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八章 首鼠两端
    成嘉看了一眼离去的女子率先收回目光,同时收回空荡荡的臂弯握拳在胸。

    若敖子琰轻笑着接住上前而来的芈凰,拧眉训道,“跑什么跑,不晓得等我过去!”

    “那好,下次我站在原地等你!”芈凰摸了摸琼鼻,低头轻笑一声。

    “还有下次?”一双幽深的眸子缓缓眯起,本来和颜悦色的男人,顿时声音微寒,“你看看才回来半个月,这都是第几次受伤了?”

    感受到头顶的一道冷空气,芈凰缩了缩脖子,“我也不想的,今天真是个意外!”她今日也是被无端卷入的,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倒霉。

    话还没有说完的芈凰就被他突然打横抱起,“不管是不是意外,这几日都给我安分点!”

    “好吧。”眼见周围的人群都偷偷看了过来,芈凰低声在他耳边说道,“不过你能不能放我下来,我只是歪到了,能走!再说你看,各国使臣都在呢!我们这样于礼不合。”

    平日里私下也就算了。

    当着这么多人算什么?

    芈凰还想下地,却被他一个眼神制止,剑眉微挑,不以为然地扬声说道,“再过半月,我们就要成婚,有什么于礼不合的?”

    众使臣闻言纷纷笑道,“哈哈,若敖少师也不要这样说,长公主毕竟是女子,害羞也是常事……”

    “就是,难道没看见公主刚才见到少师大人是有多欢喜,脚上还有伤就奔过去了!”

    “哈哈,二人男才女貌,身份地位足堪匹配,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偶。”

    “恭喜恭喜啊!”

    ……

    “多谢各位远到而来,参加我与公主的大婚。今日之事我楚国定会找齐国要个交代。”

    “那就多谢少师大人了。”

    若敖子琰闻言丰润的唇角微微上扬,可是眼角的余光却一直看着成嘉,只见他目光低垂,一直盯着脚下,而脚下除了一直“哎哟”个不停的姜无野,还有谁?

    抬脚踢了踢还赖在地上“哎呦”不断装死的家伙,幽幽说道,“看来真的得给你扎上两针,才能好啊,太子殿下!”

    “清浦,去取我的金针来!”

    “是,公子。”清浦闻言笑吟吟的取出一根花茎那么粗的金针递上,针尖在阳光下明晃晃的刺眼。

    好生粗长吓人!

    “金针已备好,公子可以为太子以施针了!”

    躺在地上的男人眼见那根长针明晃晃的靠近他的下半身,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摸着自己浑身上下,一脸惊讶地突然开口道,“咦,本太子怎么一下子全好了,太神奇了!丑父,你快看看本太子是不是好了?”

    “太子果然神勇!不愧创下一夜御十美的我国第一奇男子!”逢丑父立即上前,弯着腰检视着他的裤裆,惊讶地叹道,然后大吹特吹一番。

    把他说的天上有,地上无,简直就是女人的福音。

    “既然这样,就不劳烦你们了,本太子已经没事了,这针就收起来吧。”姜无野挥挥手。

    清浦摇头笑道,“是,太子!”

    芈凰看着这个极品齐国太子,还有他的极品属下,真不知他们为什么也怕他。

    看来他还真是一个恶人魔。

    目光微抬落在若敖子琰身上,头上的男人似有所感,低头凑近她的耳边说道,“知道你现在好奇,等回去的路上我再说与你听。”

    “好。”低低应了一声,芈凰不再做声。

    将芈凰抱上若敖府的马车,临去前,若敖子琰站在马车橼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马车边恭送他二人的成嘉,沉声说道,“今日多谢你了!”

    “不谢,都是成嘉应该的!”成嘉马上明白他在谢什么,低着头出声回道。

    “长公主身为我的妻子,被你所救,都应该由本驸马亲自道谢,怎么能不谢呢?”若敖子琰负手而立,一侧剑眉微挑,幽深的目光探究地落在成嘉身上,又道,“况且一开始我就给过你选择的机会,芈凰还是芈昭!”若敖子琰冷热地看着马车边拱手向送的成嘉,清声说道,“是你自己选的芈昭,不到胜败结果分晓,嘉还是不要做那首鼠两端的小人,否则这一赌还有何意义?”

