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六章 谁真谁假
    一场大雨淹没了位于南方的郢都城,可是各衙门仍然顶风冒雨,四处忙着捉拿刺杀下毒案的嫌犯,风声紧地百姓闭门锁户,无人出门,街上冷清的只剩下一地金黄落叶,而位于东大街尽头的刑狱司里,对吴氏一族的严刑审问一日就没有断过,每日都可以从大狱里传出鬼呼狼嚎一般的惨叫。

    踢跶,踢跶……

    有节奏的脚步声响彻在幽深的刑狱司大牢里,被关押着的吴家人闻声,就像是一窝惊恐的老鼠四处寻找能把自己缩进去的角落,这已经是今日第三次提审了,每次出去必有一个人半死地被人丢了回来。

    “哐啷”一声脆响,有牢头打开铁锁,几乎去掉半条命的吴侯被人像是扔死狗一样一把扔了进来,重重摔在稻草堆上。

    一双戏谑如狐的眸子在牢外闪烁着,啧啧出声,“没想到平日养尊处优的吴侯爷,原来也是个硬骨头啊!看来明日本司败还要在你身上多下点功夫,不然大王这样头痛一日胜过一日,大家都过不安生,这可怎么好。”

    吴侯躺在地上,白色的囚服暗红一片,浑身上下都是血,层层翻卷的皮肉,恐怖无比,胸膛起伏几不可见,只剩下微弱的出气声。

    待若敖子克大笑着离去,吴侯夫人一把扑在倒地不起的吴侯身上,低声哭道,“侯爷,你怎么了?怎么能伤成这样……”

    刺骨的寒风吹入的铁窗,在幕天席地的牢房里刮起阵阵阴风,冷的吴侯冻的浑身发抖,咳嗽不止,一口一口的血沫子喷出嘴里,溅了吴侯夫人一身,吴侯夫人见此扒在牢门上,大声求道,“来人啊,快叫御医!快叫御医!”

    “哈哈,你们现在是什么身份,还以为自己是王公国戚吗?”一个狱卒闻声大笑着走了过来,然后穿过牢门伸进一只脏手,在吴家人面前搓了搓,“在这牢里,老子最大,管你是天王老子还是谁。想看大夫是吧?有这个吗?”

    吴侯无力地挥了挥手,“别叫了!没用的……”

    他们在进来之前,吴家所有的家产都被抄没,而这里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一个牢头领了一个面生的囚犯押进来,见到小狱卒骂骂咧咧地道,“快点,把隔壁的门打开,有新人进来了。”

    “是是是!”小狱卒活像见了阎王爷一样,掏出钥匙,把牢门打开,心底暗道,也不知道这囚犯犯了什么事,大半夜被人逮了进来,莫不是也和这刺杀案有关吧,这两三日已经抓了好几波人进来,牢里都快住满了。

    牢头恶狠狠地推了一把,骂道,“诺,进去给老子好好待着!明日若敖大人就会提审你。”

    “别给老子搞事,不然老子弄死你!”

    “哐当”一声,牢门再度被锁上。

    黎明时分,就在所有人都睡的如死猪一样昏沉的时刻,被扔进来坐了半夜的囚犯突然双眼一亮,托起身上的铁链,无声地挪到牢边,看着隔壁号子里躺在牢边的吴侯,突然探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吴侯瞬间警醒,只感觉一张纸条被递到他的手中,睁开双眼,扭头低声问道,“谁?”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那人低声回道,“有人买了小人的性命,要我给你传句话。”

    “什么话?”吴侯问道。

    “如果事情败露,吴越这一辈子怕是只能亡命天涯,而吴家所有人必死无疑。”囚犯寒声说道,“这里有一封书信,吴侯看看吧!该怎么做,信中都有交待!”话毕又把书信往他手中递了递。

    吴侯拿起那封短信,透过一星豆黄的油灯,只见上面写着简短的八个字,“抵死不认,以死明鉴”,可是意思一目了然,皱了皱眉头,那张白白胖胖的脸上穆然一沉,这个字迹他太熟悉了,是他唯一的好妹妹——吴王妃。

    第二日,刑狱司的大牢里就传出消息,吴侯半夜里咬舌自尽,死在大牢之中,其夫人也一并悬梁自尽,二人在身上的囚衣上写下一封血书:奸臣亡我,非王之故,望大王玉体康健,小侯死也瞑目。

    接着不知道为何一夜间,全城都流传起另一个大消息:陈府尹行贿当朝令尹,为讨好令尹,造假证逼死吴侯一家,误陷三公主。

    情势似乎一夜之间发生惊天大逆转,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前两天才传出吴侯暗杀长公主和楚王,今日就有人爆出陈府尹造假误陷。百姓们站在城门的各大告事栏上,指指点点,有人将陈尹这些年收受的所有贿赂一笔一条的来往记录的清清楚楚,其中有一笔用红色圈出,正是他与令尹来往的金银数目,罪证凿凿。

    “大伙看,这究竟谁真谁假?”

    “没听说吗?吴侯都自杀以证清白了。”

    “不过这陈尹胆子真大,贪了这么多银子,怕有我郢都一年的税银了吧。”

    “哼,他这些年克扣我们的人头税还少吗?”

    ……

    站在告示栏前的姜无野闻言,摸了摸他新蓄的两撇性感的八子胡,抖了抖,幸灾乐祸地笑道,“哈哈……看来我这师弟这次是把自己玩进去了。你说我要不要马上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想想就好激动。”

    “走,丑父,我们赶紧进宫去看看我那位好师弟现在心情如何。”姜无野大手一挥,就有齐国士兵牵来一辆八驱华盖马车,二人直奔楚王宫。

    身为司败的若敖子克,第一时间接手了这一惊天贪墨案,并在最短的时间在陈尹家中地窖搜出如数金银,当日就开堂公审,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一番严刑审问,陈尹不堪受刑当庭全部供认不讳,就连造假罪都认了,一并签字画押。陈府尹的罪很快就判了下来,虽然他的贪墨罪构不成叛国谋逆的大罪,可是却因为造假污陷吴侯一家身死,攀污王室宗亲,当堂判处斩首示众。当天结案之后,若敖子克立刻马不停蹄地直奔楚宫,欲将此案直接上报呈楚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