是吓死本公主了,那死状真是太惨烈了!太子,你怎么忍心将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一屁股坐死!”

    话毕,男的叹息,女的悲痛。

    齐齐掩袖,摇头不止。

    配合十分默契。

    “唉,可怜这世间又少了一位倾国佳人!”

    “难道真的是本太子压死的鲁姬?”齐太子闻言捉着手,掩着嘴,目光左右闪烁,“哇”地一声突然掩面而泣,“鲁姬,是我对不起你,你不会怪我吧?!……”

    他的姬妾闻言跪地哭道,“鲁姬是心甘情愿为了救太子而死,怎么会舍得责怪太子殿下呢!”

    姜无野闻言收了哭泣之声,扶住齐国礼官的双臂痛声说道,“丑父,请帮我厚葬鲁姬,以第二十八位继太子妃大礼葬入本太子的陪陵!”

    “是,太子!”逢丑父闻言遵旨。

    二十八位太子妃……

    芈凰抚额。

    无语。

    这是个什么太子?

    而他的臣下居然见怪不怪,太镇定了吧!

    齐太子微微一颔首,抹掉眼角最后一滴鳄鱼眼泪,转身对芈凰殷殷切切地问道,“刚才公主说是楚国嫡长公主,可是真的?”

    “嗯,这岂能作假!”芈凰不知他的意思,点头回道。

    “那真是太好了!本太子从出生到至今,二十四年,第一次离开齐国,跋涉千山万水,历经千辛万苦,穿越十国国境,就是为了公主而来!”

    居然说是为了自己而来!

    芈凰何时遇到过这等轻薄之徒,越说他还越上脸了,丽颜穆的一沉,若他不是一国太子,估计她已经一脚问候他的下半身了。

    站在她身前的成嘉柳眉微皱,再度开口,言辞犀利,“太子口口声声说为了公主而来,可是太子的八匹狮子聰却差点伤了公主在先,这笔账怎么算?再说因为太子火烧马股,不仅险些伤了我国公主,还伤了千里迢迢而来的友邦贵使和我大楚子民,这笔账请问又怎么算?!”说到这里,成嘉潇洒一笑,转而语气一松说道,“不过嘉听闻太子富贾天下,且为人壕爽,富有仁爱之心,一路來楚,贫己富人,相信定不会吝啬金银,赔偿诸位使臣和楚国百姓的所有损失吧!”

    其他各国使臣闻言纷纷说道,“齐太子今日若是不赔偿吾等各国损失,我们定会启禀吾主,修书齐公十倍偿还。”

    “好!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赔!”姜无野闻言豪气地一拍着他瘦弱的胸脯保证,然后低头看着他的礼官兼财政大臣的逢丑父道,“丑父,赔钱!”

    逢丑父闻言立即痛哭失声,捂着袖子说道,“太子,是微臣对不起你……齐公给我们的盘缠,我们已经一路用尽,都给了那些穷人还有换了美人……”

    “既然不能钱偿,那本太子只能肉偿了!”话毕陡然一步上前,就连成嘉芈凰都未反应过来,一个前一刻看起来蠢笨不堪,人畜无害的齐太子,后一刻身若魅影,快过清风,尽然已到他二人身前。

    一张一脸灰尘还混合着一道道泪水冲刷的泥痕的滑稽脸庞陡然放大在眼前,一身浓重的脂粉气息随之扑鼻而来,捉住芈凰的一双玉手就是一吻,大笑道,“公主且随本无野回齐国,到时齐国所有皆归公主,包括本太子!”

    除了吴越,芈凰此生还没有见过哪个无赖如他一般,顿时耐心告罄,反手一把顺势捉住他的手臂,“嘭”的一声,一个过肩摔,将他长掼于地,然后修长的玉腿狠狠地问候了一下他的下半身,看他还敢不敢随便谁都敢调戏。

    “哎呦!好痛!”

    姜无野顿时惨叫一声,倒飞出去,捂着下半身倒地不起。

    巨大的抽气声此起彼伏地响起,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芈凰飞起一脚将姜无野狠狠踢飞。

    不禁摸着自己的下半身,陡然一凉。

    太狠了吧!

    不就是摸个小手么?

    一时间竟呆若木鸡,不知做何反应。

    “太子,太子,你怎么样了?”逢丑父后知后觉地大呼一声,焦急命道,“御医,快传御医!”

    他的五百姬妾们呼啦啦地把他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哭的好不痛心,“太子,你可不能丢下嫔妾啊!……呜呜……这个女人不要你,还有我们啊!……”

    看着地上扭作一团麻花的姜无野,芈凰暗自皱眉,却知道自己刚才一脚看似踢中这个男人,却在挨上他的一瞬间,他人就已经自己倒飞出去。

    时机配合的天衣无缝。

    外人根本分辨不出。

    刚才那一个猝不及防的近身,再又一个空中倒飞的抽身,反应之快,速度之快,岂是寻常习武之人可以做到!

    加之还有她和成嘉二人同时在场。

    心底油然生出一丝惮忌之心,这个齐太子,若不是真正的荒唐之人,就必是一个懂得隐藏的真正可怕高手。

    犹疑的目光对上成嘉若有所思的目光,二人皆是眉头一皱,再度看向倒地不起的男人。

    “怎么齐太子受伤不轻,要不要本少师妙手回春,帮你治一治?”

    一个寒冰玉澈的声音幽幽响起,如一波雪域冰泉冰封了场中的一切,芈凰惊喜的看向来人,挣开成嘉的搀扶,一瘸一拐地奔去。

    一个空荡荡的臂弯,一个张开的臂弯。

    两双幽深的目子穿过混乱不堪的人群,穿过女子随风扬起的青丝,终将对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