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章 独守空闺
    “你们都下去吧!”

    若敖子琰素手一挥,二人从书房的另一道门出去,二指并扣桌面,在深夜里发出清脆的回响,只闻磁性的男声幽幽地道,“还不进来,站在外面不冷?”

    自识被发现的芈凰披着外衣推门而进,一脸讪讪地道,“半夜醒来,见你这边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

    “还以为某人独守空闺,盼着为夫回去休息呢!”若敖子琰面带轻笑,发出一声自嘲地轻哼。

    “我才没有等你。只是好奇你一个挂名少师,有何事可忙。”芈凰假装没有听到刚才的对话。

    “自然是有要事要做,这刺杀你之人,为夫总得为你讨回来,不然岂不是让你白白受了这么多伤。”若敖子琰起身迎向芈凰,紧了紧她身上的外衣说道。

    芈凰拧眉问道,“那你要如何做?”接受赐婚,虽存了借势报仇之心,可是也不希望二者计划有冲突。

    “三日之后,你就会知晓,心急什么,这几日还是给我好好养伤,莫大婚时连路都走不了。”若敖子琰点了点她的额头道。

    “好吧。”既然他已安排好,诚如司琴所说,那她就省点心看结果好了。

    “总得让他们知道动了我若敖子琰的女人是什么下场。”半搂住某个女人,若敖子琰将光洁的下颔抵在她乌黑的发顶上蹭了蹭,黑眸半眯显得十分危险。

    “臭美!谁是你的女人。”被半搂住的芈凰小脸熏红,耳根发热,半是挣扎地道,这个自大的男人,什么时候能学会人前人后稍稍矜持一点。

    “自然是你。”若敖子琰嘴角噙着一丝魅惑的笑,低首看着某个不停在怀里挣扎一脸粉红的女人,岂不知这样越挣扎却越会勾起他的兴趣,双臂打横,将芈凰拦腰抱起,“走啦,为夫为你操持了大半夜,我们也该歇息了。”

    “放下我,你这个无赖!”芈凰捶打着他坚硬的胸膛,可惜她从他那里学的功夫,对他半点无用,就像一团棉花打在了铁板之上。

    将芈凰抱上床,又放下床帏,若敖子琰一个欺身快速压在了她的身上,将她牢牢锁在身下。

    夜是那么黑,床帏之中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可是一双闪亮的黑眸,仍然一丝不错地看着在他身下挣扎的女人。

    一寸目光,一寸相思,这十一年几乎叫他疯狂。

    只闻帐中传来低沉沙哑的男声,仿佛咬牙一般缓慢而道,“别动,就让我抱抱,不然再动我可真的提前吃了你!”

    “若敖子琰,你这个浑蛋!”半是央求低骂的女声嘤嘤地在黑夜里响起,却再也听不到挣扎捶打之声。

    “怎么办?我只对凰儿一个人如此浑蛋。”一连串低沉诱惑的笑声回荡在床帏之中,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动人。

    “嗯……嗯……”

    帐中只剩下四片唇瓣上下交叠的亲吻声,还有舌尖来回相勾的吸吮声,断断续续传出。

    “真想现在就吃了你!”

    一声又一声压抑的低吼几乎将芈凰淹没,和若敖子琰在一起只这两日,芈凰是真的体会到了天堂和地狱的差别,原来只要半月的光阴,就可以向前一步攀上云巅,而退后一步就会跌回九幽地狱,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东西,神魂身体更是半点都不由自主,仿佛全部都改了他姓,只能紧紧攀住他的腰肢,任凭他所为。

    只是这就是那戏里唱的情情爱爱吗?

    她和他。

    神思飘浮在云间,而芈凰还在捉磨着。

    她不懂,可是她的身体却极为渴望地依偎在这个温暖的胸膛上,汲取前后两世都不曾有过的温暖。

    热烈的呼吸一次次喷薄过她的耳廓,带起一阵阵热浪,几乎要将她的心和身都融化,融化到梦里。

    睡梦前,耳畔边传来一道低语,“凰儿,明日我还有一份大礼还要送你,你梦寐以求的。”

    湿热的声音刮过耳迹,芈凰像只慵懒的猫在子若敖琰怀里,困倦的动了动,小嘴微张问道,“什么大礼?不会又是什么金银首饰吧,真的不用了。”

    “既然是惊喜,自然要明日你才会知道。”寒凉如玉的指尖带着淡淡的温热摸了摸睡梦中的容颜,嘴角微微上扬。

    “嗯……”芈凰嗯了两声,又往那热源处拱了拱,一张丽颜上挂起一阵舒服而温暖的笑容。

    “我们都睡吧……”

    紧了紧怀里的人,一脸浅笑的若敖子琰也安然闭上双眼。

    第二日一大清早,天微微亮,芈凰在若敖子琰怀中幽幽醒来,一睁开眼就看到他那张稀世俊颜在眼前放大,而自己窝在他的怀里,心底一阵暗恼,这日子真是过的太安逸了,安逸到她都似乎能看到从此君王不早朝的那一天。

    掀开锦被,从床上欲爬起,却被他反手一拉,又搂进怀里,低低地道,“前夜陪你疯了一夜,昨夜又为你忙了大半宿,今天你陪我多睡睡,补回来。”

    “不行,今日还有事要做!”

    芈凰眼中划过一抹算计,坚决的推了推他,从今日起,她要好好在那个偏心眼的父王面前露露脸,从前因他不喜不在意也不重视,所以她刻意疏远,以免因此招了吴王妃的陷害,如今有了救命之恩,再加上芈昭算是半废了,她也该给自己争取点存在感,好为下一步太女之争加重筹码。

    “有些事情就交给下面人去做好了,凰儿,我早就对你说过为君者不必事必躬亲。”若敖子琰闭着眼睛说道,话毕就是一个长吻。

    “嗯……”

    “讨厌!从今日起,你还是回你的若敖府去。”等到二人起来已经天光,芈凰恨恨地道,“你若再待在宫中,我真怕我们这样同榻而眠的事情迟早被人知晓。”

    若敖子琰不以为然地用着早膳,“若是知道了,更好,最好能把这婚事提前半月,也免得我还要想办法留在宫中。”

    闻言的芈凰一阵无语,和某个男人在某些方面完全无法正常交流,只能喊了司画进来,吩咐她赶紧炖盅牛骨汤。

    “公主,司画一早已经做好。”眼见二人同寝同食,司画红着脸进来回道,并将早就装好的大食盒交给司琴。

    去复诊的若敖子琰眼见提着一个大食盒的司琴和芈凰一起跟在他身后,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去给楚王问安!”芈凰简单地答道。

    “以往不都是空着手去,在门外请个安就回来么?”若敖子琰挑眉不解,以他的认知,芈凰对楚王绝对没有父女之情,连面上功夫都做的少。

    “总不能所有的好,都让吴王妃她们一家独占了去。”芈凰幽幽地道。

    “与其去讨好楚王,凰儿还不如讨好一下为夫。”若敖子琰闻言叹息一声,“兴许我一高兴,就替你灭了吴家,顺手什么都给你解决了。”

    “驸马,你不会觉得那样的人生太无趣了?”芈凰默默翻了一个白眼。

    “若是换了芈昭,兴许她会求之不得。”若敖子琰无奈地道。

    “她是她,我是我。”

    “若没有不同,你为何弃她而选我?”芈凰反唇相讥,同时存着试探的心思问道。

    若论天时地利人和,芈昭处处胜她一筹。

    为何选她?

    从前她不问,是因为他不提,如今他既然当着成嘉的面说开了,又当着她的面提起,她也想问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