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六章 满城风雨
    太女刺杀案最新进展一出,只一下朝就传遍了楚京上下。

    消息不径而走,轰动全城。

    “吴侯要造反了!”

    “三公主谋逆篡位了!”

    “吴王妃谋杀亲夫大王了!”

    “吴氏一族全部都下狱了!”

    “秋后就要问斩!”

    “快看快看!”

    ……

    各种小道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坊间流传,且越传越是离谱,但也越传越接近真相。

    比起百姓对于王室的八卦,全楚贵族上层都被这个消息震惊的坐立难安,一场没有硝烟的夺嫡之战终于拉开序幕了,而“吴侯被指证谋逆”这是有人借陈尹之手,点起了烽火台,发出了站队的信号。

    主城大街上,君子楼最好的雅间被一些不具名的达官贵人秘密包场,其中一间雅间里,坐着才下朝又坐到一起继续高谈阔论的楚国各位高官元首们,不过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君子楼的妙处,以八卦阵图为结构,中间一间雅间可以听到另外八间雅间里所有的对话,而其他间却听不到这一间的一点声音。

    偌大的雅室内,年方四十有四的王尹调侃地笑道,“李老,您这个脾气太硬,想想我们一把年纪,上有老下有小,一出事就往前冲,不合适!”

    御史李大人喝了一口茶,花白的眉毛抖了一抖,“吴氏搞的这出,其实在座诸位不是早就心知肚明吗?何况今天老夫可是悠着在,说话最大声的可是那位新提上来的后起之秀咸尹。他今日是在大王和令尹大人面前露脸了,可是却把自己架在火盆上烤啊!”

    令尹子般提着一支玉笔在长案上铺的白绢上缓缓写了一个“人”字。

    众臣见到皆围了过来连连赞道,“令尹大人这个人字写的好啊!”

    令尹子般闻言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怎么个好法?”

    众臣一默,不知身为令尹之尊的子般有何深意,卜尹(负责占卜的官员)伍员站的最近,看着这字拱手说道,“老师这一个‘人’字此时写出来,实在是妙不可言!学生受教了。”

    “如何一个妙法?”令尹子般手执玉笔,含着一丝精妙的笑意反问伍员,众人也好奇地同问。

    “这人字加一横为大,说明此人权利无限野心滔天;再加一横则为天,说明权利再大的人头上都有个天。难道不妙吗?”伍员笑着欠了欠身,从容答道。

    “伍员说的这人字加一横想必指的正是三公主,而这人加两横指的就是大王了吧!”御史李老半天回过味来幽幽说道。

    “伍员此解,果然玄妙!”坐在一边的若敖子良闻言也微微颔首。

    “好一个妙解!哈哈!”令尹子般大笑赞道,“伍员不愧为我的得意门生,此说甚得为师之心。”

    伍员闻言拱手谢过,“老师谬赞了。”

    王尹恍然大悟地拍着伍员的肩膀道,“伍员这些门门道道,我真是拍马都追不上,怪不得他能当这个卜尹,而我只能做个礼尹。”

    以巫卜为信仰的当今各国,卜尹有时候一句话甚至可以左右一个国家的运势。

    众人闻言纷纷抚掌大笑,话题在伍员的穿针引线中很自然地对准了刺杀事件的两大中心人物:三公主和楚王。

    为什么不提芈凰,因为今日朝议之事都是攻讦三公主的,试探楚王态度的。

    长公主现下如何,只要无大碍,无人在意。

    王尹揉了揉太阳穴,幽幽开口道,“如今这个关头,虚虚实实,敌友难辨啊。”

    若敖子般拧眉看着自己的二弟问道,“现在吴氏的情况,恐怕只有成家最清楚了,不过成左尹一向都是亲近我们的,应不会有敌意,今日应该把他也叫上。”

    令尹子般伸出一指敲了敲长案,沉吟说道,“不过我倒是觉得比起左尹,他的小儿子更是有几分意思,可惜这孩子执拗不肯入朝为官,不然老夫倒是想提携提携他,收个关门学生。”

    “哦,是那个左尹二子,成嘉么?”伍员挑眉问道,印象中倒是个不一般的年轻人,与少师风度不相上下。

    子般闻言点了点头,极为高兴地说道,“你们可知这小子小时候给本令尹说过狂话么?”

    “何话?”

    众人好奇,左尹这个儿子倒是知道,据说还有个楚京“千年老二”的别称,能常年位居若敖子琰之下,无人超越,定是个极不错的苗子。

    令尹子般微微一笑说道,“若敖氏在大人手中已经登封至极,看似尊荣无比,可是却也危险无比。”

    众臣闻言一讶,此子好大的胆子,连这话都敢说。

    子良听到令尹子般这番话,略微感觉一丝诧异,他印象中的成嘉一直是温和有礼,不露锋芒的年轻人,怎会有此狂言?

    令尹子般眼见众臣不敢接话,心底冷哼一下,趋炎附势,还不如一小子直率,他还没有说成嘉后面的话呢!

    这船一旦大了,撑桨的也多了。

    一着不慎,可能船毁人亡。

    在竹简上重重记下‘成嘉’一笔,伍员避过此子不提,转而说道今日的正题,“老师,吴侯不过一个挂名侯爵,势单力薄,想取他性命不是难事。”

    李大人摇头,“别忘了,吴侯后面还有一个吴王妃,这么多年她在大王心中分量不低!”

    令尹子般微微颔首,儒雅的容颜上流露出一丝不屑道,“要说这吴王妃,到真有几分能耐,若没有她,我楚国也不会凭白多出一个贱民出身的侯族。”

    只听令尹子般接着说:“谁都知道此事就是吴氏做下的,只是不到最后不好说啊!我们这位大王年纪大了,心也软了,不比当年了!……”长叹一声,“诸位需要帮大王正正主意了。”

    众臣闻声略一颔首:“是!大王这一病多年,眼也花了,人也老糊涂了,我们也该让大王看清看清他身旁之人了。”

    “如那神龙一般,到底是人是妖?”

    一道白电划过埕都城的上空,天地间一片愁云惨雾,满城风雨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