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章 金银开路
    主城大街以南,南城大街上,相对于北城大街却又是一番景象。

    豪,一种豪强林立的豪。

    长达十里的南城大街上,同样一路红灯高挂,手持兵甲的护卫,祥云石砖铺道,一排望过去却都是高门大户,郢都城剩下的大半高官显爵怕是都住在这一条街上了。

    一辆漆黑的马车停在成府门前,一身黑色短打皮肤黝黑的车夫将马车停好,掀起门帘,对马车内的人说道,“瑜公子,左尹府到了。”

    容瑜闻言伸出一只修长的手,然后摘下斗笠,露出一张微微发黄的年轻俊颜,只是笑起来有几分苍白,可见刚刚是经过一场生死大难,车夫见此立马上前相扶。

    没有说话,微微咳嗽两声,容瑜扶着那伸来的黝黑手臂,走下车来,抬头只见一座古朴森严的门庭,上书“左尹府”。

    一个门吏模样的下人出来,看着一身气度的年轻公子和黝黑仆人,还有十几个高大魁梧,眼神凶悍的庸国蛮子,明显都是蛮夷之人,一脸鄙弃地挥手说道,“你们是何人?可知此地是何处,也是你们能来的?”

    “快滚,快滚。”

    容瑜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抬眼示意车夫带那位门吏走向车边。

    “唰”的一下,门帘掀开,露出里面码的整整齐齐一整车金铢。

    黄光澄澄,足足堆了大半个车厢。

    原来刚才容瑜正是挤在门边坐着。

    下人顿时双眼一亮,掩住惊讶的嘴,连连说道,“贵客稍等,我这就进去通传我家大人。”

    车夫阿蛮闻言快速放下门帘,然后塞了一粒金铢到对方袖中,用着别扭的楚地方言,拱手说道,“那有劳了。”

    “不客气,小人应该的,贵客请稍等。”下人进去一会就跑了出来,说道,“容公子请进,我家二公子在后院有请!”

    “是成嘉,成二公子么?”容瑜闻言一脸惊喜地问道,没想到他运气这么好,一来就遇到这位后世有名的楚国第一异姓令尹。

    “正是!”下人不知道容瑜为何一脸激动,一脸莫名其妙地看向对方,只当对方有事相求。

    就连阿蛮也一脸莫名,自从庸国战败,三公子大病初愈后,就很少见到公子激动了,唯一一次激动,就是从战场上刚救回来的那几日,又喜又忧,像疯了一样,然后争了这本来不需要他出使的差事,来到楚国。

    “好。”容瑜整了整仪容,平定一下心情,然后命车夫把车从后门开进去,自己跟随成府下人向里走去。

    走进古院精舍的一瞬间,就被草亭中正在浇花的年轻月白长衫的男子所吸引,然后加快脚步,一脸仰慕地走向亭边,拱手拜见道,“庸公子容瑜,见过大名鼎鼎的成氏二公子。”

    其激动的情状不似作假,成嘉却缓缓勾起一抹笑。

    楚京千年老二的名声,好坏参半,也值得如此恭维?

    成嘉看着容瑜,眉眼含笑地点了点头,轻飘飘地开口说道,“没想到庸国三公子瑜,今日竟上了我成府的门,你那车金银还是拉回去吧,我成氏是不会收的。”

    容瑜顿时激动的心情像是泼了盆冷水,跌倒谷底,想想对方可能不知道自己手上的筹码,连忙笑着说道,“二公子不用拒绝的太早,何不听容瑜说上两句。”

    “好!”

    成嘉饶有兴趣地点点头,放下手中浇水的银壶,邀请来人入座,并吩咐侍女上茶。

    容瑜闻言微微一笑,知道他这话已然是有戏。

    身为前世庸国之主,前世十多年养成的气度,让容瑜坐下后,不卑不亢地说道,“想必成公子也是极聪明之人,如今楚国上下皆传出若敖氏有子天赋寡人之命,被楚王忌惮,自顾不瑕。这三国会盟的谈判主使怕是要落到成左尹头上,而如今真正能左右大王心思的也只有左尹大人一言。”

    “所以容瑜才厚着脸皮求上门来,放我庸国一马,我庸国愿以往后十年税贡十分之一敬献左尹大人,而这车上之物,不过只是开始。”容瑜一脸赤诚地说道。

    成嘉不由自主地高看了来人一眼,点点头又道,“三公子初到我楚国,已将我楚国上下摸的一清二楚,看来所送金银不止这一车。”

    容瑜一脸谦逊地拱手,“成公子过奖了。”

    然后递了一顶高帽子,又道,“我知道以成公子之手段,不可能不知容瑜进城之后,这几日见了哪些人,做了哪些事,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所以还望公子,既然如此,不如好人做到底,容瑜见过左尹大人之后,再行离去。”

    成嘉看着亭外躬身站着的公子容瑜,良久叹道,“恐怕楚国没人知道是庸三公子亲自来楚,做这使节说客,不知秦国和巴国两方如今是何意思?”

