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九章 我全收着
    “既然你说你的就是我的,那如今能用我父王的就用我父王的。”借着这大婚的机会,名正言顺,不用白不用,芈凰皱眉说道,“这朝夕宫也不用多添置,左右等大婚后把我母后的牌位移到东宫就行,能省则省。”

    “虽然知道凰儿心疼为夫赚的钱,但是这点绝不能省!你要从这里出嫁,到时候我要命画师将你出嫁的情景全都画下来,等我们大婚完后再看。”若敖子琰闻言摇头说道。

    ……

    花样还真多,就为了一天大婚,他能折腾出这么多事。

    芈凰一阵无语,可是芈玄却笑的前后轻颤,打趣她道,“大姐,看吧,我就说姐夫将来定是个疼人的。得夫如此,大姐还有何求?”

    若敖子琰闻言含笑,就连眉梢都翘了起来,“还是二妹深懂我心,要是凰儿也如此明白就好。”

    “我哪不懂你?”芈凰忍不住回嘴道。

    她这几日算是看出来了,他的胃口大的惊人,不仅想要她,还想要这楚国,更想要这万里江山八百诸侯臣服脚下,可是这些岂是他想想就能要到的。

    若敖子琰回身抱住她的腰,也不顾忌有人在场看了笑话,不认可地摇头说道,“凰儿离真正懂我还差的甚远,不过凰儿只要记得一条就好:此生我就是想把所有最好的都给你,自然包括我自己。”

    芈玄抬手蒙着眼睛,“噗嗤”笑道,“不行了,不行了……这画面太美,小妹我不能再看下去了……不然这辈子肯定找不到像姐夫这样的好郎君。”

    众人闻言皆笑闹着跑了出去。

    “自恋,有这么说自己的吗?”还最好呢!

    芈凰丽颜通红,轻嗔了一声,半响却低头开口说道,“好,只要你给,此生,我全收着,也包括你。”

    “你说什么?凰儿,我没听清!”

    “我说,此生,只要你给,我全收着!”大声说完这一句,芈凰丽颜如火烧,心跳如擂鼓,复又峨眉微拧,一双曼眸深深盯着若敖子琰,似想一眼就能从这双幽深如潭的眸子里看出真假,一字一句,郑重说道,“唯有一条,若敖子琰,我不求你一生一世喜欢,只求你此生一世不负,可能做到?”

    前世今生,害她,骗她,轻她,负她之人太多。

    今生,她不求话本子里那些虚无缥缈的情爱痴恋,只求一人真心不负。

    唯愿足矣!

    “我对你岂止是喜欢?一生一世又岂会够?”

    若敖子琰一张天人般的玉颜,顿时牵起一抹雍容恣意的笑容,一双幽深的眸子含彰若彩,熠熠生辉,堵上那张说话的小嘴,“凰儿,用我一生,换你明白,我对你的喜欢远远不够。”

    嗯……

    “没想到一来,本太子就看见这么酸的画面,真是酸掉我的大牙。”

    一个戏谑的声音在二人头顶响起,啧啧出声,语气酸溜溜地说道,“我说师弟,输了这么大一仗,你这时候不是应该躲在某个角落里偷偷哭泣?然后等着师兄来了,抱着你大哭特哭一番。”

    芈凰听到这声音动作一顿,立马推开若敖子琰,抬眼看去,只见头顶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人,穿金戴玉,全身好像一个金灿灿的人形大金珠,一身华裳风流,胸膛微敞,姿态不羁,可惜两撇小胡子和一对大白眼破坏了这十分风流倜傥之资,只剩一脸幸灾乐祸。

    只见若敖子琰目光抬也不抬地说道,“那就不用师兄多操心了,师弟如今人逢喜事精神爽。而师兄爬这么高,才是应该担心掉下来时,小心摔断了某条腿,从此不能人道。”话毕袖子一扇,一道劲风吹起起,高有两丈的横梁上,正抱着柱子的逢丑父顿时重心不稳,栽了下去。

    这一跌下去,非死即残,逢丑父抱头大叫,“太子爷救我!”

