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八章 准备大婚
    “这次吴王妃还真是破釜沉舟了,居然连吴侯都舍了。”走出帝寝殿的芈凰,拧眉说道。

    若敖子琰脸上却没有刚才殿中的谈笑自若,俊颜微沉,自然下垂的右手微微曲点着衣摆,踱着步子,颔首叹道,“是啊……千算万算没有算到有人逼死了吴侯,还动了陈尹这一环,直接推翻了我所有的布置,倒打一靶回来。想来,到明天吴王妃和三公主就能出来了。”

    “凰儿,可会不高兴为夫输了这局?”若敖子琰挑眉问道。

    “有人以有心,算无心,怎能算你输?”芈凰不以为然地说道,“你折了吴侯一族,我们算是又大胜了一次。你干吗一脸不高兴,应当庆祝才是。”

    “一局好棋,就这样解了,我能高兴吗……”若敖子琰目光若有所思地望向楚王宫的某个方向,低语一声。

    “你不是常给我说,胜负不过兵家常事?平常心看待就好。”芈凰抬眸看着他说道。

    “你也说那些话只是我说给你听的!”若敖子琰下颔高扬,轻叱一声。

    ……

    什么叫只说给她听的,以后他的话再也不听了。

    一手牵起她的玉手,另一手轻点上她的琼鼻,若敖子琰目光微沉地解释道,“你要知道有些输,一败往往决定胜负,从此江山已定,四海皆是亡臣,岂能轻易输之?”

    “那如今你输了吗?”

    虽然有些败一败能定人生死,可是只要不死,就终有翻盘回来的机会。

    芈凰躲开脸,不以为然地道,“若硬是要以胜败来论断,世间一切,岂不是非输即赢?你看我输给芈昭十一年,可是十一年后,我还不是赢回来了?”

    “以眼前胜败看将来,那就是个蠢的了。”

    若敖子琰闻言刮了刮她的琼鼻,笑道,“看来为夫这些年的言传身教,没有白教,如今真是长进了!”

    “哼,本太女就容她们再多蹦嗒几日,反正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怕什么?”芈凰高傲地一仰脖颈,她都等了前后两世,输了二十多年,如今的她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赢回来,仰头看着若敖子琰又道,“还有你不是说我们马上就要大婚,有很多事情要忙,如今也不是怎么上心吗……”

    “我怎会不上心?”

    若敖子琰狠狠捏了捏某个女人的鼻子,语气中难掩一丝气愤不平,“若是不上心,岂会让人钻了空子。”

    芈凰轻哼一声,催促道,“既然如此,那还不赶紧准备!眼见都到九月下旬,马上就要大婚,时间可不多了。”

    若敖子琰低头看着芈凰,目光不错,冰凉的指尖握住她的小手,轻轻摩挲,慎而又慎地问道,“凰儿,你真这样想与我成婚吗?而不是被我逼的。”

    “难道你又想反悔不成?”芈凰没有回答,反是挑眉问道。

    只一语若敖子琰心中立时明白,紧了紧手中的玉手,一双幽深的眸子低头锁着她,出声问道,“只是今日这一手釜底抽薪,你就不想知道是何人所为?”

    芈凰闻言,脑中立时划过成嘉那张精致的容颜和云淡风清的眼眸,反问道,“是谁重要吗?总归都是我们的敌人。”

    “对,我们的敌人!”若敖子琰闻言勾唇笑道,“我们大婚将至,还是不宜见血。她们的命且先留着,等婚后,为夫替你再取来。”

    “好!”

    回到朝夕宫,二人便立即投入准备大婚的事宜,和吴王妃斗了这么久,她也应该像一个寻常女子,为人生最重要的大婚做一下准备。若敖子琰给她定了一个任务,让她学着绣一对荷包,话说她前世今生都没有拿过几次绣花针,最多就是拿着针线缝缝补补,要用这水准在大婚前绣出一对能看的凤纹荷包,真的有些难为她。

    大雨过后,郢都又迎来了秋老虎,天气陡然炎热起来。

    秋蝉在窗前的梧桐树上鸣叫,而芈凰坐在窗前的美人榻上,跟芈玄还有司琴她们学着刺绣,若敖子琰则在东宫,渚宫,朝夕宫三头整日忙来忙去。

    空置多年的东宫虽然维护的很好,可是若敖子琰依然处处不满意,命江流领着若敖四部的能工巧匠处处开挖改造,不仅添置了许多精巧的亭台楼阁,还重新种上各色珍奇牡丹。他一个大男人似乎格外钟爱牡丹,整个东宫园子里据说如今都种上各色珍奇牡丹,什么昆山夜光、瑶池贯月、凌花晓翠、雨过天晴、彩云映日、蓝海碧波、山花烂漫、青山卧雪、梨花雪、雨后风光、中秋月、玉楼春雪、花红迭翠、楚宫春。

    每一株据说都价值千金,不知花了多少金银。

    芈凰心中一阵肉疼,这么多金铢若是给她,不知道能养活多少私军,这次面对吴王妃的刺客就不会坐以待毙了。

    与此同时,朝夕宫作为芈凰出嫁的宫殿,也被重新布置一新,芈玄坐在窗前看着江流等人每日进进出出,不由暗暗乍舌,轻笑道,“姐夫还真是能折腾,这朝夕宫简直一天一个模样,我都快认不出来了。”

    芈凰闻言在第一百零一次扎破指尖后终于恼了,把绣绷一扔,对远处的若敖子琰问道,“我问你,你这些钱,花的到底是你的,还是我父王的?”

    “自然大部分都是我的。”若敖子琰回道。

    “你一个公子哪来这么多钱?”芈凰睁眼不信,她身为公主每月才只有一百石粮食,和一百珠小银钱,如今升为太女,据说月奉涨了,可惜她还从来没有见过。

    “自然是我若敖氏几代先祖积累下来的,不过又被我扩充了一些罢了。”若敖子琰随意地道。

    芈凰闻言皱眉问道,“既然是你家的钱,居然还花得这么心安理得,令尹大人不说你吗?”

    “若敖氏各房开销极大,会花钱的很多,会赚钱的很少。自从我接手了我母亲的嫁妆后,和朋友合伙做了些营生,自然赚了一些钱。所以我花我的钱,我父亲为什么要说我?”若敖子琰挑眉不屑地说道。

    “好吧……算你厉害。”芈凰被驳地哑口无言,又一脸好奇地开口问道,“那你都做些什么,这么赚钱?是不是把下面哪国哪城上贡的税收进贡真给贪墨了?”想想陈尹之事,肯定并非空穴来风,他父亲身为令尹,全楚上下想要巴结之人,估计多如过江之鲫,而他身为令尹嫡子,没人巴结送钱,说出去谁信。

    “这个等凰儿嫁过来自然就慢慢知道了。”若敖子琰慢慢回道,“急什么,我的自然就是你的,而你的也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