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五章 两不相欠
    吴王妃袖手站在门边,一双妩媚修长的眸子,落在一地的死尸上,却独独没有留下她想要的那人的尸体,心中大恨,今日这么好的机会,她将这么多年积攒的实力都暴露出来,居然又让她给跑了,玉甲重重划在冷华殿的宫门上,发出“滋滋”之声。

    “母妃,怎么办?又让她给逃了。”芈昭一脸暗恨地问道。

    “如今,你也看到了,以后看见她就给我绕道走。”吴王妃收回目光,看了不成气的芈昭一眼,沉声叮嘱道,“没事,不要给我去招惹她。”

    “可是……”芈昭还想说。

    “没有可是!”吴王妃眉眼一冷,断然打断她后面的话,寒声说道,“如果今日不是我恰好布下此局,难道你以为自己还能有命活着。母妃努力了这么久,可不是为了提早替你收尸。”

    芈昭闻言一张娇颜顿时涨的通红,却无话反驳。

    真的只差一刻,她可能就身首异处。

    此时想想,不禁一阵后怕。

    同时一阵暗恨。

    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昔日默默无闻之人,今日强大至斯?

    到现在她都还想不明白,到底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幽幽站在冷华殿前,吴王妃举目遥望着远处此起彼伏的楚王宫,各个宫殿早已灭灯,就连她的紫烟宫也一片黑漆漆,除了禁军还在四处巡逻,整个深宫安静的有几分吓人,就像有人伸出了狰狞的五爪,将整个楚王宫笼罩在手心之中。

    “噔噔”的奔袭声,回荡在王宫无人的小径上。

    “你还好吗?若敖子琰。”跑出老远一段距离,趁着四下无人,芈凰搀扶着气息微喘的若敖子琰坐到一处干净的廊下,着急地问道,“你身上有带药吗?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给你包扎!”

    “小伤,没事!”男人靠在芈凰的肩头上虚弱地摇了摇头,可是胸膛却微弱地起伏着,明显受伤很重。

    “这还叫小伤?”芈凰用手摸着他半截鲜血尽染皮肉翻卷的胳膊,轻轻一碰,耳边就传来低“嘶”一声,不禁峨眉深皱,他堂堂楚国第一贵公子,估计从小到大就被人捧在手心,别说一根头发,就算一片指甲都没有断过吧。

    如今居然受了这么重的伤。

    都是她害的。

    “你的手臂一直在发烫!你是不是中毒了?”芈凰紧握着他的大手,另一只玉手贴上他的额头,早已滚烫一片,汗如雨下,挽起自己的衣袖就要给他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可是眼见碍事的黑色面纱,想也不想就想揭下。

    男人快速捏住她的手,身子晃了晃,艰难地起身说道,“快走,不要被人发现了!”

    “你到底是谁?”

    “你不是若敖子琰!”

    芈凰曼眸微沉,直视身边的男子,玉手揪住他脸上的面纱,坚决不放。

    如果先前一路他们都在逃跑,她没有时间思考,可是他们人都出了冷华殿老远,身旁之人,也不落下面罩,也不多言,芈凰还不起疑,那她就是真蠢了,这个救她之人根本不是若敖子琰。

    司剑闻言讶道,“什么?他不是公子,那他为何要骗我说是公子?”

    成嘉闻言主动一把拉下脸上的面纱,露出一张精致绝伦的容颜,坦诚道,“嘉此举不过是多谢公主刚才那一巴掌之情,不用多想!”

    “好!那你也不用多想,我那一巴掌只是还你当年救命施饭之恩!”芈凰眉眼唰地一沉,冷然说道,“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好!两不相欠!我先走了。”成嘉看了一眼黑暗中的女子,长发披散在肩头,一张温婉的丽颜笼罩在黑发与夜色之中,看不清,却从她身上再次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寒意,重重点头,由暗卫颤扶着,转身大步离去。

    几个黑衣暗卫见此,立马提起手中的长剑跟上。

    凄清的天穹之上,夜雾退散,半月斜挂在枝头,星子闪烁,丝丝凉意浸骨袭来,芈凰静静驻立在长廊下,长发飘飞,目送着男子捂着一条还在滴血的手臂,一步一歪,消失在夜色中,半晌才迈开步子。

    司剑跟在后面,摸了摸大头,纳闷地道,“公主,成嘉公子好歹帮了我们,让他这样走了,真的好吗?”

    “他中毒好像真的不轻!”司剑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因为看到美男受伤而心疼担忧,“成嘉公子会不会出事啊?万一走到一半,他晕死过去怎么办……”

    “走,我们去看看!”走在前面的芈凰脚跟突然一转,向着前方离去的一行人追去。

    “你这是怎么了?”从雨晨殿里闻讯赶出的成贤儿,看着受伤的弟弟,心疼的眼泪直掉,“刚才找我要了一批人就直冲冲地走了!怎么才一回功夫,就一身是伤的回来,你这是想把我急死吗?”