    容瑜闻言点了点头,叹道,“不出成公子所料,秦巴两国使臣表示此次皆以大楚马首是瞻,是灭是贡,此事如今就看左尹大人一人意思了。”

    成嘉只是轻笑了一下,借着侍女的手又轻抿了一口茶,徐徐吹了一口茶沫,抿一了口清茶,才又半掀起眼敛看着容瑜,缓缓说道,“在嘉看来,应该是诸事都逃不过三公子的谋算才是,这黄批事件一出,断了若敖令尹的主使官的位置,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一缕枕头风,大事可成。”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二公子的一双法眼,若是事成,瑜还有其他法子可以叫若敖氏永世不得翻身。”

    “故还望成全我庸国自保之心!”容瑜说完这一句,谦卑地一低头,也不再说话,只等对话一个准信。

    心中,却是十拿九稳。

    这位前世扳倒过若敖氏的成氏令尹,怎可能放过他送到手上的绝佳机会。

    成嘉闻言又点点头,挥手说道,“你的心,我理解。谢谢容公子今日送来的消息,带着这一厢金金白目,请回吧!”

    容瑜眉头微皱,双眼不可置信,连忙说道,“有我庸国倾国相助,公子必可早日达成宿愿,为何拒绝?”

    成嘉柳眉轻皱,一双云淡风轻的修眸终于对上来人。

    容瑜心底一惊,只见对方却起身走向亭边,仰头看着笔直通天的紫竹,与草亭齐高,穆然回首问道。

    “你怎知我平生宿愿?”

    “这个……”

    容瑜闻言不禁后退一步。

    他不过是仗着前世的记忆判断的,该怎样回答才不会让他起疑。

    脑中飞快地转着,容瑜迅速说道,“若敖氏如今权势滔天,其他各大氏族皆被其打压,成氏仅次于若敖,却处处受其所制,若还想发展,换作是我,必会将他们拉下马来!”

    成嘉笑了笑,并没有奇怪他是如何猜到,而是沉吟片刻。

    “可是,你却不是我!”忽然笑道。

    左手伸进一个紫玉碗中,成嘉抓起一把混着紫竹种子的肥料,洒在草亭边的紫竹林上,又拎起桌上那把银壶,将水浇在泥土之上,然后低头看着亭外,紫色的种子混在泥土里,随着他倾壶洒水扎入泥土之中,再也看不见踪影。

    容瑜看着他慢条斯理做着下人做的事情,却没有半分不悦,反而十分自然熟练。

    只听他声若轻语地说道,“你虽替我在楚王心中埋下一颗种子,只等来日再洒下雨滴,就会生根发芽……”

    容瑜闻言有戏,旋即大喜。

    他这一举动,果然做对了。

    “是的,只要我们在楚王心中种下一棵种子,迟早我们都能扳倒若敖氏。”容瑜忙一股作气说道,“然后再谋划上几件大事,若敖氏一灭,成氏必然会成为楚国第一令尹,取若敖氏代之。”

    成嘉点点头,轻语道,”容公子身在庸国,没想到竟如此聪明,不点即透。“

    容瑜闻言大喜,大事可成了。

    “来人,送客!”只见他话毕将手中的水壶往桌上一搁,突然走出草亭,大步离去。

    容瑜一怔,他这是连扳倒若敖氏的机会都不要了吗?

    在一旁侍候的下人也一怔,二公子这是将庸国十年的税贡都给拒了吗?

    “二公子,二公子,你怎么不问问成左尹的意思?这样未免独断专行了。我庸国矿藏丰富,只要此事可成,我可以代表我父王再割让出五座青铜矿出来。”容瑜追在后面,焦急地说道,可是突然草亭中冒出几个一身武功的玄主有侍卫,将他一叉,轰出了成府。

    成嘉闻言回头,云淡风轻看了一眼被暗卫往外拉的容瑜,轻声说道,“你庸国都是我楚国的了,何况区区五座铜矿和十年税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