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三章 请君入瓮
    成嘉离去前,那淡淡的目光,若有若无地投在殿中一角,柳眉几不见地轻皱一下。

    圆柱背后,冷眼旁观了全过程的芈凰,心底一惊,莫非被他发现了,赶紧贴着柱身和司剑一起一动不动,直到等他们离去后,才对司剑使了一个眼色,司剑点了点头,提着剑转身跟上独自出门的芈昭。

    冷华殿的后庭,空无一人,正是个杀人灭口的好地方。

    芈凰悠然地抱臂现身,出声招呼道,“三妹这冷华殿住的可还舒服?”

    “你来干什么,特意来看我们有多惨的么?”正拿后院里的花花草草发泄着脾气的芈昭,闻声转身瞪着不知怎么进来的芈凰,指着大门说道,“给我滚!本公主这里不欢迎你!”

    “哟,原来这冷华殿是三妹的!”芈凰冷笑一声,“诚如贤夫人所说,三妹就在这冷宫住到死好了!”

    芈昭闻言脸色铁青,疯了一般地要冲上来要给她一巴掌,却被她快速地反手一掌狠狠扇倒在地,挑眉冷然说道,“怎么打了成嘉还想打我?你当每个人都任你羞辱吗!?”

    芈昭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捂着高肿的右脸,双眼喷火,“你果然和成嘉是一伙的,母妃还不信!怎么现在来替他报仇了?”

    “是又怎样?”

    芈凰学着她的样子,揉了揉柔若无骨的手掌,一步步逼近,一双修长如琥珀的曼眸中流露出一股仇恨和杀意,虽然若敖子琰叫她耐心等待吴氏全族被诛的一天,可是她总担心夜长梦多,尤其刚才成嘉又与吴王妃单独走进阁间密谈了许久。

    若他们真的陷于死地,岂会如此淡定?

    为免横生枝节,不如她今日就神不知鬼不觉杀了她们,一绝后患。

    空空的后庭中,陡然响起“啪-啪-”的巴掌声。

    “哈哈!今日本妃设下这请君入瓮之计,没想到还真等到你了,我的长公主。”吴王妃身后跟着李姑姑和秦红,还有大批的黑衣刺客,优雅地从一个拱门步出,看着想要动手杀人的芈凰,一脸轻笑道,“不过,我真不得不承认,三年后的你还真是叫我刮目相看,不仅把本王妃骗的团团转,还杀了我最得力的刘嬷嬷。”

    “真是有两下子!”

    “母妃!”芈昭一脸惊喜,快速地爬起,冲向吴五妃身边。

    芈凰心底暗道一声糟糕,一个失神芈昭已经跑回吴王妃身后,被护的密不透风,错失了拿她当人质的机会,不过她很好地控制住脸上的表情,一双修长的曼眸中流露出浓浓不屑,轻笑一声,“呵,我才是该感谢王妃这么多年的细心照料与栽培之恩,如今我才能越活越好。”

    “这张嘴如此利害,本王妃还真是看走眼了。”吴王妃寒声说道,“不过要跟本妃玩阴谋诡计,你还是太嫩了。”

    “以我今时今日之地位,身为太女,真要动你们,还需要我亲自动动手?”芈凰嚣张地抱臂大笑回道,曲指弹了弹玉指,挑眉不屑地看着吴王妃,只见对方脸色穆然一黑,方才悠闲地说道,“如今,你们不过是我和若敖子琰手里秋后的蚂蚱,以为还蹦的了几天?”

    芈凰一边说着,目光缓缓地游移四顾,脑海中思考着能从这批百人的刺客手中逃脱的可能性,同时说道,“摊上你们这对母女,如今吴侯在牢里想必过的生不如死吧!怎么?惭愧了?才这么点事情,以王妃的心肠有必要心软吗?”

    “哼,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吴王妃闻言容颜一沉,大批武功高强的刺客顿时将芈凰前后左右一围,就连冷华殿的屋檐上也出现手挽长弓的刺客。

    “哈哈哈哈哈。”

    芈凰见此,却更加放声大笑。

    “你笑什么?”吴王妃柳眉微簇。

    “我笑你比你女儿芈昭还蠢,母妃大人,这样行刺的戏码,你们玩过一次,两次,还没有玩够吗?”

    “上过一回当,还上第二回,真是有够蠢了。”

    安靜,死一样的安静。

    冷华殿的后院中,芈昭死死瞪着芈凰,吴王妃柳眉暗簇,而在她们身后的所有人动作一滞。

    刺客们都看着发出命令的女人,只见她玉手高扬,久久不落。

    也不知道是该动手,还是不动手?

    毕竟他们不是宫中禁军,不知道先前宫中发生的刺杀之事。

    “你以为我还会像上次一样让你有机会跑出去给大王告状吗?要是有命,你大可试试。”吴王妃妩媚的凤眸倒竖,冷冷的注视着芈凰,鄙夷一笑,“看看是不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上!”

    玉手高高落下。

    地上的刺客一拥而上,天上的刺客立即弯弓搭箭,封锁芈凰所有的出路。

    本来准备动手的芈凰只带了一把剑,一瓶见血封喉的毒药,来之前,早就抹在了剑上。

    不过对方的剑在月光的照射下,寒光凛凛,只怕也是巨毒无比。

    看来今日吴王妃真是有备而来。

    等她多时了。

    愧她还以为自己躲在暗处,看了半天的戏,原来都是她们合力演的一出戏。

    让她放松警惕!

    躲在暗处的司剑早就看到院中突然涌出来,封锁了各大出入口的刺客,暗叫一声,“糟糕,我们中计了!”

    正准备冲进去救人,却出现一批黑衣人拦住她的去路,身上没有任何标志,胸膛急剧起伏,可见是刚刚匆匆赶来,可是人数并不多,只有二三十人。

    为首之人一双修长如玉的手,重重搭上她的肩头,命道,“这个时候别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

    “可是公主在里面怎么办?”司剑闻言焦急地道,现在她就算是想去搬救兵,可是从冷华殿到渚宫也好,到朝夕宫也好,哪里都不近,这里是整个楚王宫最偏僻无人的角落,附近住的都是些最低等还犯了错的宫人。

    “趁着她在拖延时间的这个空档,我上去解决上面的刺客,然后从上至下吸引下面的刺客,等我手势,你趁机混进去,带走她!”来人黑衣蒙面,露在外面的一双修眸,目光一沉,郑重说道,“一定要护她出来!”

    “好!”司剑点了点头,又道,“你们是公子的人吧?”

    “嗯!”为首之人闻言,点了点头。

    司剑闻言一颗不安跳动的心,终于放回肚里,紧了紧手中的大剑,看着黑衣首领带着一批人悄然翻上屋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