    “我没事,二姐,你不用担心。”成嘉一头冷汗,咬牙说道。

    “你这还叫没事?!你这样子,叫我如何跟死去的母亲交待。”成贤儿心疼地扶着他走进寝殿中,絮絮叨叨地念着,同时命人赶紧去宣御医。

    “二姐,你让人把医老叫进宫来,带上消炎的草药,他知道的。”成嘉暗忖这剑上未必有毒,只是走了这么长时间,伤口早就发炎,引起高烧不退。在这个医学落后的春秋时期,很多人迷信巫医,一个风寒感冒发烧,要是治不好,很可能要了性命,更别说肩头开了这么大的口子,没有处理好,恐怕真的会伤口化脓溃烂,一条手臂就这样废了。

    “好,好,我去安排,你不要说话了,赶紧给我躺下。”成贤儿赶紧点头。

    雨晨殿的房梁上,芈凰就像一只黑色的猫儿无声地落在横梁上,低头看着几个御医和医老正低声商量着什么,还有端着一盆盆血水进进出出的宫人,而躺在大床上的男人闭着眼,似乎已经睡着,只是一条手臂僵硬地裸露在锦被外面,上而夹着两块木板,又缠着浸红的白色纱布,成贤夫人守在他的身边一直在给他不时擦汗。

    “走了,没什么事!他身边人多着呢!”

    芈凰勾了勾手指,司剑见此猫着腰,跟在她身后顺着宫殿最高处的通风口,二人翻了出去。

    破晓殿中,丝滑的锦被中滑入一个温热的胸膛,正要入睡的芈凰陡然惊醒过来,“若敖子琰?”

    “嗯,我回来了!”若敖子琰出声回道,伸出长长的猿臂将身侧的女子捞了个满怀,感受怀里冰凉的温度,不禁皱眉,“大半夜的,你是不是又不安分跑去哪了?”

    “没有啊,你说什么?”芈凰立即睁大双眼回道。

    “凰儿知不知道,一旦你说谎的时候,双眼就会不自然的微睁。而你以为你私底下的那些小动作能瞒住谁?穿了夜行衣去哪了,我猜猜,冷华殿,嗯?是不是。”若敖子琰盯着芈凰,微挑眉梢,雕颜玉表的容颜因为她这一细微的表情而陡然一沉。

    芈凰张了张嘴,想反驳,又无话反驳,心中一阵懊恼,感觉什么都被他监视了一般,可是刚才那么紧急的关头,出现的是他,却不是他,“既然你什么都知道,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刚刚御医院的人来给我汇报,说成嘉半夜里受伤了,这事可与你有关?你还真是胆子大,一个人就敢去杀那个女人,你要知道那位好歹浸淫后宫十数载,身边怎会没有几个得力之人,和一群效命之徒。”若敖子琰又道,“不过你今日虽没有伤到吴王妃,到是把成嘉给伤到了,也算你有几分能耐。”

    芈凰低着头,心想根本不是这样的,明明是成嘉为救她而受伤,即使如此,她还是被若敖子琰教训的没了脾气,一句话不敢反驳。

    他离开前,还嘱咐自己好好待着,等他回来,是她自己避开他的人,偷跑出去惹事的。

    “从明日起,你给我乖乖待在破晓殿,哪也不准去,准备我们大婚的事宜!若是你偏要出去给我惹事,从明日起我就叫赵常寺命司剑她们四个全部出宫吧。”若敖子琰扔出最后杀手锏,声音听起来不高不低,却彻底断去她手中仅有的一点势力。

    “凭什么?”芈凰腾地掀起被子坐了起来,瞪着身侧霸道的男人。

    “就凭我是你的驸马!”若敖子琰淡定地坐起回道。

    ……

    芈凰曼目圆瞪,气到无语。

    “怎么?你难道想一个人和我一起待在这破晓殿里?”若敖子琰挑眉反问。

    “不想!”芈凰咬牙切齿,声音软了几分,“你还是留她们四个和我说说话也好。”

    “嗯,那就这么说定了。”若敖子琰点头,然后再度轻轻将她楼在怀里,光洁的下颌窝在芈凰的玉颈之间,轻轻吻了吻她,出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急,不过你放心,吴侯不是硬气之人,在刑狱司的大牢里,至多撑不过三日,他肯定就会全招了,到时吴氏必死。所以你也不要整日都想着这些,多想想我们的大婚,还有半个多月我们就要成亲了。眼下,没有任何事比得这件事都来的重要。”

    “嗯。”芈凰看着若敖子琰眼眶下淡淡的青黛,想起他这几日为了她的事情还有他们的婚事总是早出晚归,还要在那个父王身边随传随到,不禁心中一软,点头说道,“你也累了一天,快睡吧。我再也不想了。”

    就算真的事出有变,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若敖子琰握着她冰凉的小手,将她一拉双双倒下,“快睡吧,出了任何事,都有我在。”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