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四章 北风鹤唳
    郢都城中,大部分百姓早已入眠,除了风声鹤唳,四下里万赖俱静。

    可是看似平静的一夜,却注定不平静。

    咚-咚-咚。

    北风呼啸的深夜里,所有地方都一片漆黑不见灯光,精舍的朱窗外却响起了急切的轻叩声,在这午夜之时,显得沉闷而吓人。

    朱窗前,写了大半夜书信的年轻男子闻声,起身拿着烛台推开朱窗,接过一封字体清秀的书札细细看了三遍,然后眉头轻拧地走到旁边一个白玉香炉,将之丢了进去。

    白色的绢布遇到一星火苗即燃,不要半刻就燃起大片的火光,映照在男子精致的脸庞上,一片绯红赤目。

    紧接着不久,窗外又响起一阵紧急的轻叩声,一封信札从窗外被呈上,成嘉看了之后又当即再度毁去,同时将一叠封好的信函交给黑衣暗卫,吩咐道,“尽快安排人全部送出去。”

    “是,公子。”说完,黑影攀着墙垣一个倒勾离去,如此一整夜,一道道黑影,悄然翻墙而进,又翻墙而出,落于东大街,然后向着城中各个官邸快速掠去。

    负手望着窗外星子寥落的夜空,一股含着肃杀之气的北风,顺着荆蛮大地的轮廓,远远的吹来,吹进这座南方第一大都城。

    远远吹来的北风,穿过随风飒飒作响的紫竹林,卷起地面上紫色斑斓的竹叶刮起一道旋风,竹叶顺着笔直通天的竹竿盘旋而上,好似命运的大轮,又再度“嘎嘎”作响,沿着它既定的方向轰然驶动。

    成嘉摊开空荡荡的手掌,缓缓握拳,拧眉沉声自语,“让这场北风来的更猛烈些吧!”

    “这一次!”

    无人的街道上,几波黑衣暗卫在街上来回奔袭,彼此的衣服全然相似,身上也没有任何标记,可是仅凭着气息分辨敌我,若是狭路相缝,必然以命相搏,死死护住身上的信囊。

    黑夜里,有人大半夜了还斜倚在使馆的墙头上,美其名曰“看星星”,身上只着少的可怜的大领黑袍,露出大片光洁的胸膛,一双黑眸在夜里狡黠地一眨,瞬间亮如星辰,一边捂着挂着鼻涕的鼻子,一边哈哈大笑道,“等了半夜,冻死本太子了,阿嚏!……总算让本太子捉到一只小老鼠了。”同时一手如鬼魅探出,五指成爪,快速地一把拎住一个黑衣人的后领,然后“咔嚓”一声,从后面拧断对方的脖子,当即伸出两指从他怀里一夹,夹出一根竹简,而人则被他从高高的墙头上一扔,丢了下去。

    “卟嗵”一声。

    下面有鲜衣铠甲的齐国士兵拎着大麻袋,张开口等了一夜,终于有人落入,然后绳子一系,就将人拖走。

    这一夜,无论哪一方留下哪一方的尸体,都会立即清理干净,不留一丝线索。

    北风鹤唳,斗转星移,天亮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埕都城内,大街小巷上叫卖招揽生意的商贩依旧,车水马龙来来往往的行人依旧,赶着去上朝的楚国官员依旧,各国打着观礼为幌子四处刺探楚国虚实的使臣依旧……

    什么都看似一样,可是全城的柳树,不知不觉,一夜间,全部霜黄。

    北风如刀子一样刮落一树的黄叶,铺了一城金灿灿的黄金。

    满城风雨似愁。

    而有人坐着一辆辆宫车,手中揣着玉板和一卷折子,直奔渚宫大殿,沿着御道呼啸而过,卷起一地金黄飘飞。

    外朝的钟声在即。(外朝,即周制天子,诸侯处理朝政之所,朝会的场所。内朝,指诸侯处理朝政和休息的场所。)

    三响,三落。

    渚宫早朝,百官肃立。

    楚王这几日身体虽然在若敖子琰的调理下日渐康盛,可是坐在九级之上的玉座上依然了无生趣地挥了挥手。

    赵常侍见之如常宣道,“众卿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大王,臣有事启奏。”郢都府尹陈尹从百官最后面踱着步子走了出来。

    “乓-乓-乓”的阔步声,划过大殿之中如镜的地面,十分急切地响起,不绝于耳。

    所有低着头的百官闻声,抬起一丝旋疑的目光,看向身着鹤仙服年,方四十有余,守成十足的陈尹,只见他一躬身一弯腰一揖到底,扬声秉道,“昨夜,微臣刚刚在一干刺客的家人身上,查到最新证据,太女出宫被刺一事乃吴侯所为!而大王中毒一事,微臣怀疑也与吴侯有关,请大王速速派人将吴侯一家收监细审此事!”

    陈尹的话刚落下,寂静的朝堂立即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喧哗,如大浪滔天,顿时掀翻了渚宫的金顶。

    楚王闻言那老眼昏花的双眼陡然射出一道精光,断然大喝一声,“你说什么?!”

    陈尹官位虽不高,可是却任着京都府尹一职,有朝议之权,掌管着郢都内外的治安,是百官中更换最为频繁的官职,三年一换都算是长的。这次事件特殊,长公主楚王先后被刺杀下毒,明显幕后之人用心险恶,希望置二人于死地。

    所以楚王早就下令令尹叫他彻查到底,郢都城内外全部戒严已有十日。

    楚王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会是吴侯,或者说是吴王妃所为,毕竟吴王妃待他非比寻常。

    但是现在,却有人告诉他,刺杀下毒之事就是她们所为,这不是变相地打楚王的脸面吗?

    站在中后排的吴侯闻言,“卟嗵”一声跪倒在地,直呼冤枉,“大王,给十个脑袋于我,小侯也不敢啊!大王明察!”

    站在他身边的赵侯闻言拱手冷哼一声,“我看不见得吧!吴侯,您的威风之大,大王与令尹之尊都恐不及,小侯可是亲身领教过了。”

    楚王本就腊黄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双眼微眯,先是看着下首的陈尹,又是落在不停喊冤的武侯身上,双方各执一词,良久目光已转,落在令尹子般的身上,粗厉的大手重重一落,喧嚣的大殿上顿时所有的声音一收,死静一片。

    只听到他一个人扬声问道,“此话从何听来?”

    令尹子般捋了捋他颌下青须,一双老谋深算的眸子,望着陈尹缓缓说道,“将你所知尽快如实据告!”

    “是,大王,令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