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章 风云诡变
    这把火终于烧到了三百年来楚国第一世家门阀——若敖氏的头上。

    郢都百姓听闻风声不禁唏嘘,最近王城脚下,这不太平事也忒多了吧!

    短短半个月,先是长公主,大王遭刺杀,然后是吴侯谋逆,又是陈尹贪墨,如今就连第一世家的若敖氏也卷进来了……

    这一出,胜过一出的,简直比台上演的戏,还精彩。

    而随着诸国使臣入郢,流言也跟着四起,有说庸国之战,楚国大胜,趁此大婚之迹,秦巴楚三国会盟于楚,实行瓜分大庸之计,这对于楚国是好事,可是对于庸国谈不上好。

    百姓们觉得惊讶,又觉得不惊讶。

    权力倾扎,列国大战,从来如此。

    纵使他们不是那弄权之人,也见多了风云诡变。

    “看来我郢都马上就要变天了!”有个老汉吃着馄饨,对身边的街坊们说道,“大家最近还是少出门好,莫触了哪个贵人的霉头了。”

    万记馄饨店里,老万闻言挺着个大腹便便的肚子,站在柜台后,敲打着算盘,笑道,“这两日我这店本就生意少了不少,你再这样一吆喝,我怕我这店都要关门了。”

    “哈哈……我看也未必,老万,你这人老是不尽不实的,这几日异国客的生意没少做吧!”老汉说话间,嘴弩了弩,向角落里坐着的一些异国客看去。

    老万打着哈哈地敷衍了几句,然后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此时角落里坐了一个年轻异族公子,戴着斗笠,不见相貌,而他身边坐着几个高大魁梧的庸国蛮子,个个眼神凶悍。

    此时戴着斗笠之人隔着面纱说道,“走吧,结帐!我们去下一家。”

    “是,公子!”

    几个蛮子叽里呱啦说着土话,老万虽然听不懂,大概也知道什么意思,挥了挥手示意小二收钱送客。

    “好嘞,几位客官好走,欢迎再来。”店小二殷勤地将几个客人送上马车,目光在用油布包裹的密不透风的马车上,目光一顿,却没有看到车身上任何标记,然后一脸笑意地目送着他们的马车“得得”地向着北城大街上行去。

    “让开,让开!”

    一骑黑色骏马,在左右侍卫的夹道相护下,风驰电掣而过。

    店小二一个不留神,还没有看清对方身份,就挨了来人一马鞭子,摸着通红的脸,怔怔问道,“这是怎么了?”

    “若敖少师回府,闲杂人等通通避让!”后面一长队的若敖一部的私军骑着战马跟在后面,蹄声隆隆,长刀霍霍,倒不像是回家,倒像是赶赴着去上战场,气势汹汹惊人。

    整条大街都因为他们的到来而人仰车翻,纷纷退让,直到他们消失在主城大街尽头以北的金色牌坊后面,才嘘了一口气,“驸马爷,这是回令尹府了?”

    “八成是为了那黄批之事!”有胆子大的猜测道。

    “不要命了!赶紧给我滚回家。”有胆子小的妇人拧着自家那口子的耳朵,立即往回走,声怕步子小了就被府衙的官差给抓了。

    黑色马车上寻声也赶紧将马车停在路边,让后面的来人先行驶过,待车停稳,年轻公子掀开门帘和斗笠,只见黑色骏马一骑当先,马上的男子,从侧面看去,雕颜玉表,威仪无双,只是此时剑眉飞扬,眼眸星寒惊九洲,低声说道,“这位想必就是命犯寡人的若敖少师,如今总算见到真人了!果然威仪盖过楚王,难怪前世此事一出,若敖氏就招来了灭门之祸。”

    待一众若敖氏的侍卫打马而过,年轻公子沉吟说道,“若敖氏如今自身难保,我们还是掉头去南城大街的成府吧!”

    “是,公子!”面容黝黑的车夫也不问为何,拨转马头立即向城南而去。

    楚国繁华莫属郢都,郢都繁华莫属主城大街。主城大街直达宫门,大臣上朝都要经过此处,十里长街,车水马龙,繁华似锦,街道两旁各国各色店铺林立,是诸侯国中出了名的十里金街,而热闹喧嚣的主城大街尽头以北,转过金色牌坊,却是另一番景象。

    静,一种人迹罕至的静。

    长长的北城大街上,一路红灯高挂,手持兵甲的护卫,祥云石砖铺道,敢行在此路上的,非富即贵。

    天上神仙府,楚国令尹家。

    是楚国百姓对令尹若府的戏说,却一点都不夸张。

    北城大街长有五里,却只有一家一氏,那就是若敖氏,令尹府,一府分五房,又分东西南北主五院。

    偌大令尹府在楚京中占据了最尊贵之地,紧挨着楚王宫以北的主城大街,比邻建府,占地极广,仅令尹府一座议事堂就好堪比一座小渚宫,听闻了“黄批事件”的若敖氏族人,论资排辈,从令尹所坐的最高处的白玉阶之上,由上往下,是若敖氏的二房,三叔,大房,三房,四房,还有其余旁支兄弟叔伯,或坐或站,占据了大半个楚忠堂。

    这座由第一代楚武王赐名为“楚忠堂”的议事堂,此时犹如一口烧热了的油锅,有人向其中泼了一碗冷水,顿时炸开了锅。

    而这碗冷水却是由他们的“太子爷”若敖子琰泼出的,未来在楚国绝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他,选了一条就连普通男子都不会选择的路,成了公主驸马,闹了天大的笑话也就算了,如今却因为这婚事,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攻讦。

    若敖氏,三百年荣耀,岂能因一人,毁于一旦?

    整座楚忠堂内,此时除了子般这一支嫡系还算安静,其余三家还有叔伯兄弟相互之间吵闹不休,根本不给当事人任何一句说话的机会。

    “二弟,这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坐在左下首第一位,身为司马的若敖子良,眉头紧皱,问道,“是不是哪个政敌故意陷害于琰儿。”

    “二哥,我就说琰儿平时太招摇了!看吧,被人忌恨了吧,只是如今更好把我们大家都连累了。”右下首第三位的四叔一脸幸灾乐祸地说道。

    “二堂兄,不愧为二堂兄,每次事件都轰动大楚,小弟真是佩服。”若敖子克站在下首敲着折扇,一脸戏谑说道。

    若敖子琰的几个庶弟庶妹面面相觑,大哥怎么就成了寡人之命?

    奈何这御赐金匾的楚忠堂没有他们发言的份。

    “娘,大哥不是要娶公主吗,如今是不娶了吗?”若敖雪挽着王夫人的手臂在她耳边小声问道。

    王夫人横了横缺心眼的小女儿,“雪儿,今日少说话,别给你哥哥添乱!”

    “噢!”雪儿吐了吐香丁,只见仅次于子般坐在左下首,一身武服,辈份最高的三爷爷,戴着翡翠扳指的大手重重拍在红木桌上,粗豪的嗓子大声命道,“子般,你赶紧想想法子,绝不能因此流言断送了我们琰儿的大好前程!”在他心里,若敖子琰就是若敖氏这代最优秀的继承人,其才华不下于先祖若敖子文,可是转眼间,从前途无量的令尹继承人成为前途无亮的驸马,然后一个月不到,又被传出此等不利于他的流言,这若是无人暗中下黑手,根本无法相信。

    “我们若敖氏,一定要给琰儿讨回公道!”

    三爷爷拉着身旁站着的嫡孙,大手虎虎生风地拍着桌子,表明他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