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章 自己去争
    待容瑜离去,精舍旁边一座议事花厅的木门,忽然从内左右敞开。

    一个两鬓斑白,身着身藏蓝色四尾凤袍左尹官服,身材微微发福的老者,仰靠在主人的位置上,大手中捏着三颗东珠,在掌心转来转去,此时正由着一个玉臂丰胸,浪笑着的女姬为他整理着凌乱的官袍,然后就着女子一双柔夷送上的茶盏,抿了一口浓茶,吐出胸间一口浊气,才大手一挥,屏退身下左右簇拥的几个女姬。

    艳丽而妖娆的年轻女子们齐齐系好酥胸半露的衣衫,半跪着退出花厅。

    六鼎檀香炉,有女子在出去前,用银勺拨了拨里面的香料,醉人的幽香,冉冉升起,形如远山,香气袅绕,飘散一室,可是却怎么也遮不住屋内刚刚一室的靡靡之意。

    成得臣半仰靠在软榻之上,声音低沉而冷然,没有一丝起伏地问道,“二公子呢?”

    房门外响起下人的声音,“禀大人,二公子过来了。”

    旦见年轻的男子走进,出声问道,“那个容瑜可走了?”

    “是的,父亲,我已经将他打发走了。”成嘉敛眉恭敬地回道。

    成得臣一眼就看见成嘉上着夹板的右手,眉头深皱,一脸不悦地问道,“明知马上就要入朝为官,居然还把手伤成这样。这趟进宫,究竟是怎么伤的?贤儿,这么大的人,真是越来越不懂事,还要你这个弟弟为她遮掩丑事。”

    墙边的烛火噼啪爆出一丝火花,隔着圆桌远远站着的成嘉,柳眉微簇,抬起头来,解释道,“父亲,是我自己不小心练武,撞到了某个侍卫的长剑才受的伤,跟二姐无关。”

    “哼,你就袒护她吧!早晚会害了她。”

    成得臣眉梢淡淡一挑,心有不悦,但是对于这明显敷衍的说词也懒得多说。

    从小到大,这个二子不想说的,是决计从他口里问不出来的,反正也是无关大雅的小事。

    转了转手中的三颗大东珠,成得臣慢条斯理地开口说起正事,“就连庸国都看出来了,你也该预计到,不日大王就会命我做那三国会盟的代言人,到时准备如何做,可有想好吗?”

    “容瑜来之前,我已经整理好大庸此战五大罪,正准备向父亲您汇报。”成嘉恭身回道,将他早就准备好的罪状递了上去。

    父子之间,不像父子,倒像君臣。

    疏远刻意,谨守尊卑。

    “嗯。这庸国三公子的话,你怎么看,秦巴两国,到时可会倒戈相向?”成得臣沉吟一声。

    “今日这位三公子之话不可尽信,一旦我们答应他们的许诺,给了庸国苟延残喘之机,他日必会卷土重来,再想借秦巴两国灭庸,就并非此战这般容易了。”

    “嗯,此次庸国大胜,我们楚国为先,定是要分上一大杯羹,尤其要将庸国都并入我楚,纳为上庸郡。”成左尹微微颔首。

    “是,儿子也是如此想。”成嘉点头。

    成得臣拿起他写的奏简,扫了一眼对面的儿子,眼神中愈加满意,大手一挥,“此事就按你的意思去办。不过等四国会盟之后,我就要退下来了,你也做好准备,借着这次四国会盟之际,入朝为官吧。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哥哥早在你这个岁数之前就已经入朝为官了。”

    成嘉闻言颔首,轻声婉拒道,“长幼有序,这左尹之位,儿子觉得还是由大哥来继承的好,孩儿借着这次机会先历练一番再说。”

    “这左尹之位,既然你无心,你的仕途就自己去争吧!为父是不会给你任何帮助的。”成得臣面无表情,冷漠如死水的修眸中陡然升起大争的锋芒,激烈闪动,他扶住女姬的玉臂,一撑而起,紧紧的看着他,一字一顿说道,“只是你要记住,这是一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世界。为父给你的,你若是守不住,也是白给;你若是自己争来的,只要守住了的,自然就是你的!”

    “是,父亲!”那双云淡风轻的眸子定定看着对方,闪动着同样激烈的锋芒。

    “从始至终,儿子都明白自己要什么。”成嘉回道。

    “嗯,那就好,我走了。”在女姬的搀扶下,老人迈起步子,缓缓离开。

    大门大敞,远处成府主院的喧哗的丝竹声悠然的传了进来,一室女香靡靡,令人熏醉。

    成嘉一直负着手,目送着浩浩荡荡的一行男男女女远去,急急赶赴另一场酒肉浴池的狂欢盛宴,回头环视一圈狼藉不堪的花厅,对静安拧眉说道,“把这些全拿去烧了。”

    静安也不多说什么,每次老爷来一次,公子都会烧上一回,尤其老爷这次还在公子的地方和这些女人厮混,指挥着下人,赶紧命道,“来人,公子不喜这屋里的味道。”

    “把这些桌椅香炉全部撤了,拿去烧了,换批新的来!”

    “是!”

    ***************

    成府的大门外,被轰出来的容瑜,不敢相信有人竟然能拒绝他八大牧誓之国十年的纳贡,还有五座铜矿,而将他赶了出来了。

    而且有了铜矿,就能锻造兵器,贩卖诸国。

    这是何其丰厚的巨利!

    “公子,怎么办?成氏把我们拒了。”阿蛮一脸担忧地问道,他们此次来楚,每次只要金山银山相送,还没有哪一位楚国官员会拒绝他们,甚至好酒好菜把他们当作贵客伺候着。

    容瑜闻言脸色也十分不好。

    既然这条路走不通,就只能换另一条路了。

    容瑜出声命道,“去楚王宫命我们的人无论花什么样的代价都要联系到二公主芈玄。”

    “我们不是要请吴王妃为我们说好话吗?三公子,找三公主岂不更好?”阿蛮不解,他们送了这么多金银还不就是为了有一个机会能让吴王妃开口给楚王说上一句好话。

    “不,如果是二公主,她就能帮到我们!”容瑜却摇了摇头,不算出众的容颜一沉,“不过你说的对,三公主这条线,也不能放过。这个女人是八百诸侯王中出了名的银荡之女,后宫面首无数。你叫人找几十个出色的男伶,找机会送给她。”

    阿蛮不理解公子为何肯定楚国二公主会帮他们,但还是依言前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