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一章 楚国使团
    “看什么呢,凰儿?”

    殿中注意芈凰许久的吴王妃轻笑道,然后循着她的目光看向门外,点点头,赞道,“不得不说这若敖院首真是好颜色,本王妃每见一次都觉得惊艳一次,怪道凰儿会看失了神。”

    “这若敖子琰要是个女子,怕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吴王妃妩媚的眼,笑了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如果真是个倾国倾城的女子,也就算了,可偏偏他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男子,可就不好了。”楚王脸色黑的像是锅底。

    倾他楚国之人,焉能留着。

    他定是要想了法子,除了!

    “母妃,儿臣到不是在看院首,而是在看那左尹大人身后跟着的年轻公子,难道他不美么?”芈凰一脸娇羞地低声说道,“儿臣觉得他比院首更美呢!”

    楚王闻言双眼一眯。

    不错不错!

    吴王妃笑容一滞。

    笑不出来了。

    成嘉可是她为芈昭留着的驸马人选,怎么都不能再让芈凰得了。

    “是呢!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居然也这般好的颜色,只是这男子太美总归是不好,凰儿身为太女,娶夫当娶贤而不是貌。大王,你说是吧?”吴王妃眨眨眼,笑道。

    “嗯!”楚王点点头。

    这次再不能随便指婚,毕竟当时芈凰只是长公主。

    如今却是王太女,得先观察一番才行。

    吴王妃以为光是如此。

    她就怕了!

    哼!

    这次时间充足,她们慢慢玩,看谁玩的过谁!

    芈凰借成嘉转移了楚王的注意,同时令吴王妃投鼠忌器,也就不再多言。

    一家三口说话间,成家父子已经走进来。

    楚王当即开门见山,直接说到今日商议的大事,“这次三国会盟的议使团就由凰儿代替寡人出席,成老你经验丰富,城濮之战也是你主持的,这次还是你吧!”

    成得臣心中惊讶这个小小的变故,但也只当做楚王为了锻炼太女,点头应是,“是,大王,老臣尊命。”

    “凰儿,你就跟着成老多学学吧!”楚王叮嘱道。

    “老臣不敢当,太女巾帼不让须眉,此次大庸之战当居首功,也应最了解庸国实情,到时候还望太女多多从旁提点。”成得臣笑呵呵地说道,一言就将二人主从关系确定。

    他为主,芈凰为从。

    只要能加入此次会盟使团,就有机会变客为主。

    “那以后就有劳成大人多多提点。”芈凰轻笑叉手回道。

    “呵呵,太女多礼了!”成得臣眼中含笑,打量着这位新晋太女殿下,不禁暗叹,若不是此次爆发“黄批事件”,若敖子琰这步驸马棋走的到是高明,只差一步就可以登天了。

    “无论如何,我楚国此次定要趁势而起,纳庸入楚,五年内,扩充军队,北上中原!”楚王那双老眼昏花的胡蜂眼中,燃起一道激烈的火花,大声说道。

    “是,大王!”

    既然楚王有意,且此次出使的方略与他政见相同,成得臣也不多说。

    拿出先前令尹子般草拟的使团名单议道,“老臣看过子般草拟的使臣名单,是以令尹大人为首,如今更换为太女殿下和微臣,而以若敖驸马为副手,但是驸马如今停职在家,微臣想要毛遂自荐一下得臣的次子,成嘉,年方二十一,才华虽稍逊于驸马,但是作为此次使团的参议谋士足矣,其他的人员不变,不知大王意下如何?”

    明知楚王将令尹子般与若敖子琰一同踢出了使团名单,成得臣特意在这个节骨眼,以成嘉替之,时机选的刚刚好。

    芈凰暗自拧眉看着成嘉优雅地上前一礼。

    本就容貌绝美,此时在站在金殿中,看起来更加风仪翩翩。

    “嘉虽不才,先前曾在上书房师从潘太师十一年,才学尚可。此次听闻家父说起三国会盟大事,草拟了一份大庸五大罪和分庸五大策,请大王过目。”

    楚王细细看了一遍,眼前一亮,奏简中不仅有大庸此战五罪详述,还有此战我大楚如何占据主导地位分庸之策,笑道,“成老次子大才啊,为何不早点命他入朝为官?哈哈,也好为寡人所用!”

    “这孩子一直深觉尚有不足,不敢效力于大王。如今小有所成,才敢自荐于大王面前。”成得臣捋着花白的胡子哈哈笑道。

    “左尹大人真是谦虚了,有其父必有其子,二公子怎会不济呢?”吴王妃妩媚的目光落在成嘉欣长的身影之上,攀着楚王的手臂,轻笑道,“大王你说是吧?”

    “那就以他代若敖那小子吧!”楚王点点头。

    最终的楚国议使团成员,终于新鲜出炉。

    芈凰为楚王代言人,成左尹为主使,成嘉为副使,其余人等不变。

    “嘉定不负大王赏识。誓纳大庸入楚,开启我大楚抗晋,称霸中原的伟大第一步。”成嘉曲着受伤的右臂,清声起誓。

    “好,好,好!”楚王阖掌大笑,“哈哈,真是再也没有比此大事更加激动人心的!”

    楚王沉寂了多年的雄心再次燃起,芈凰随着众人一同山呼,却没有了一开始的高兴。

    此次使团中多了成嘉,总觉得会生出许多变数。

    离开御书房,成嘉带着几分笑意,向芈凰问好,“此次议事,嘉拜托太女多多关照了。”

    “芈凰才是有劳成副使以后多多指教。”芈凰面无表情的回道。

    对于芈凰能露出两分好颜色,成嘉并没有什么欺盼。

    了然地笑了笑,二人谦虚一番,不过都是表面虚礼,然后一前一后,迈出了御书房的大门,就此分道扬飙,一个曼步走下玉阶,一个大步向着深宫广院中走去。

    殿外突然刮起北风,二人的袖袍在风中振振作响,直如两只扶摇直上青天的巨鹏,展翅欲飞。

    一层层黄沙,枯叶,从北方漫天扑面而来,遮住了天上耀眼的红日。

    芈凰闭了闭眼,又睁开,看了一眼头上的晴空,无尽的黑幕压了下来,漆黑如墨,不见半点星光,不禁低咕道:“看来冬天真的要来了。”然后裹了裹身上的华裳大步离去。

    郢都城外,此时,秦巴楚三国的大帐一顶顶升起,长刀饮血,历马秣兵,战鼓齐鸣,三国会盟眼见就在一周之后,即将拉开序幕。

    天空中不时传来夜枭的阵阵长啼,张开黑色的翅膀,盘旋在苍穹之上,俯视下界。

    郢都城犹如一颗闪耀的星辰,璀璨夺目,缓缓崛迹于荆南大地之上。

    此时此刻,在这颗星辰以北,有一队多达三千人的异族蛮夷,披星戴月,翻过武当山脉,跋涉过荆山大江,悄无声息,隐姓埋名,向着这颗新星,一步步,靠近着。

    刺骨的北风穿透蛮夷身上单薄的麻衣,和赤裸的手脚,吹裂他们本就黝黑粗糙的肌肤,北风越来越大,刺骨透寒,蛮夷们却不敢生起篝火,生怕引起城内楚人的注意,只是找了大树密林,团团簇拥在一起,没有石墙木屋的遮挡,以革布裹身,以大树抵御凌厉的寒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