    不出片刻,身前顿时响起轰隆隆的马蹄声和车辙滚动起来的声音,成嘉缓缓抬起头来目送着若敖府的马车启动离去,云淡风轻的目光隔着朦朦胧胧的水晶珠帘,落在车厢中相依的二人。

    “这是什么?”若敖子琰摸到芈凰袖子里的瓶瓶罐罐问道。

    “哦,好像叫什么九里香,专治跌打等外伤,成嘉送的。”芈凰看着他一股脑地将他袖子里的东西全部翻出,随意的回道。

    “这个东西倒是个好东西,成嘉对你倒是大方。”若敖子琰握着一瓶九里香幽幽说道。

    “还好吧,我见他对每个人都挺不错的,对周菁华她们不也挺好的。”刚才他们二人在马车外的一席话,她全部听在耳里,记在心里,芈凰淡淡回道,目光若有若无地投向窗外,看着那个站在路边一直目送他们远去的男人。

    一个人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身。

    夕阳把他的影子拉得细长。

    宛如一道茕影。

    “你到是知道的清楚,不过你要知道,你和他可不是朋友,而他和周菁华却是过了父母那层的订婚男女。”若敖子琰气到。

    “是么?原来是她,人还不错。”芈凰点了点头,印象中这个周菁华倒是个挺会分辨好坏,又段庄识大体的女子。

    “你真的觉得不错?”若敖子琰轻笑一声。

    “难道你觉得不好?”芈凰峨眉微挑反问出声。

    “嗯,是不错。”若敖子琰低头看了一眼有些困顿的芈凰说道,“你要是困了就睡吧!”

    “好!”芈凰闻言阖上眼,不过却开口问道,“你与那齐太子可是认识?他似乎极为怕你?”

    “姜无野,他么?他是昔日齐桓公最宠爱的孙子,据说也是最肖像齐国开国之主太公姜子牙的后人。不过有关他的事说来话长,听说他乃齐惠公与一宫女野合所生,后出生在野外无人问津,被其身为小妾的母亲丢弃,只有野猫来给他喂奶,鹯鹰为他掩护,后幸得一世外高人看见就把他收养起来,才取名‘无野’,而他是十二岁才被膝下无子的齐惠公给找回去的……他倒不是真的怕我,只是怕我的金针罢了!……”

    芈凰闻言静静依在他怀里听着,是不是嗯两声,表示自己在听在。

    “而那捡到他的高人正是我师傅!”若敖子琰一脸畅然地说道。

    “你师傅?”芈凰暗自皱眉,还是第一次听说自学成才的若敖子琰有师傅。

    “不过他已经不在了。”若敖子琰叹息一声。

    “你很难过?”芈凰睁开眼看着若敖子琰。

    “嗯,师傅身负一身惊世绝学,却被他活活气死。”

    “那你刚才还对他手下留情?”芈凰拧眉不解,这个姜无野性情多变,难以琢磨,总觉得是一个危险的变数。

    “师傅,临死前叫我不要为他报仇。”若敖子琰幽幽说道,“而且若真打起来,我们谁胜谁负还未可知。”

    “你们没有比过?”芈凰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对若敖子琰一点都不了解,他的师傅是个什么样的人,而他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都是我十岁以前的事情,现在怎么知道。师傅说我是百年一遇的练武奇才,他更是五百年难得一见的鬼才。”

    “居然还有人比你的评价还高,看来我以后要小心他了。”芈凰闻言点点头。

    “嗯,轻易不要和他动手,你绝不是他的对手!”若敖子琰剑眉微皱地慎重说道。

    “知道,不过等回宫以后我也没有什么机会和他遇到。”芈凰转而一想,二人恐怕也不会有交集,何须自作烦恼。

    “谁知道呢?”

    若敖子琰出神地想着往事,低声说道,伏在他怀里的芈凰状若熟睡,车厢里无人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