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九章 落井下石
    芈凰前脚才踏出帝寝殿,后脚就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争执,顿时定住了她前进的步伐,再往前不远就是楚王寝殿的广场,而她们现在走的是侧门,不引人注意。

    此时朱墙金瓦的飞檐下,大雨瓢泼而下,连成串串珠帘,芈凰在廊下站定脚步,望向广场中央。

    杂乱的脚步声同时在身后逼近,一只手立时就伸了过来,搭上她的肩头,向来警觉的芈凰眉头一皱,还来不及看清对方是谁,转身就一个擒拿之术,扣住对方瘦弱的肩头。

    “是我……大姐!”断断续续的熟悉声音传来。

    目光所及之处,一张与她有三分相似的温婉容颜,眼角因为疼痛带上点点泪滴,芈凰松开玉手不解的问道,“二妹,怎么是你?”

    “我只是刚刚探望过父王,然后贤夫人叫我在此等着看场好戏,看见大姐就想打声招呼,只是没想到大姐如此警惕。”芈玄揉了揉被掐的生疼的脖颈低声回道。

    “好戏?”

    “是啊。”芈玄说话间,那双秀丽的眸子少见的有几分幸灾乐祸,指着广场中央浩浩荡荡而来的一行人说道,“大姐,你看那大雨中正急步而来的是谁!”

    芈凰循着她手指点的方向,只见楚国后宫最尊贵的女人此时被拦在楚王寝殿玉阶之下,穿着一身缟素纱衣,左右跟着八名面生的宫女还有八个侍人急步匆匆而来,而那惯常跟在她左右的刘嬷嬷的灰色身影自几日前就不在了,如今跟在她身边的是蛮撞的芈昭,还有新晋的李姑姑。

    此时的吴王妃面容憔悴,略显苍白,跪了一日也不见楚王前来,又淋了一日大雨,如今听闻楚王旧毒复发还病倒了,急得神思恍惚,纵然如此,也仍旧不减她妩媚天成的一身贵气。

    “贤夫人,请不要挡着王妃的路!”

    本来应该是刘嬷嬷说的话,此时由新升上来的李姑姑说出来,明显弱了几分气势,也没人当回事。

    “王妃姐姐,你又何必如此。”

    温柔的声音在玉阶上缓缓响起,身穿粉蝶彩凤华服的成贤夫人,高立在九级玉阶之上,头戴雕花金冠,水袖如云,纤腰盈盈,面似桃李,眼含春水,在一群宫人和禁卫的簇拥下,缓缓而来。

    “你我姐妹一场,妹妹不过奉大王玉旨办事,姐姐何苦为难于我?”

    成贤夫人高扬着下颔,见了吴王妃少有的不拜,笑容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后说道:“大王刚刚下了口谕,恐怕要委屈姐姐几日暂居冷华殿,并交出凤印,由妹妹替你代管几日。待吴侯他们的审问水落石出之时,再由大王亲自来接你。”

    在广场中跪了一日,全身被大雨浇的透湿,狼狈不堪的吴王妃,等来的不是楚王的宽恕,而是成贤夫人的嘲讽,此时心中沉了沉。

    吴王妃看也不看成贤儿一眼,如若未闻地对身旁的芈昭沉声说道,“昭儿,我们走。”然后浩浩荡荡欲要闯殿,在楚王面前再争取一分情面。

    “是,母妃!”芈昭跟在身后。

    几名内侍顿时走上近前,拦在吴王妃身前,开口说道:“王妃,公主,请留步,这是大王的命令,现在不想看到王妃。”

    “啪!”的一声脆响登时响起,吴王妃带着玉甲的一个巴掌狠狠甩在内侍的脸上,后宫之主的凤目一挑,冷然喝道,“你是什么身份?也敢挡着本宫的去路?”

    内侍一愣,顿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不断叩头,“王妃,恕罪!”

    吴王妃为妃十一年,其积威和手段非常,叫所有宫人们也噤若寒蝉,虽然白龙和刘嬷嬷已死,可是他们还是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

    成贤夫人眼神一寒,淡淡说道:“大王命令在前,姐姐还如此凤威凛凛,小妹心有余悸的同时真是佩服的紧。”

    吴王妃脸色微寒,寒声说道,“成贤儿,以前本宫就未将你放在眼里,如今也是。既然你要于我为敌,也不用姐姐妹妹叫的亲热。”

    成贤夫人一笑,说道:“不过妹妹还真是欣赏姐姐的镇定自若,如今这境况,妹妹是如何都学不来……呵呵……”

    说完,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响彻后庭,是那样的欢愉,就连站在远处的芈凰和芈玄闻声也不禁暗笑出声。

    墙倒众人推,还真是活该!

    “本宫还要去看大王,让开。”说罢,就想往里进。

    “慢着!”成贤夫人俏脸一寒,沉声说道,“大王说了要姐姐交出凤印,迁居冷华殿,姐姐再三闯宫,这是想抗旨不尊吗!”

    吴王妃闻言面色铁青,芈昭恨恨地瞪着成贤儿,说道,“那本公主进去,你总无话可说了吧!”

    “是么,赵常寺,你说说大王现在想见到王妃和公主殿下么?”成贤儿幽幽的看着一旁隔岸观火的赵常寺。

    赵常寺无奈地站出来说道,“成贤夫人所说皆是事实,且大王用过药刚刚歇下了,请王妃和三公主不要让奴才们为难。”

    吴王妃闻言柳眉倒竖,冷冷的注视着成贤儿,嘴角牵起,高傲一笑,“我若是你,今日就绝不会这样做,好歹你弟弟为本宫谋事,你却在这里落井下石,成左尹若是知道你这样坏他的大事,可会轻饶与你?再说若是我得不到好了,你们成家能有什么好处?你以为你逃的了!”

    成贤儿不屑地轻笑一声,“王妃也说了,成嘉是我弟弟,成左尹是我父亲,你认为他们站在哪边?”

    吴王妃摇头继续说道:“宫里的女人,一看帝王宠信,二看出身世家,三看所出子嗣。成贤夫人,你虽然出生世家门阀,甚至你各方面都不逊色于我,为何我十一年前就是王妃,你进宫多年仍旧只是一个侧夫人还无所出,而你的父亲扶植于我,却不管你,这里面的原因,可想过么?”

    成贤夫人脸色一寒,再也无一丝笑意,只听吴王妃沉声说道,“你没有想过,你只会抱怨你的家族将你送进这深宫大院,却无人问津。所以你空有美貌和家世,却连你的父亲成左尹都不看好你。”

    “大胆!”成贤夫人身边的宫女顿时大声叫道。

    “废话少说,还不给我把她带走。”成贤夫人命身旁的宫人去夺下她手中的凤印。

    “本宫有手有脚!不用你们劳驾。”吴王妃柳眉倒竖,一整衣袖,多年后宫之主的气势扑面而来,转身看着赵常寺一步步走上前,“这是大王赐我的凤印,本今日就要交给大王,如今只能由赵常侍帮本王妃转交了。”

    “都是赵德应该的。”赵常侍恭敬地站在玉阶上接过凤印,弯着腰目送这位长居后宫十一载的女主人,带着人一步步走下玉阶,所有禁军宫人无一人阻拦。

    芈凰看着离去的吴王妃,不禁为成嘉的处境起了一丝担忧。

    一个是他的亲姐,一个是他的谋主,真不知道他要选哪边?

    不过,既然楚王都动了吴王妃,她不动动她们,怎么对得起这么多年,她们对她的“养育之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