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五章 神鸽小灰
    月圆星稀,江陵平原上,各国使臣的营地中,不时传出歌舞丝竹之声。

    现在还是初冬,江陵这个地方,因为靠着大江,到了夜里温度会比郢都城内要冷上许多,回了帐篷后,芈凰就立即换下穿了半天的太女凤袍,又换了一身海棠华裳,然后外面随意披了一件孙侯托人送来的紫貂,没了白日里的高贵雍容,夜晚的她多了一丝属于女子的娴雅恬淡,越发衬得她峨眉如黛,曼眸流光,发色如墨,加上身姿欣长,体态健美,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区别于婀娜娇小的楚女,别有不同的姱美英姿。

    帐篷里燃着火盆,暖意融融,可是不知为何,她却感觉有些窒闷,拒绝了司剑的跟随,芈凰一个人走出帐篷,不远处的密林里不断有稀稀疏疏的人声传来,芈凰知道,那是她命霍刀他们带领凰羽卫们正在搜寻野猪老虎猛兽,以作各国使臣这几日餐桌上的山野珍味之食,顺便剪除各种潜在的危险。

    楚国的营地靠近渐台,背面临江,江声滚滚不绝于耳。

    噗拉几声,有一只体型略大于寻常鸽子的灰色鸽子扑腾着翅膀越江而来,落在了帐篷外的空地上。

    远远地看着芈凰,歪着头,一步步地挨过来。

    这是一只家养的信鸽,并不怕人。

    性子和它的主人还极其相似,走近了就拿一双小眼睛上上下下的瞧人,带着点睥睨姿态和傲骄。

    芈凰注意到地上的小家伙,微微一笑,探手从荷包里掏出一把随身带着的粟米,洒在地上。

    鸽子见了顿时开心的叫了两声,扑啦啦的飞起身来,就向着芈凰的方向飞来,芈凰一把抓住,“呵呵,小灰,你来了!”

    “咕咕……”

    被叫做小灰的鸽子,不高兴地琢了琢她的手心。

    “好了,知道了,你叫墨琰,你不叫小灰。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宠物,养的公马叫琰冰,母马叫凰雪,养的公鸽叫墨琰,对了,你的母鸽媳妇叫玉凰……”芈凰摸了摸它的小脑袋,心底颇为无语。

    对于若敖子琰某方面的品味,她表示不想评价,就顺着手心又喂了一把粟米给它,它才乖乖地任她解开脚上绑着的信。

    芈凰才看了一眼手中的飞鸽传书,和信中的内容,就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就像月下无意勾弄的琴弦。

    “这就是若敖子琰养的那只可以日飞三百里,还绝不会迷路的神鸽?”

    抬头只见不知何时也走出帐篷的成嘉,正一脸好奇地蹲在地上,用左手去摸小灰,却被小灰嫌弃地躲开,摇头笑道,“呵,果然跟它主人真是一个性子,傲娇的不得了。”

    芈凰一颗心,顿时烦躁了起来,今天被他跟了一天。

    她抬起头来,默默低头看着对方,淡淡的笑意,自然而无害,可是抵触的情绪,一点一点,却在心头升起。

    “嗯,不知这么晚了成公子还没有休息,还有何事!”芈凰冷淡地问道。

    “后日会盟,大王就要来了,这招待各国的大宴就落在我们身上,想问一下太女届时有何特殊吩咐?”成嘉回道。

    “想必成公子与左尹大人已经有了盘算,何须问我?”芈凰挑眉,语气不好地回道,别说成得臣没有看到今天宴席上那个骚扰她的人,恐怕都是故意安排的吧。

    “可是,嘉身为太女的副使,不问太女问谁?”

    “喏,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到尽头,还亮着光的大帐篷,进去,直接问就好。”芈凰指着黑夜里还亮着的成左尹的大帐说道,说完就抱起小灰准备离开。

    “好的,那太女,早点休息。”

    艰难的拎起手边一大通烧好的热水,成嘉点点头,转身再度离去。

    可是芈凰的余光瞥见他一只不能动的右手,还用左手抱着那么大一只合抱的桶,心底的烦躁更盛了。

    峨眉微皱地说道,“手臂受伤了,就不要乱动,如果再拉裂伤口,你这手就废了,你觉得楚国会需要一个断臂副使?”

    那日,那把长剑砍在他的肩头,差一点就把他的手臂齐根切了下来。

    如果不是他反应迅速拿剑格挡住了,后果不堪设想。

    “静安回府帮我去拿些东西,估计今天不会回来了。而且水若是凉了,这么冷的天气就更没办法洗了。”成嘉一脸微窘地回道。

    “我就当作日行一善了!给我吧!”芈凰闻言将小灰一抛,它扑腾着灰色的翅膀快速地一飞冲天,溶于夜色之中,然后双手抱过他手中的大木桶。

    “谢谢太女!”成嘉退后一步,双目含笑谢道。

    二人的帐逢相距不远,离成左尹的帐逢也不远,还不到五十步,可是芈凰在抱起水桶的一瞬间就后悔了,怎么不叫个人帮忙呢?

    她真是蠢!

    明明很短的距离,突然觉得很长。

    身后的脚步声,轻若羽毛,明明应该听不到,可是她却该死的听得一清二楚。

    “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终于迈进了他的帐篷,一股淡淡的紫竹清香扑鼻而来,萦绕一室,极为清幽,就和他的人一样。

    整个帐篷里极为清爽干净。

    真的很难想象这是个男人的帐篷。

    她见过很多将领的帐篷都有股很特别的味道。

    脚臭,混着十几天没有洗过澡的馊味。

    不是很大的帐篷,用屏风隔开了里外两间,外面会客,里面沐浴休息,而二人正挤在屏风之后,芈凰目光四处游荡,随意地问了一句,“你就要这样洗么?不如叫个士兵过来帮忙?”

    然后感觉更加尴尬。

    “沐浴这种事情,我不喜欢劳烦其他人。”成嘉说道。

    “好吧!”芈凰总觉得他这样可以么?

    像他们这些世家公子,哪个不是仆从如云,若敖子琰身边就不知道有多少随从,不过成嘉身边倒是一直没有几个人,左右好像就静安一个。

    倒真不像成家嫡公子,而是某个小门小户的公子。

    男女有别,芈凰也不再多说什么,快速退了出去,然后吐了一口胸中憋闷的气息。

    “外面果然空气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