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章 不要来了
    “你可听说过庸国使臣也进京了的事?”

    若敖子琰半抱着她,剑眉微挑,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那位父王似乎有意要和庸国讲和。”芈凰一脸正色地说到,这几日透过若敖子琰的细作收集来的各种谍报,如今的楚京可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平静或者喜气,各国的探子趁着这次她的大婚都混进了郢都。

    庸国此次战败,更是借着这机会用大车拉着金银珠宝,四处贿赂她楚国官员,想要压下战败的条件,以最小的代价收复被她楚国攻下的城池。

    若敖子琰点了点头,沉吟片刻说道,“嗯,已经有人向楚王进言,此次联合秦巴二国大败庸国已振我楚国声威,议和时应该体现我楚国之大度。可是楚王这样想,也要看巴国和秦国答不答应,三国会盟于楚,其实早就有了瓜分庸国的打算。”

    “要我说,就应该趁此次三国会盟,逼庸国服首称臣,三分庸国,从次大周再无牧誓八国之一的庸国,纳入楚国,并为上庸县。”芈凰闻言说道。

    庸国大战三年,她深知庸国多群蛮,不开教化,最爱出尔反尔,若是此次大胜放过他们,他日群蛮诸夷必会卷土重来为祸,而他们庸国那位前世极为聪明的三公子到时回国,就犹如放虎归山,迟早成为一害。

    楚王若只是想借此机会彰显寡德,还不如趁机会为楚国争取几座城池。

    “如今因为一个不知真假的批命更是搞的楚国内政不稳,岂不知这很可能就是庸人的计划!”

    “你怎知就是庸人的诡计?”若敖子琰挑眉说道。

    “除了庸国能于此事中得利还能有谁,吴王妃?那她未够胆子也够大了吧。”芈凰想不出此事还能对谁有利?

    没有反驳芈凰的话,若敖子琰却突然问起了另一件事,“你对成嘉的印象如何?”

    芈凰暗自拧眉,不知他突然问此话为何意,“你为何又突然问起他?”

    若敖子琰慢悠悠地回道,“因为我在想哪一天,要是我不是驸马,楚王会不会把他指为你的驸马。”

    芈凰一脸惊吓,这种话也是随便乱说的,“他都有婚配了,怎么可能?”

    “如今我若敖氏被大王记恨上了,而你身为太女,身份尊贵,自然要寻京中一世家清白的公子匹配,他虽有婚配,可又没有过明路。”若敖子琰煞有介事地说道,“而且为什么是没有可能?而不是不想。”

    芈凰闻言皱眉,“你这又是闹什么情绪!”

    “还是凰儿觉得这驸马是谁都可以。”若敖子琰气愤地说道。

    “若我真是那样的人,父王说什么就是什么,那今日又岂会来看你。”芈凰拧眉气道,“若你真这样想,那我也不用自作多情,跑就任由父王为我作主好了。”话毕,拂袖大步离去。

    若敖子琰见状赶紧拉住生气欲走的芈凰,一把从身后抱住她,“我只是气愤我这驸马还没有被撤掉呢,有人就已经开始动心思,说大婚在即,为免诸国使臣白跑一趟,临时换一驸马,而有些大臣恰恰推选了成嘉。”

    “哼,那也不是我要的,你也能迁怒到我身上。”芈凰生气地道,“你还说你不无理取闹!上回为了芈昭一盒胭脂,今日为了他人一封奏简,根本还没有影的事,每次都能和我闹上。”

    若敖子琰笑看着芈凰满是怒意的小脸,伸手扳过她的身子,低头以唇封缄说道,“那都是因为我太在乎你,所以才会吃醋,生气。而凰儿,都不懂我的心意,我岂能不急。”

    “混蛋!”芈凰恼恨地骂了一句,她要怎么才能叫懂?

    察觉到若敖子琰的不轨意图,芈凰挥手去打,“滚开!别碰我。”

    “你刚刚将我背上包扎好的纱布又给挣开了,难道你真想我就此不好了?”若敖子琰将衣襟一拉,露出里面用白纱缠上的光洁胸膛,芈凰见此立即蒙上眼睛,叫他赶紧将衣服拉好,至此,若敖子琰终于成功搂住了芈凰,将唇再度贴上她那双玫红色的唇瓣上。

    一日不求,一吻思狂。

    芈凰心中暗恼,他这是占便宜占成习惯?

    若是这大婚真不结了,以后她还能嫁谁?

    打又不能用力真打,只能用手去轻推他,“我嘴唇都被你咬出血了,我还怎么出去见人!”

    若敖子琰唇瓣贴着芈凰的唇瓣,闻言幽幽离开,看着她唇瓣上被他咬破的地方,眸光含了一丝魅意,“反正待会我也要上药,到时候我给你涂涂?先让我再亲会。”话毕打横将她一把抱起,往床榻上走去。

    芈凰无语,“我觉得外面的人一定眼睛都瞎了,居然会觉得你雕颜若玉,含彰若彩?”

