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二章 尊卑有别
    “我们的婚事皆是父王所赐,我们身为子女,又是臣子,本应该欣然接受,何况你的婚事为何如此,三妹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父王本是一片爱护之心,如今你却因父王赐婚心存不满,公然刺杀于我,你眼中还有父王么?”芈凰一脸痛心加害怕地对楚王幽幽说道。

    “大胆!你休的胡说,我怎会对父王不满!”芈昭怒极,真是没想到从小木讷不善言辞的芈凰如此信口雌黄。

    “而且朝夕宫乃母后的宫殿,母后虽然早逝,可是她的牌位却供奉在大殿之中,于情于理,三妹再怎么冲动也不能如此冲撞了母后……若是三妹今日不是拿我出气,而是拿父王出气,那不是要仗着三驸马身为禁军都尉,杀到渚宫造反了,父王!……”芈凰涕泪连连,声声控诉道。

    “我怎么会造反,你胡说!”芈昭大声反驳,芈凰这个贱人尽然挑拨离间。

    “够了!”

    楚王却大喝一声,心中对芈昭失望无比,芈凰说的很对,不论芈昭的理由是什么,这婚是他赐下的,她就应该接受,加之本就是为了遮掩她的丑事,却不知好歹,而这个李达不加劝阻,还带着他给的人手逼宫行刺,若是留着必是一大隐患,“来人,给寡人把这一干禁军全部拖出去砍了,以儆效尤!”

    “是!”若敖越椒看了一出精彩纷呈的宫斗大戏,大手一挥,一双虎目看着李达犹如一个死人道,“如此无法无天之辈,给本都尉摘了他的都尉服!”

    “是,都尉大人!”

    呼啦啦的虎愤禁军如狼似虎地冲上前,将害怕求饶的李达等人围了起来,扒了他们的衣服,一个个拖走。

    而芈昭!

    楚王眉头深皱,看了她泪眼满面的小脸,“父王,孩儿不该如此冲动!……真的,芈昭知错了,下次再不敢犯……”

    此时,芈昭心中才有一丝后怕,她素知楚王动怒杀人的模样,露出这个神情怕是已经动了杀心。

    “来人,罚三公主禁足紫烟宫一年!”楚王想到吴王妃,高举的手最后缓缓地落下。

    “谢父王,儿臣一定闭门好好思过。”芈昭闻言知道自己是逃过了,低着头跪在地上嘴角上扬,也好,除了李达,她可以借机再换一个驸马。

    芈凰眼见楚王只发做了这些不相干的人,又不痛不痒的罚了禁闭,明显袒护,心中一声冷哼,看来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及芈昭在她心中分量,于是上前笑着拉起芈昭柔声说道,“既然父王也罚过了,希望三妹以后知错能改,我们还是好姐妹,父王的好女儿。”

    “嗯,芈凰你身为嫡长女,就该如此,放开胸怀方为表率。”楚王微微颔首。

    “是,父王,儿臣定会谨遵您的教导。”芈凰拱手一拜回道。

    赵常寺适时地上前一脸笑意地说道,“大王,既然只是一场误会,可要宣旨?”

    “嗯,宣旨吧!”楚王慈父一般的目光落在芈凰身上,此时更加满意。

    “长公主,接旨!”赵常寺高声宣道。

    一声响彻朝夕宫的通传号子声,芈凰闻声心底一惊,不知道楚王有何旨意?

    又一阵手忙脚乱,众人伏地接旨。

    “自寡人登基以来,凡军国重务,用人行政大端,未至倦勤,不敢自逸,绪应鸿续,夙夜兢兢。宗室子嗣凋零,无子承统,虽为天意所为,寡人仍深自引咎。今嫡长女芈凰,少而温婉,长而明达,行合礼经,言应图史,深明大义,庸国之战,不让须眉,可谓天下之表率。众臣拥戴,寡人鉴悉,特拟此诏,载稽典礼,俯顺舆情,谨告天地,宗庙,社稷,择吉日授以金册,立为皇太女,大婚之后,正位东宫,以承万年之统,以正大楚之心。寡人头痛之疾固久,思万机不可一日之旷,兹命王太女大婚后升御书房,分理庶政,抚军监国。百司所奏之事,皆启太女决之,令尹司马左尹少师四臣辅之。

    钦此!”

