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章 父为子纲(谢谢龟仙人的10000打赏)
    令尹府平日处理奏折的内书房,大门紧闭。

    此时书房内,十分安静,父子二人,一坐一跪。

    管家埋着头,缩在角落里,不想被父子二人之间的杀气给伤到了。

    长身立在长案后,令尹子般,低头看着从出生到现在二十年,双膝只跪过君天地祖宗,就连三爷爷,父母都鲜少跪过的嫡子第一次郑重跪在地上。

    琉璃宝玉雕琢而成的沙漏里,金沙一点点滑落。

    沙沙……

    终于开口,大声命道,“你自己请旨赐的婚,你自己给我退了去!不要等我去退,就不会是退婚这么简单。届时这新封的太女,是怎么上去的,本令尹就怎么给你一并拉了下来。”

    跪在地上的若敖子琰,脊背依旧挺直如山,平静地回道,“父亲,这婚不能退!退了,就是中了幕后之人的诡计,并且坐实了我‘寡人之命’的流言,所以才退婚保全性命。”

    令尹子般肃眸端颜,大手重重一拍红木书桌,沉声问道,“那些,你还击椒儿,克儿的鬼话,留着说给你自己听吧。为父,只最后一次问你,你退不退婚?!”

    “儿子心意已决,旦请父亲成全!”

    额头滴血,双手枕地,叩首不起。

    如今渚宫上下都已经传遍了楚王要收回婚约,可是他的儿子却还给他说,只要一日未下旨,婚事就不能停。

    这是他想不停就能不停的吗?

    哼!

    “混账东西,你心意已决?!”令尹子般闻言命管家抽出角落里梅瓶中插着的藤条,大声问道,“当初你背着我偷偷请旨赐婚,为我若敖氏惹来天大笑话,我这张脸让你丢尽了也就罢。而今大王都要收回婚约了,你还想怎样?你这是要将为父这张脸彻底踩在脚下!”

    “今日,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父为子纲!”

    “打!给我狠狠的打!”

    “是是,大人!”管家叠声应道,紧了紧手中的长藤,可是还未动手,就感觉掌心湿透。

    这可是大人有生以来第一次命他打公子!

    他真的要打吗?

    “怎么还不动手?是要本令尹亲自动手吗?”

    令尹子般气极,一把夺过长藤,亲自上手,“啪-啪-啪”的抽打着。

    “这婚,你退还是不退?”

    “我不退!”若敖子琰双眼坚决,咬牙回道,即使背后皮开肉绽,也不松口。

    内书房外,王夫人焦急地等在外书房,“老爷到底有什么不满的!比起一个相位,这可是太女驸马,在未来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说不定……”说不定未来我孙子就成了楚国的大王,才不稀罕这一个令尹之位。

    王妈妈大胆地上前捂住王夫人的嘴,“我的好夫人,后面的话可说不得,想不得!”然后左右四顾了一下,挥了挥手,让侍侯的下人全都退了出去。

    “我省得,王妈妈,这不是就我们两个人,在自家家里吗!”

    王夫人以手帕掩面收了嘴,把她那些心思都收进肚子里,死死捂住,转而说到那些流言非语上,“莲儿,你说怎么会突然又传出琰儿那张命书,明明除了我们决计没有第四人知道此事。”

    王妈妈闻言也是眉头紧皱,“是啊,当年知晓此事的人,令尹大人该打杀的打杀,发配的发配了,我也是觉得蹊跷。难道是令尹大人的书房失窃了不成?此事,可是连公子都不知道的,别说其他几房了,我们提都未提起过。”

    “如今被人爆出来了,真不知是何人所为?”王夫人揪着手帕一脸忧心,“到底是有何居心?”

    “噼啪”的巨响声,隔着内书房的大门传出。

    内书房里陡然响起瓷器重重摔碎的声音,一声“不孝子!”的怒吼接着传了出来。

    王夫人闻声紧张地什么女子不得擅入书房重地的规矩也不顾了,推门就冲进内书房,看见被捂着额头,流血不断的亲子,哭道,“好好的,令尹到底做何发这么大的火气!”

    若敖子琰一手捂着被瓷器磕破的额角,鲜血顺着玉雕似的容颜蜿蜒流下,而后背上更是可怖,皮开肉绽,血色浸染了他一身玄色三尾凤少师朝服,可是他清俊无双的面容上,仍然笑意不减,与对面年过半百,气度儒雅不凡的令尹子般,父亲子间,除了那丰润挂血的唇角,无论一个眼神还是相貌,九成九相似,就连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威仪,宁折不弯的傲气,也像足了十成十。

    只听他丰润微启地缓缓说道,脸上是骄傲无比的神色,“父亲,自三岁时,你就命我五更起,三更睡,以简识字;六岁时,父亲又命我离开母亲,以书房为寝,日日旁听各位大人之言;十岁时,父亲命我在两个公主选择一个,陪读观察,以图大事;十四岁时,父亲命我独自处理前庭大小政事;十八岁时,父亲说我可以入朝为官了,于是我从一个左史开始做起;二十一岁时,父亲又说我该娶妻了,于是我在郢都所有女子中,选择了她。”

    “此一生,我都在按照父亲为我规划好的道路,一步一步地往上走,直到有一天,走到父亲期望的那个位置。”

    “你这是在怨恨我这个父亲从小到大什么都替你作主了?”若敖子般闻言眉头深皱,一脸阴沉地问道。

    若敖子琰平静地摇头,“我知道父亲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好,为了我若敖氏好,所以我觉得父亲为我安排的路都无比正确。只是儿子有儿子的抱复,儿子不甘心只是做一个区区一国令尹,不甘心永远臣服于他人脚下。”

    一双幽深的眸子,在这一刻终于显露出睥睨天下之势。

    令尹子般被那双眸子俯视着,顿时觉得强硬的腰肢也弯了两分,不禁骂道,“给我闭嘴!这话是你能说的吗?”

    “对对,琰儿,这话不能乱说!”王夫人也急急地想捂住儿子的嘴。

    “父亲,为什么不能?”

    “如今整个郢都的人都在传我有‘寡人之命’,难道说错了吗?”若敖子琰斥之以鼻,染血的脸庞,剑眉一侧微挑,不屑地轻笑一声,“在儿子的字典里,就从来都没有“输”之一字,自然也没有“怕”之一字。不过一个手下败将,庸国亡国奴,也敢在我楚国兴风作浪,真是不知死活!”

    “好,你惹出来的麻烦,你自己解决,我不管了!!”令尹子般气结,“但是,你给我记住,只要你敢给我若敖氏惹上一丝麻烦,我第一个废了你!”

    “不管我是不是你的父亲,首先我是若敖氏的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