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章 心中一刺
    渚宫,御书房内。

    一圈长长的楚国官员名册录中,若敖子般任令尹,其叔,若敖其兄,若敖子良任司马,其侄,越椒任都慰,子克任司败,其子,若敖子琰任少师兼御医院首,这个还是他先前加封的,虽然才撸掉了。

    其他大大小小职位更是不计其数,其党羽更是遍布大楚上下,还手握若敖六部私军,不知具体数字。

    楚王随手一翻楚国官职一览表,顿时气的七窍生烟,“我楚国熊氏何时改氏若敖了?”

    赵常侍闻言立马低头,不敢接话。

    跟着楚王一起来到御书房,学习政事的芈凰,端坐在下首案前,同样默不作声。

    楚国一半芈姓,一半若敖氏,早就有了。

    只是无人敢告诉楚王。

    芈凰也早就知道,只是从不说。

    若敖氏能发展到今时今日,真的多亏了她英明神武的父王。

    一边舀着甜汤的吴王妃闻言唇角微勾,小心地为楚王呈了一碗汤,吹了吹,柔声说道,“大王此话从何说起?我楚国自然姓芈氏熊。好了,大王,您消消气,先喝点汤,降降火。”

    楚王也毫无顾忌,喝了一口汤,然后将楚官员薄的卷轴一展,指着上面一行行氏若敖的名字的楚国官员,气极败坏地道,“爱妃,凰儿,你们看看!若敖氏一半的族人怕都在这花名册上了,真是气死寡人了。”

    “若是大王嫌他们太多,像若敖少师,若敖都尉那样,再随手摘掉几个不就好看了。”吴王妃一脸毫不关心,轻飘飘地在楚王耳边说道。

    “也是!这官还不是寡人想赐就赐,想摘就摘的!”纵然生气,楚王也知道不能轻举枉动,他太了解若敖氏的实力,不然当年他也不会借若敖氏之力登基上位。

    若今日他真是动了若敖氏,岂不是自己倾了自己的半壁江山?

    但若只是摘掉几个若敖氏的官员,还不是他勾勾朱笔之事。

    所有人中,唯有这个若敖子琰,十分棘手。

    楚王犹豫了两日,都不知道怎么解决此子,他的头痛之疾,尚需他医治,若真的杀了,除非他想疼死,可是不杀,寝食难安。

    楚王觉得心中,眼中,都像扎了一根刺一样。

    不除,不足以平肝火!

    但又只能任由这根毒刺长在肉里,长在眼里。

    无法剔除,日日肝火旺盛!

    光撸掉他的少师官衔,楚王心中还是无法解恨。

    琢磨着,万一哪日他驾崩了,他真担心芈凰一个女子根本驾驭不了此等野心之人。

    在他眼中,男子始终是要强过女子的。

    以防万一,要不要连他的驸马头衔也一撸到底?

    可是这大婚已经昭告天下,要悔婚,楚王又抹不开他一国之主的面子。

    目光落在御书房中伏案阅读奏简的芈凰身上,开口道,“凰儿,这婚事为父指婚了这么久,还一直不知道你是什么看法呢?”

    吴王妃闻言,一双妩媚的眼含着一丝轻笑,同样落在芈凰身上,轻声笑道,“大王,一个女孩子家,你让她能有什么想法?”

    芈凰闻言手中握着的朱笔一顿,点头说道,“母妃说的对,父王赐的婚事,女儿哪会有什么想法,唯一的想法就是如皇妹所说这婚事定的太早了,如今这三国会盟在即,父王又突然命我做这会盟的主使,凰儿正一筹莫展在,哪有心思去想那些儿女情长之事。”

    “天下大盟,每次都少则一两月,多则半年!这半月之期,我楚国大婚与大盟同时并举,会不会有所不妥?”

    “是啊!这婚事的确太急了!”楚王气道,“就不应该定这么早的。”

    一想到这婚期乃是伍员定的,就愈加气愤,恨不得把他的尸体从层台上放下来,再碎尸万段,这一生,他还没有受过这等愚弄呢!

    大手握着朱笔,悬停在楚国官员薄上,大笔刷刷起落,几个若敖氏的族人还有其重要党就羽全部勾去。

    从此,有人从云端跌落尘埃,不过一枝笔的事情。

    又发了一道紧急公文,说什么会盟在即,时间仓促,命礼尹和钦天监重新择吉日完婚,生生要将这大婚再延后个一年半载,拖黄了为止。

    当然对于这个变故,大多数诸国使臣都表示愤怒,骂楚王真是乱来,但是三国会盟是天下大事,事关天下大势,这种会盟没有一两个月也结束不了,故来参加或者旁观这场盛事的晋齐秦巴等超品大国都无人说什么,那些小国,还有战败国也无人在意他们的声音。

    至此,楚王心中方才解气!

    “大王,令尹大人和若敖院首还有左尹大人在殿外求见。”御书房外,寺人禀道。

    “不见!叫他们给寡人滚!”楚王挥了挥手,粗口大骂道。

    “父王,连左尹大人也不见吗?您不是说,今日要与左尹大人商议三国会盟之事。”芈凰峨眉微皱说道。

    “那就叫成老一个人进来。”楚王点头,“其余闲杂人等,叫他们滚!”

    “大王宣左尹进殿。”寺人闻言高声宣道,眼见殿外令尹大人在听到楚王大吼大吗后,脸色难看至极,然后缩了缩脖子,小心地退后一步。

    “为父这张老脸都让你丢尽了,哼。”从来备受礼遇的令尹子般,此生头一次造逢楚王大骂,目光落在唯一的嫡子身上,哼哼地骂道。

    “我说子般,这点风浪,算个什么事?你我都是一路经历过的人。”并肩而立的成得臣捋了捋花白的胡子,笑了笑。

    “让堂叔看笑话了。”令尹子般收了收脸上的怒色,叉手叹道,

    “曾经都是一个祖宗,虽然分了两家。但是若敖氏有难,就是我成氏有难。别担心,若敖氏后面还有我们成氏呢。”成得臣舔着微微起伏的肚子,笑的慈眉善目,越发像一个慈善的老者,转头看向若敖子琰说道,“琰儿才二十出头,凡事就不要太苛责了。若没有这事,他都已经是官拜太子少师加封院首的人了。”

    看着身后跟着的儿子成嘉,说道,“你看,嘉儿,身为叔叔,跟他一样的年纪,现在还什么出息都没有呢!”

    “才叫可悲。”

    成嘉笑了笑,不置可否。

    “所以能惹事的年轻人,也是有本事的。”成得臣大手拍了拍若敖子琰的肩头,鼓励道,“别气馁,一切都会好!”

    若敖子琰也勾唇一笑,不置可否。

    “是,堂叔公。”礼貌地谢过。

    “谢什么,都是一家人,我们先进去了。”成得臣领着成嘉从他们身边跃过,缓步走进了御书房。

    御书房的大门打开,芈凰的视线望了出来,峨眉微蹙地看着成嘉吊着手臂,一步步跟在成左尹的身后,走进御书房。

    “算他还有点自知之名,不然本王先撸掉他儿子的驸马,再撸掉他的令尹,他才叫丢脸。”楚王容色稍减,挥挥手。

    “轰然”一声,朱门紧闭。

    隔断了若敖子琰的所有视线。

    令尹子般脸色难看地扭头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