    “长公主快谢旨吧!”

    笑微微的赵常侍将玉旨递到曼眸微睁的芈凰手中。

    “儿臣谢父王之信赖,定为楚国之万代基业,竭心尽力而为之。”芈凰闻言脸上难掩错愕,高捧玉旨对着楚王的玉撵伏地三拜。

    她不是听错了?

    她以为最快也要大婚以后,慢则还要一年半载。

    没想到突然就降旨了,这真不是楚王开的玩笑?

    这一天来的太突然,甚至毫无准备,朝夕宫破晓殿所有人上到主子下到奴才都跪着。

    无一人不是一脸惊讶。

    “今日上朝,群臣皆赞你明慧有挡当,全部附议要立凰儿为太女。”楚王笑着解释道。

    若敖子琰含笑上前将跪于地上的芈凰双手扶起,“太女这是喜极而泣了吗?”

    “嗯!”芈凰闻言转身对楚王俏皮地说道,“父王,不会是拿女儿寻开心吧,这旨意颁了可收不回来了!”

    “哈哈,没想到凰儿也如此风趣!”楚王大笑道。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但随之而来的是满堂的贺喜,“恭喜长公主晋升王太女,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芈凰目光环视过所有人,素手微抬,最后落在刚才还狂傲的不可一世的芈昭身上,只见她一脸呆滞,完全无法相信。

    父王,怎么会突然颁旨?

    怎么她和母妃完全没有得到一点风声?

    芈凰俯视芈昭,一脸敬畏的说道,“三妹,行此大礼,皇姐可不敢当!”

    “以后你就是太女,尊卑有别,当大气一点,有何不敢当。”楚王不认可地训道。

    “是,父王教训的是!”芈凰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肃声说道,“三皇妹,快快平身吧!”

    跪在地上的芈昭气得脸色发青,浑身颤抖,却又不好发作,只得强忍着,咬着下唇紧紧攥住手中的帕子,骨节处因为用力而泛起了淡淡的青白色,才一点点在秦红的搀扶下爬起。

    看着脸色难看的芈昭,芈凰胸中快意无比,前世今生的羞辱,总算是扬眉吐气了一回,看着雍容含笑注目于她的若敖子琰。

    这就是他说的惊喜?

    原来他昨日忙了大半夜都是为了今日之事。

    似乎从回来之后,他就给她安排着一份又一份的礼物,一个又一个的惊喜。

    先是求婚,然后是送礼,又是凯旋宴,今日则是把她想了多少年,盼了多少年的太女之位送到她的手里。

    想到这,她不禁开始期待一月之后的大婚了,又会有怎样的惊喜?

    若敖子琰缓步迎面而来,脸上带着一抹轻笑,旁若无人地俯首在她耳边低语道,“公主今日可还喜欢?”

    芝兰玉树的公子,墨发玉冠轻挽,容颜雕颜玉表,长身玉立于众人之间,仿佛谈笑间,天下信手可以拈来。

    如此这般为“我”的男子,既得之,无论理由,芈凰,你且珍之!

    “喜欢。”芈凰含羞带怯地垂下臻首,露出后颈一截白玉般的雪肤。

    “喜欢就好,这一生后面还有如今日般数不尽的惊喜,凰儿且拭目以待好了。”

    闻言芈凰仰起首,欣长的睫毛眨了眨,仰望着眼前的男子,一双曼眸似乎第一次想要望进另一双黑眸里,看看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

    黑色的瞳孔里,通透,明澈,倒映着一张熟悉无比的丽颜,正是自己。

    楚王大笑地看着二人,“哈哈,很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