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章 严父慈母
    鹿鸣苑中,王夫人将若敖子琰按在牙床上,哭道,“琰儿,你可还好?你父亲,这次实在太心狠了。”

    若敖子琰看着满眼着急的王夫人,握了握她的手,“母亲,我没事。这事是我不对,为若敖氏惹来麻烦了。”声音有些嘶哑,他试着动了动身子,背上虽然很痛,但是还能走动,应该没有伤到骨头。

    “没事,你总说没事!”

    “三岁起,他就让你五更起,三更睡,那么小的孩子,每日觉都睡不够,就开始念那破折子,你跟娘说没事;六岁起,他让你搬去书房为家,身边连个同龄玩伴都没有,都是比你大上二三十岁,可以叫叔叔爷爷辈的人,你也跟娘说没事;十岁起,他又说大王要选陪读,让你进宫,这一读又是八年,母亲一年到头就没有见过你几面;好不容易你十八岁成人了,他又安排你入朝为官,娘又整日整日见不到你人;如今你就要成家立业,可是他又把你打成这样……”

    王夫人心疼地看着若敖子琰青紫的额头,忍不住又红了眼眶,背过身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珠,然后接过王妈妈递过来的参汤,小心地喂他喝下去,“哪个做爹的,儿子惹事了,不是在后面忙前忙后,收拾烂摊子的。”

    “你看那个吴侯,生前在世的时候,不知道给吴越那小子擦了多少屁股。”

    “轮到你,怎么就得儿子自己解决?”王夫人絮絮叨叨的说着,可是眼中难掩一抹怨色。

    若敖子琰一口一口喝着王夫人喂的参汤,浑身上下顿时都好受了许多,闻言展颜笑道,“母亲,那您也不是吴侯夫人,而是令尹夫人,所以总归是不一样的。”

    “哼,你就是每次向着他!”儿子不向着自己,王夫人心里嫉妒如狂,将汤碗往小边桌上一隔,玉指点着他的头,赌气说道,“看娘以后还管不管你?”

    若敖子琰闻言立即伸出一臂搂着王夫人哄道,“如果没有严父,我怎么能体会到慈母的好呢?娘。”

    “呵呵……”王妈妈在一旁,捂着嘴低低笑着,将沙布上涂好的伤药展平,递到王夫人手中,笑道,“夫人,该给公子上药了,这伤可耽误不得,不然公子这好相貌毁了,您还心痛呢!”

    “哼,所以才说他父亲狠心,我本想让人给你请御医的,可是你父亲不准,说你一日不回心转意,就让你一日如此受着。”王夫人狠狠掐着手中的白纱,就像是掐着令尹大人的胳膊肉似的狠。

    令尹府那是不亚王侯之家,生病了不说请御医,连府上的大夫,令尹子般都不准,她身为妻子想违背又不敢,可唯一的嫡子伤成这样,她就担心从小连块油皮都没有破过的孩子,会大大伤了身子。

    为此,她和令尹又吵了一架,还被他骂作妇人之见。

    都是她这个慈母才养出了这个劣子。

    存心想气死他!

    若敖子琰心中了然,丰唇微勾地说道,“母亲,这点小伤,无碍的。别忘记了,你儿子就是神医,连大王都能从鬼门关拉回来,何况区区皮肉之伤。”

    “好好,你本事了!什么都无碍!那快给自己看看,别到时候让你那公主媳妇看见了,可着劲地嫌弃你破相了。”王夫人酸溜溜地说道。

    “呵呵,她就算嫌弃,也逃不出儿子的手掌心。”若敖子琰有恃无恐地说道。

    “哼!那娘就擦亮眼睛,等着看了。”王夫人一阵无语,儿子这么傲娇,未来媳妇到底知不知道。

    屋中闷热,若敖子琰让人开了窗子,三足青玉香炉中青烟袅袅,被风吹散,屋中立时盈满了淡淡混着龙涎香的冷香,然后又命人将这一日送进令尹府的奏简全部截了下来。

    王夫人眼见儿子一卷卷翻着那些枯燥无味的奏简,脸色越来越凝重,长长的沉默里,忍不住好奇问道,“琰儿,这个长公主,到底是个怎么样的?”

    为了她,好好的儿子夜不归宿,如今还和丈夫大吵起来,又被重罚了一顿。

    若敖子琰的声音,若有所思地响起,“她么?时常喜欢跟我顶嘴,不爱听话,还老是到处惹事生非,最后弄的一身伤回来,惹我心疼……”

    王夫人闻言皱眉说道,“若是这样的长公主,也太不招人爱了,没有个女子的样子。天底下比她温柔可人,知书明礼的小姐,比比皆是,琰儿,你又何苦违背了你父亲的意思!”

    受这一顿毒打,这是从小到大,他从没有受过的待遇,她的儿子一直都是侥侥者。

    从小到大,她都只听到所有人对他的赞誉,丈夫对他的期许。

    从没有像今日这样的发过火过。

    没什么表情地阖上一卷又是反对他们二人成婚,有碍大楚国运且另择驸马的奏简,若敖子琰抬起头来,幽幽说道,“母亲,那都是我在的时候。我不在的时候,她比谁都坚强,比谁都努力。流过的血,落过的泪,我都不曾看到。”

    “是么?天下竟有这样的女子……”王夫人不解,在她的认知里,女子都是依附男子而生,流血落泪那也都是男人的事。

    不多时,清浦就走了进来,一脸愁眉地跪在床边,低声道,“公子,令尹大人换了鹿鸣苑的侍卫,各个门也重新换人守死了。”

    听得此言,若敖子琰剑眉轻簇,知之莫若父。

    如今他连下床都困难,更别说打探消息或者进宫了,都不可能。

    父亲还真是防他防备的紧!

    “拿笔墨来。”

    时间刻不容缓,若敖子琰挣扎着撑起身子,磕破的额头上立时汗珠混着血珠侵出,提笔迅速写了几封信,交给清浦,“一定要送到公主手中。”

    “是!”清浦把书信揣到怀里,低头迅速出去安排了。

    直到月上中天,清浦才回来,若敖子琰接过他带回的几封回信,“待会你就去暗卫营里,把八大暗卫调过来。”事情比他想的还要严重,如今若敖六部的调兵权也被父亲收回去了,楚王又动了真怒,怕是此事再难有转圜的余地。

    父亲更是铁了心要拒了这门婚事。

    一定是不会帮他的。

    “是,”清浦应了一声,爱笑的脸上,也忍不住显出愁容,“公子,以后我们怎么办?”

    若敖子琰放下手中的信件,扶着额头,闭了闭眼,待睁开双目之时,已带上了点点森凉的笑意,“离大婚只有半个月,可是楚王此时叫停,只怕这幕后之人正高兴着呢!”

    “公子,要不我叫二部暗中调查一番,此事确实不简单。”清浦说道。

    “你去吧!”

    “是!”清浦却是知道,公子露出这幅神情当真是心有计较了,便安心地退下了。

    清浦当夜就召集了暗卫营里最优秀的八大暗卫,“公子,八大暗卫全部到了。”

    若敖子琰点了点头,这八个一等一的暗卫是他这些年私下里重金培养出来的,原先还有四个,可是他却给了芈凰,如今皆在军中挂职,除了霍刀他们四个,这八个就连父亲也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就备着不时之需。

    “今日叫你们前来,是以防万一,就留在府中监视各房的一举一动吧。”

    “是,公子!”八人同时领命。

    “那去吧!”八道黑影闻言顿时消失在屋中,身法诡异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