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章 重生遇见重生
    楚王宫的御花园内,楚王每日下朝归来的必经之路上,此时有人将歌唱起,把舞跳起。

    花团紧簇的花圃之中,乐师奏响丝竹,美人慢姿起舞,香风酒熏,一派纸醉金迷之色。

    地上铺着竹,长案,蒲团,桌上摆着美酒佳肴。

    孙叔敖席地而坐,有美人为他敬酒,有宫人为他打扇,可是他通通挥开,只是着急地追问,“凰儿,你这个时候怎么还有心情听曲!”

    “那我该做什么,表哥?”同样席地而坐的芈凰喝着小酒,幽幽问道,命乐师,女伶不要停。

    “如今整个郢都城都在传妹夫有‘寡人之命’,你至少应该为他去大王面前求个情吧?!”孙叔敖十分捉急,他思忖着这事到底要不要派人赶去通知从宛城赶回的祖父一声,经过这些日子的观察,他觉得若敖子琰人还是很不错的,怎么这个节骨眼上,摊上这种事了。

    对于若敖子琰之事,若是她越往前凑,只怕他和她都死的越快,而她的太女之位也会不保。

    那岂不是自己找死么?

    “表哥这话不能这样说,我们一日没有成婚,他一日还不是你妹夫。况且这婚事本就是父王赐下,若是父王要收回去,我们做儿女又岂能不从?”芈凰小脸不以为然。

    “表妹,你怎能这么薄情负义?”孙叔敖闻言失望至极。

    “叔敖表哥,莫急!”

    “若真是有人在背后造谣,此事定会水落石出。”芈玄连忙起身笑着拉住他,劝道,“我们不如安下心来,歇息几日,你看大姐回来这半个月,接二连三,宫里发生这么多事,哪有什么心思休息一下。按我说这婚事办的也太急了,寻常女子最少都有半年到一年准备的婚期。”

    “嗯,话是这个话,可是……”孙叔敖还想再劝,可是看了一眼拉着自己的小手,雪白柔软,好似一团莹白,不知怎么觉得特别耀眼。

    “还是玄儿理解,我也觉得这婚事太快,如今暂停一下也好。”芈凰闻言阖手一笑,“听贤夫人夸你琴音十分出众,不若今日你来伴奏,她们来跳舞。”

    “好啊!玄儿,还会唱歌,大姐要听什么?”芈玄也来了兴致,起身走到古琴旁,纤纤玉指轻柔一勾一拨,琴弦铮铮悦耳。

    “就唱那首一世婚嫁。”芈凰笑道。

    “好!”

    “歃血飞沙,谁陪我征战天下;

    八百诸侯,谁人攻下,一城浮生若梦;

    画骨成沙,谁怜我花容天下;

    雪漫红纱,枯颜葬下,一抹弹指风花;

    大浪淘沙,谁许我且试天下;

    放逐天涯,红尘释下,一世琴棋书画;

    半城烟沙,谁为我倾尽天下;

    血染朱砂,谁人沏下,一壶杯中铭茶。

    雪月风花,谁留我一缕韶华;

    洗净铅华,谁人写下,一弯敛眉月华;

    水月镜花,谁允我一世风雅;

    覆了荣华,谁人划下,一笔负心情话;

    雍容尔雅,谁等我一生无暇;

    远了天涯,谁人记下,一瞬惊鸿一刹;

    一念之差,谁与我一世婚嫁;

    寂寞浮华,谁人卸下,一片心田防备。”(此词改编自网络)

    随着玉指轻捻,曼妙的音符飞出,芈玄朱唇轻启,温柔的嗓音,一曲凄美荡气回肠的爱情就从她口中娓娓溢出。

    温婉的歌声,如优美的蝴蝶轻舞在百花之间,忽上忽下,随风飘向远方,此时,阳光明媚,倾泄一世。

    透过斑驳的光荫,树下,有女子轻闭双眸,一脸含笑,席地倚在木靠之上,轻轻呢喃,“真是两世都不曾有过的惬意……”

    她头顶上的树枝间,几声黄鹂闻歌轻啼,便成一幅动人诗画。

    孙叔敖没有听清,出声问道,“表妹,你说什么?”

    “表哥,我是在叹,玄儿这歌唱的真好。难道你都不觉得好吗?”芈凰带着几分促狭看着芈玄,只见她目光温柔如水,双颊绯红,自始至终却只看着那一人,而他却傻乎乎地问自己。

    “玄儿的歌声自然好听。”孙叔敖闻言看向百花丛中席地而坐,伏琴而奏的柔美女子,那黝黑的皮肤霎时红的更黑,然后又再度正色说道,“可是你的婚事更重要。”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活该二十有五,还打着光棍!

    芈凰真的该为她孙家人担心一把!