    “只要凰儿没有瞎就好!”若敖子琰不在乎地道。

    “放我下来,你要抱我去哪里!”芈凰暗恨,明明都受了伤,每次还是挣不开。

    “你又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想你帮我擦药。”

    若敖子琰一脸你又想歪了的表情,缓缓放开她,然后从床头的玉盒中取出一只玉瓶递到她手中,“伤口真的被你挣开了,你看,又流血了。”然后背对着她,将亵衣整个拉了下来,露出缠着纱布的光洁裸背。

    芈凰见此,丽颜飞红,目光飞闪,拿着手中的玉瓶也不知道涂还不是涂。

    “快点,凰儿!”若敖子琰背着她催道。

    犹豫了半天,芈凰终于用指尖沾了药膏轻轻抹在若敖子琰背上的伤口处,她动作轻柔,温热的指腹带着冰凉的药膏流连在如玉的肌肤上,身下挺拔的身影微微轻颤,她似乎能清楚地感受到那股疼痛从他身上传来。

    想到他从十岁进上书房,就连潘太师一戒尺都没有挨过,如今却因为他们的婚事挨了这么多藤条。

    手下的力度忍不住又轻了一些。

    给他涂好,他却接过药膏,抹了一点轻点在她唇角边上,看着他雕颜玉表的容颜,认真的神色,峨眉微簇,丽颜飞红。

    她想着这就是喜欢吗?

    她想起若敖子琰说的那句“我对你岂止是喜欢?”

    可是为何她觉得喜欢是一件很重的事情?

    重到她只要想着若是有一天,她真喜欢上若敖子琰,而他若是有一天,像父王背叛母后一样背叛于她。

    就连心尖都开始颤抖……

    “想什么呢?”若敖子琰停下手,见她脸色不对,出声询问。

    芈凰扯了扯嘴角,“没什么!”

    若敖子琰深深看了芈凰一眼,将她拉在怀里,二人依在偌大的象牙床上,玩着她的一缕长发,慢声说道,“要不今日就不要回去了,好吗?凰儿。”

    芈凰没好气地瞪着他,“你这是想明天整个若敖府的人都来捉奸吗?”

    “若是这样,我就不用担心楚王废了我这个驸马。此生,你嫁谁都不得,除了我。”若敖子琰眸眼深沉地看着她幽幽说道,“上穷碧落下黄泉,你都得跟着我。”

    芈凰暗自翻了个白眼。

    他这是打算跟她耗上一辈子了吗?

    万一父王真取消了他们的婚事,她能怎么办,难道抗旨谋反不成?

    外面传来清浦的声音,“公子,夫人来了!”

    “快点松手!你娘来了,真想要让我无脸见人了。”芈凰峨眉一拧,赶紧挣开他的怀抱,翻身下床,若敖子琰在她耳边快速地低囔了一句,芈凰已经趁这空隙端坐在桌边。

    若敖子琰皱着眉头看着她,对门外的清浦说道,“请母亲进来吧!”

    “是,公子。”

    听了王妈妈的消息,匆匆赶来的王夫人推门而进,一眼看见若敖子琰衣裳半敞地躺在床上,而一个年轻女子端坐在桌前,见到她了,既不起身,也不行礼。

    王夫人不禁端起未来婆婆的架子,看向儿子明知故问道,“这么晚了,这位姑娘是谁?”

    若敖子琰唇瓣勾起一抹冷笑,应道,“母亲,觉得是谁?”

    王夫人闻言调转目光看向芈凰,芈凰身子一僵,一张小脸木然地回道,“听闻少师受伤,特地前来看望!芈凰见过夫人,这么晚打扰了。”可是却连个起身弯腰见礼都没有。

    既谈不上恭敬,也谈不上失礼,至少问好了。

    王夫人一颗滚烫的心,立时,八凉八凉的。

    “时间太晚,芈凰就先行回宫了。祝少师康复!”芈凰起身快带说道,然后告辞了一声,就离开鹿鸣苑,半点不作停留。

    “唉,怎么我一来,就走了?”王夫人一脸不解,难道是她把未来媳妇吓跑了吗?

    只听若敖子琰在身后说道,“若是不想来,以后就别来了!”

    “是,少师!”芈凰闻声应道。

    屋里,王夫人看着离去的芈凰,满头疑惑地看着儿子,问道,“儿子,这位就是太女吗?”

    若敖子琰容色难辩地点了点头。

    “你平日就是这样与公主的相处吗?”王夫人问道。

    长长的沉默里,若敖子琰不置可否地拿起床头没有看完的奏简,继续阅读。

    王夫人若有所思地离开,拉住屋外的清浦问道,“你家公子在宫里就是这样和公主相处的吗?”

    清浦也不明白,明明很好的两个人,怎么突然就闹掰了,“公子和公主二人时不时是会吵个小架,斗个小嘴,不过大多时候都挺好的,恩爱甜蜜有加!”

    清浦想到那些奏简上的内容,猜道,“可能公子听说有人要给公主指婚,又吃醋了吧。要不就是公主害羞了,毕竟是第一次见夫人,我大姐当年成亲的时候,也不好意思。”

    自己的儿子,自己还是了解的,认定的人和事,就绝对不会松手的,如今婚事受阻,肯定心里不舒服,加上新媳妇又是半夜偷偷来看,心底难免害羞,王夫人点点头,思忖着,“既然令尹不帮忙,我这个做娘的怎么都要帮儿子和媳妇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