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三章 下马之威
    江陵平原之上,此时场面十分恢弘,此次三国江陵会盟不下于晋国扈地之盟。

    不仅曾经的霸主齐国,当今的天下霸主晋国皆派使臣前来观礼,就连晋国盟国宋、卫、陈、鲁等十四个大大小小的诸侯国皆派人前来。

    当芈凰他们抵达江陵平原时,旭日已从东方升起,金光铺满大江,江面上金光鳞鳞,犹如无数金鲤跃江而出。

    一马平川的江陵平原上,江雾冥冥,白鹤齐飞,高达二十丈的渐台,周边红云层层叠叠环绕,如一座金色的仙楼临江而立。

    茵茵绿野,一眼望去,碧波翻涛,此起彼伏的白色帐篷连绵成一片。

    各国营地里异常安静,除了各国守卫的士兵,大多数人都还在睡梦中。

    当还尚在睡梦中的各国使臣听到地面的震动声,纷纷披了外衣掀开帐篷,走了出来,远眺向大排长龙的楚国使臣队伍,浩浩荡荡奔来。

    “楚国终于来了!”纷纷叹道。

    姬流觞身着一身黑色劲身的武服轻袍,一头热汗,双手握剑站定于演武场中,邪肆的浓眉微挑,“不打了,她来了!”

    “谁啊!”一个三十一而二的青年追在后面问着。

    “你这次出使的任务目标。”姬流殇勾唇回道。

    “原来是她啊!唉,一个女人有什么好看的!要我说都是我大哥危言耸听,女人,不过是男人的玩物,搁在没有子嗣的楚国,就是招驸马传宗接代的工具。”追在后面的青年闻言兴趣缺缺得掉头就走。

    “不过那个即将成为驸马的男人,若敖子琰,倒值得我一看。”青年想想又道,眼中都是算计。

    “切!你这话为时尚早。他,这驸马当不当的成,还得两说呢!”姬流觞抱臂站定,对于这个几次三番越主代庖把他赶出朝夕宫的男人恨地牙痒痒,冷哼一声,“你走吧,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你肯定以后会后悔万分的。”

    “赤,激将法,本驸马爷用剩下的套路才不会中计呢。”男子闻言嗤之以鼻,领着几个侍卫翻身上马,头都不回地向更远处疾驰而去。

    江陵平原上的天空是那样的深远而广阔,此时抬头望不到边界,而低头看去却是人山人海。

    更恐怖的是从各国营地里面缓缓走出来的各国使臣,他们正用平静而带着审视的目光,注视着楚国使臣队伍跃马扬鞭地逼入他们的视线中,芈凰首当其冲,一身金甲赫赫,如一颗闪耀的流星沿着地平线急驰而来。

    各国使臣站定在帐篷前,或者原地,默默注视着,除了负责此次各国诸侯安全的孙叔敖出来相迎,竟无一人上前。

    突然只见一队人马迅速逼近,容瑜身后一长队彪形大汉的蛮夷护卫,一路吸引众人目光。

    江陵营地中,突然左右如潮水哗啦啦分开,庸国一行人将营地的主入口,一时间堵得严严实实。

    容瑜“吁”的一声勒马,横停在了江陵营地的入口,挡住了芈凰她们入营的唯一去路,“楚国就是大气,我们十四国在此等候了五天,贵国今日才将将来到。”

    “不得不佩服啊!”

    明明身为战败国,还如此嚣张。

    不说楚国,就连一些小国都不屑一顾。

    纵然如此,各国使臣却抱着看好戏的心态。

    唇角微勾地看着,看这位新封的楚国太女,三国会盟的楚国代言人,会怎样?

    一个被封为太女的女子,在他们眼里,不过是因为楚国无子嗣继承的一个摆设罢了。

    就像桌上的花瓶,只有好看,应景之用。

    芈凰及时勒住凰雪,五千将士由前至后勒住战马,不见一丝忙乱。

    只见成嘉的马车快速地从后面驶来。

    上上下下打量了容瑜一眼,成嘉随即淡淡一笑,“嘉才是佩服容公子,这个时候还能如此淡定自若,看来对于我楚国纳庸此事,毫无异议。既然这样,嘉也就放心了,此行必然能够顺利完成任务。”

    “成公子这话未免说的太早了吧。因为楚庸大战,我庸国如今各地蛮夷部落都在纷纷叛变,欲自立为王,我这个使臣就算想要拜见怕是没有机会了。”容瑜一脸轻松地回道。

    “也是。届时你庸国,国将不国。议与不议,有何区别?还不是我们三国说的算。”成嘉柳眉淡淡一挑,点点头。

    秦巴二国在场的官员,闻言纷纷大笑,“就是,三公子还是早点修书回国,劝你父王交出国玺,俯首称臣的好!”