    “靠,本师兄好心好意来看你,你居然这么咒我。”

    姜无野暗咒一声,从房梁上跳下,一个猴子捞月捞住逢丑父胖胖的身躯,而地面上若敖子琰似乎早就等着他,顿时曲指一弹,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划破空气,射向某人的下半身,某人抱着缝丑父在空中艰难的扭腰,接着又一道破风之声响起,就在他扭腰之后迎面而来,似乎早就算准了他的反应和落脚点,姜无野避无可避顿时将逢丑父拿出来一挡。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顿时响彻朝夕宫。

    啊……太子爷……

    我的下半生都交给您了!……

    成功落地的姜无野顿时将茅头对准了芈凰,咬牙切齿地道,“太女殿下,你身为储君,就是这么调教你的驸马如此待客的吗?”

    芈凰闻言峨眉微挑,“梁上小人,需要招待吗?”

    若敖子琰闻言搂着芈凰轻笑一声,“看来师兄似乎是太清闲了,还有时间来管我们夫妻之事。”

    姜无野闻言脸色铁青,他刚刚一进城,就被人扔进了楚国最破最旧的驿馆,明知他乐善好施还没有钱,每日门口都安排着一堆可怜的美人儿跪地卖身讨钱,等他付完了钱,就有人全部将银钱托走存进了驿馆对面的贤丰银号。

    本来准备来看笑话的姜无野,闻言牙根忍不住又酸了酸,撇开脸不看他们二人,然后拂袖一探,一把扯抽出芈凰手中绣了一半的荷包,只是摊开一看,一张俊脸顿时绷不住了,大笑出声,“我说太女殿下,你确定这绣的真的是你楚国的凤凰吗?”只见绣绷上绣的也不知道是两只小鸡还是两只小鸭,每只小鸡头上稀疏地插着三根毛,屁股后面拖着六条长长的,不知道是蛇还是什么的一条。

    “你这不是看出来是凤凰了吗?”芈凰一头黑线,五指成爪顿时抽回他手中的荷包,轻哼一声。

    若敖子琰同样拿过绣绷一看,也顿时满头黑线,不过仍然镇定自若地说道,“大婚前还有十来日,等凰儿再绣上二十几个,这两只肯定都是凤凰了。”

    ……

    姜无野闻言爆笑出声,“哈哈!看见没,你这个蠢女人,哪天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呢?”

    芈凰曼目微眯成一条缝,看着若敖子琰,认真地问道,“驸马,这一对真的绣的不好吗?那我还是不绣了。”

    “不要听他吓说,明明绣的很好吗!”若敖子琰摸了摸她的头,违心地回道。

    “好,那你明天带在身上试试。”芈凰拿着一只丑丑的荷包在他一身黑色的千丝牡丹玉袍上比了比,煞有介事地颔首说道。

    “呵呵,这个我们还是留在家里珍藏吧。”若敖子琰闻言俊脸一红,轻咳一声,姜无野在一边放肆大笑,“哈哈,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太女殿下!”

    “不用你喜欢!”若敖子琰俊颜半黑,玉指轻弹。

    芈凰眼皮翻了翻,懒得理会二人,拿了绣棚转身回到美人榻上继续扎针,只是这次她扎的力气特别大,上面的两只小鸟不一会就千穿百孔,惨不忍睹,司琴在旁边看的缩了缩脖子。

    她练习扎针的空档,师兄弟二人已经在院中切磋起来,只是顿时满院里新栽的花花草草,满天飞舞,犹如落英缤纷,美不动人。

    司剑和司书二人在旁边看的摇旗呐喊,一个为驸马加油,一个为太子加油,喊的喉咙撕哑,二人还没有分出胜负高下。

    “靠,说了不准打脸的!本太子还要靠脸吃饭的!”

    “我似乎给你说过,此生不准踏入我楚国地界,否则要你好看!”

    “本太子偏不!这楚国又不是你家的,本太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是吗?明日我就叫礼尹将齐国使臣逢丑父等人全部驱逐出境!”

    “你赶吧,赶吧……明日起,我就在赖在朝夕宫,把你楚国吃穷。”

    “太子,这点丑父举双手赞成。”逢丑父闻言喜上眉梢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