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二章 冷眼旁观
    空荡荡的冷华殿里,除了几张破桌椅什么人都没有,就连秦红,李姑姑也不知道被派去哪了,一下子从天堂跌到地狱,没有了锦衣玉食,仆从如云的芈昭,将冷华殿里仅有的一桌四椅全砸了,发泄着她的公主脾气,“该死的,都跑哪里去了?!本公主还没有被废呢?人都死了不成!……”

    吴王妃闻声柳眉微皱,一个人站在远处闭目沉思。

    几个刚刚喝了点小酒的婆子闻声走出来,骂骂咧咧地道,“吵什么吵?你还以为自己能回去?进了这个门的,我还没有见过出去的。”话毕一口唾沫啐在芈昭的衣裙上,顿时惹来她一身尖叫,“啊!恶心死了,你这个脏婆子!本公主要杀了你!”

    “恶心?杀了我!嘿嘿……”婆子们闻言裂着一口大黄牙,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大笑出声,“后面还有更恶心的事情,那你岂不是杀也杀不完。”

    这深宫里什么腌臜事,吴王妃没有见过,闻言赶紧上前拉住冲动的芈昭说道,“昭儿,不得对几位冷华殿的管事婆婆无理!”

    “母妃,可是你看我的裙子!……”芈昭闻言扯着身上仅剩的一套素裙,气地直跺脚,进了这冷华殿,这也要忍,那也要忍,如今连个最低贱的婆子,也要她忍。

    一高一矮的两道身影走了进来,有宫人端着一盘百枚银珠钱走到几个婆子面前,笑着开口说道,“这个就给几位管事喝点小酒,算是贤夫人替三公主赔罪了。”

    “哈哈,好说,好说。成贤夫人要是想怎么折磨她们就怎么折磨好了,我们会通通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婆子见到来人立马换上一张谄媚的脸笑道,一脸她都懂的表情。

    芈昭一瞬间仿佛找到了所有怒气的发泄口,一脸戾气地狠狠盯着缓步优雅而来的男子,那张连女子都自叹不如的精致眉眼,此时一双修长浓密的眼眸悄然流转,仿佛闲庭信步一般走进这座破败不堪的冷华殿,见此大声讽刺道,“怎么你姐姐羞辱了我母妃,你也来看我们的好戏,成公子?如今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话毕,“啪”的一声响亮的耳光声随之响彻大殿之上,声音之响,可见有多用力。

    所有人都不禁怔住,惊讶地看着突然发生的一幕,不知状况。

    这位三公主到底有没有身在冷宫的自觉?

    猝不及防间,挨了芈昭一个耳光,成嘉轻抚着印有五指印的右脸,嘴角边浸出一丝血迹,缓缓地用指揩掉,动作极慢,最后慢然转身,露出一丝浅淡不可察的冷笑。

    和司剑一起悄然翻进冷华殿的芈凰,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幕,一个快速闪身,二人躲入圆柱后掩住身形。

    从她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成嘉那浅粉色的唇瓣边流过一丝血线,色泽红艳刺目,横过那白晰如玉的肌肤,滴滴嗒嗒地滴落在青色石砖上,就像命运无意间在他脚边绽放而开的彼岸花,一路开向黄泉。

    芈凰峨眉暗皱,目光微聚,看向那某个动不动就抬手打人的芈昭,只见她揉了揉发疼的手掌,大言不惭地继续说道,“哼,没想到你脸皮还挺厚的,打的本公主手都疼了。”

    成贤儿一脸怒容,冲上前来,狠狠一把抓住芈昭的手腕,寒声说道,“不许你这样对我弟弟!”

    从来云淡风轻的成嘉,少见的柳眉微挑,只是淡淡看了芈昭一眼,“既然三公主如此威风!二姐,我们走。”话毕拂袖转身即去。

    “这样愚蠢不堪之人,有何好帮?就让她们一辈子留在这冷宫里,和这些婆子们相依到死吧!”本就对这对母女极度厌恶的成贤儿,拉着成嘉就往外走,心中暗道当着她的面,芈昭就敢如此,如果她不在,岂不更是把她的弟弟往死里作贱!

    真是可恨,今日她真是失心疯了,才没有阻止成嘉前来。

    “走啊!当谁稀罕。”芈昭面露鄙夷之色。

    “昭儿,休得胡言!”吴王妃一声断喝,打断芈昭的继续叫骂,心中怒极,他们吴家本来可用之人就少,她还如此不知事的将身边人都推开,她怎会生了这么一个莽撞无知的女儿,平日她的言传身教,全白教了!

    她就是这样“礼”贤下士的?

    每每除了给她惹事,让人抓把柄,还会什么?

    “母妃,连你也吼我,明明他就是帮着芈凰一起来害我们,你还偏帮于他!”芈昭闻言恨恨地骂道,“让他走,本公主座下才不需要他这等庸才!”

    “放肆!成公子乃左尹之子,岂容你如此轻慢,快向成公子道歉!”吴王妃不想与她多废口舌,“啪”的一声反手一巴掌,将芈昭直接扇倒在地,算是给了成嘉他们一个交待。

    “母妃,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打我!本来他就实力不济,输给若敖子琰那是我楚国上下公认的事实,如今我们沦落至此,还不是被他连累的!”芈昭捂着脸,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吴王妃,从小到大都未打过她的母妃居然会对她动手,于是更加愤恨地盯着成嘉,好似喷火一样。

    成贤儿眼见如此,回头冷笑道,“王妃姐姐,现在教女会不会为迟已晚?”

    成嘉看了看吴王妃,沉着脸,一揖到底,“嘉能力有限,以后还请王妃自行保重!而三公主自求多福好了!”

    吴王妃闻言柳眉深皱,连忙拦住二人去路,更加一脸自责地说道,“成公子,千错万错,都是本妃教女不严。如今这状况,你还能冒险入宫看望我们母女俩,可见是真心为了我们。”

    “王妃身陷险境,嘉身为谋士,岂有不来之理?只是……”成嘉迟疑的目光落在殿中死死瞪着他的芈昭身上,眉头微皱,后面的话不言而谕。

    “本妃明白。”吴王妃上前一礼,然后作势将他延请入内详谈。

    “王妃,不用多礼!”成嘉侧身一让,让吴王妃先行。

    “嗯。”

    二人转身就走入冷华殿旁边的一个小阁间里,成贤儿眼见如此,想阻止又不敢阻止,生怕又坏了弟弟的大事,只能命人将不识好歹的芈昭约束起来,自己寻了一处安静地守在外面。

    吴王妃从阁间里出来,以王妃大礼拜托道,“后面就有劳成公子为本妃走一趟了。”

    “都是成嘉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