    哈哈……

    成嘉说道,“反正都是亡国之人,容公子趁着此次机会,不如留在我楚国好了,也不用回去了,我们太女一定会盛情款待的。”

    容瑜笑容一顿,死死盯着成嘉。

    先前拒绝他不说,如今又当众羞辱与他!

    脸色阴沉,容瑜不再多说,等此间事了,他回到庸国为王,他定会十倍奉还。

    对面容瑜轻斥一声,“成公子,几日不见,没想到不仅成了副使,还从三公主党,转眼间成了太女党。一口一句都是为太女殿下打算,这见风使舵的本事,果然令本公子吃惊,怪不得不接受本公子的一番好意。”

    容瑜话中有话,而这话明显不仅是说给芈凰听,更是借着这么多人说给吴王妃的耳目听。

    挑拨了成氏与三公主的关系,顺便还在芈凰心里埋下一个疑问。

    “本公子有急事就先走了。”驱马准备离开,经过芈凰身边的时候,容瑜突然停下来多看了她一眼,笑容诡异的说道,“太女,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

    “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容瑜那诡异的目光似乎想将她的灵魂看穿。

    芈凰不知容瑜最后一句话是何意?

    刚才那种目光好像在打量一个陌生人。

    可是她们两月之前才日日都在战场上见过。

    她身后的五将闻言,大怒道,“不得对我国太女无礼!”

    芈凰眉梢一挑,面对不参不拜的诸国使臣,今天她就要拿容瑜在天下诸侯国面前立个威,冷然说道,“本太女允许你走了吗?”

    “那太女还有何指教?”

    芈凰见他这般视若无睹,堂而恍之地从她身边欲离去,峨眉微挑,玉手扬鞭一甩,立即缠住对方越过身侧的马匹的脖颈,懒得像成嘉那样和他多啰嗦,直接用行动说道,“这是我楚国的地方,你庸人不过战败之国,没有资格在这里骑马而过!”

    “你们楚国不要欺人太甚!”容瑜闻言咬牙说道。

    “先下马来,再和本太女说话!”手中的长鞭,在手中缓缓收紧,容瑜想要拉住缰绳,控住他的战马,可是身下战马根本不受控制被她牵制着。

    二人的力量,透过紧绷,勒到极致就要爆断的皮鞭和缰绳,比拼着。

    嘶鸣一声。

    马儿呼吸变粗,哀叫一声,前蹄一曲。

    整个战马连人带马轰然一声测翻在地,两眼翻白。

    容瑜控制不住,人也跟着狠狠摔倒在地。

    巨大的响声,让周遭的使臣发出一声低呼,“女子也有这么大的力气么?”

    “不可能吧!”

    “好生吓人!”

    也有人跃跃欲试,目光如炬,闪烁着一种嗜血的锋芒。

    “真想比比!”

    高高端坐在凰雪之上的芈凰,目光沉沉,俯视着地上的容瑜,如蝼蚁。

    “这里还轮不到你庸国与我楚国平起平坐。”

    “你……”不过仗着重生得利,也敢在本王面前横行无忌。

    容瑜发狠地盯着马上的女人,他身后的二十个蛮夷立马抽出腰间弯刀,“呸,敢对我国公子不敬,拿命来!”

    话毕恶狠狠地就想一拥而上。

    容瑜刚刚想要爬起来,她身后五千将士同时拔剑而出,五千兵锋直指他们二十一人,怒道,“尔等亡国奴也敢在我楚国撒野!”

    那洪大的吼声,如雷霆发怒。

    就算其他国跃跃欲试的将领,也收了轻视之心。

    而容瑜被拿剑指着,头上立即冷汗直流。

    死过一次的人,尤为怕死。

    尤其是五千把剑指着。

    又跪了下去。

    半跪在地上,屈辱地行了三拜九叩,觐见储君的大礼,才由下往上仰望着高坐在马上的女子,眯着眼,咬牙说道,“不愧为楚之凤凰,芈凰,今日本公子总算见识到了。”

    “好说,容公子,平身吧!”芈凰傲然地一点头。

    “本公子记住你了!”

    容瑜起身带着人狼狈离去,连战马也不要了。

    而堵在营地入口处的各国使臣看着那寒光闪闪的兵峰,齐齐又退后十步,让开一条道路,容楚国士兵入营。

    姬流觞混在人群中,轻叱一声,“没用的废物,活该被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