    以后会不会绝后。

    一曲缱绻情深,又如绕指柔,撩人心扉。

    不知拨动了谁今生懵懂的心弦,又不知挑起了谁前世记忆的心弦。

    躲在远处大树后的的容瑜闻声,不禁鼻间一酸,低声说道,“我终于又见到你了,玄儿……”

    暗中收买了内侍官的容瑜,身穿黑色的寺人服,手中握着当年芈玄大婚时,自己承诺要送给她的金色凤簪,只见金色的凤簪身上雕刻着蝇头小字‘维鹊有巢,维鸠盈之。之子于归,百两成之。

    容瑜心情复杂,他无法忘记当年他们初次相遇时,她如今日一样动人的歌声,每一词每一曲,都撩拨着他心底最柔软的地带。

    只记得彼时她站在梨花树下,柔若春花,更忘不了她跟随自己离开楚国,回望郢都寥落的背影,掩饰了太多的心碎和彷徨……

    “铮”的一声琴弦断裂,芈玄捂着玉手,“嘶”的一声轻叫出声,所有的乐曲戛然而止。

    “怎么了,玄表妹?”孙叔敖一把冲到琴案边,握住芈玄的小手。

    芈玄一怔,臻首微垂,小脸顿时通红,轻声说道,“表哥,我的手划破了。”

    芈凰却一笑,看来表哥还不算傻的彻底。

    一来,二人暗地里相互关照多年,感情胜过一般姐妹,对于二人好事,她乐见其成;

    二来,可以减轻她对于芈玄今生的愧疚,毕竟她在楚庸大战中,差点杀了她前世爱侣,庸三公子,容瑜。

    容瑜闻声想要从树后冲出去,可是却被阿蛮死死拉住,“公子,去不得,你的脸,凰长公主可是认得。”

    “不,我要去看看玄儿的手伤的怎么样了。”容瑜不听,阿蛮无法只能抓着他不放手,同时道,“而且,那边楚王的玉辇也到了。公子,一旦你出去,一定会被当作敌国刺客抓了。”

    不去理会手被金簪刺破,容瑜只觉得心口都滴血,他最爱的女人此时正依在别的男人身边,叫他无颜以对。

    “对不起,玄儿……我还不能和你相认……等到三国会盟结束,我一定会风风光光地把你娶回庸国,封你为后。”

    容瑜将那些儿女情长全部收起,当前最紧要的还是收复他庸国失地的大事为要。

    “公子英明!”

    二人静静躲在树林间,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哈哈,没想到凰儿和玄儿有如此雅兴,在此唱歌。”楚王的玉辇不知何时走近,大笑说道。

    三人慌忙起身行礼,“拜见父王。”

    “拜见大王。”

    “嗯,平身吧!”楚王隔着帘子打量着一脸笑意的芈凰,幽幽问道,“何事见凰儿如此高兴?”

    芈凰一脸笑意地回道,“还不是二妹的歌声太动听,引得这蝴蝶都来了,所以凰儿见此美景就笑了。”

    楚王沉吟一声,在她身边搜寻着,“怎么不见成日在你身边跟着的若敖了?”

    “回父王,您不是将他停职了吗?如今他大概是回府了吧?儿臣也不太清楚。”芈凰不确定地回道,“您若是要宣他,不若派个人去若敖府传个旨好了。”

    楚王闻言,“嗯,我也没什么事,就是随意问问,你们继续玩吧,女孩子就应该像刚才那样多笑笑。”

    “是,父王。”二女恭声应道。

    “对了,马上三国会盟,这次大战你居首功,也应是最了解庸国之人,你说这庸国是要灭还是要和?”楚王随口一问。

    “儿臣觉得应灭。周室天子名存实亡,天下诸侯并起,先有齐桓公称霸中原,后有晋文公称雄于世,我楚国虽然一统荆蛮久矣,却因城濮之战败,止步于晋,如今大庸犯我大楚在先,我大楚灭庸实乃顺应天命而为。灭庸之后,我楚国纳庸国北部城池及都城入楚,国土边界扩张,必将彻底与晋国接壤,届时经过几年经营,教化庸国群蛮,以庸人攻晋,不费我楚人一兵一卒,我楚国即可在父王的治下完成逐鹿中原的先祖遗志,实现我楚国称霸诸侯,闻名天下的八世夙愿,取晋国而代之,成为八百诸侯中第一位南方霸主。”芈凰闻言,小脸微肃,条理分明,陈词激昂地回道。

    “哈哈,说的对!”

    “逐鹿中原,称霸诸侯,一直就是我芈姓王族最大的夙愿!此次我大楚非要灭庸不可,再无一人一国可阻我楚国进军中原的步伐!”楚王闻言顿时心中澎湃,早朝时,那些议和的声音顿时因为这一句全被压下!

    “父王英明,千秋万载,一统中原!”芈凰一声山呼,伏地一拜。

    “大王英明,千秋万载,一统中原!”众人人闻言,有样学样,跪地山呼,犹如海啸,汹涌澎湃,就连远处躲在树后的容瑜也不禁心中升起惊涛骇浪。

    他先前听说他庸国在与楚国大战中是被一女子打败,还不信!

    如今亲耳听到,没想到楚国真有这样雄才伟略的长公主!

    只是前世为何就没有听说过?

    难道此女和他一样都是重生复活,带着前世记忆!

    容瑜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给吓住!

    若是如此,他庸国危夷!

    双眼死死盯着那一身红衣华服,当先跪地的女子,他得找个机会试探一下。

    “好!此次三国会盟,凰儿,就以你为主,跟着成左尹去好好学习一下,待会你跟我一同去御书房商议此事!”楚王大手一挥,此事定下。

    “是,父王,儿臣遵命!”跪在地上的女子,嘴角微微上扬,她总算没有白等这一早上,这使团的主使之位终于到手了。

    脚步声越来越远,玉辇也越来越远。

    “走,我们赶紧离开。”容瑜和阿蛮无声无息地消失在楚宫的深宫广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