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六章 夜送男宠(谢谢湘菜大师2000打赏)
    会盟在即,芈凰心里装着事,一时半会睡不道,就四下里到处瞎转,顺便看看营地里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以防万一。

    今夜,天空中没有明月,泛着谈谈白光的天宇上,数点星星点缀其中。

    与星光相伴的,还有厚厚的浮云。

    芈凰顺着周边的小树林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越往渐台方向越是热闹,越往大江两边的树林越是冷清。

    天开始冷了,她走了一大圈,眼见前方的树林越来越密,灯火越来越少,便转身向后退去。

    正在这时,就听到一个娇媚的声音在树林中响起,“原来就是你给本公主送男人,那些男人长的倒是不错,就是这身份太低了,本公主可看不上!”

    这声音,是芈昭!

    芈凰悚然一惊。

    “那公主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我庸国必然全力以赴。”容瑜沉声说道。

    “可以啊,要不就你吧,好歹是一大国公子!”芈昭随意地勾勾玉指,“先把衣裳全脱了,看看够不够格,陪本公主玩玩!”

    “什么?”容瑜微惊讶,虽然早就知道此女银荡,没想到银荡至此。

    “公主,请另提一个要求。”容瑜脸色难看说道。

    “不答应,那就等着我楚国灭庸吧!”芈昭一脸无所谓地道,转身即走。

    “且慢!”

    “怎么回心转意了?”芈昭笑道,“那还不把衣裳,自己脱了?”

    悉簌簌的脱衣声,还有女子的抽气声。

    容瑜虽然因伤在身,脸色不好,可是蛮族血统的他身材很好,六块腹肌直接延伸到下身那一处。

    “公主,可还满意?”容瑜勾唇笑道。

    “满意!”

    不久,林子里传出男人喘着粗气的邪笑:“公主,可还满意我的服饲?”说话的同时,捉着身下的女子,又是一阵腰肢狂摆,凶猛异常地拍打着她的丰臀。

    越是如此勇猛,那女声越是娇媚地喘息着,浪荡地笑着,“若论虎狼之威,这庸国三公子的味道就是比一般男人厉害!其他男人看到本公主就什么都不敢做了,委实无趣的很!”

    话毕,喘息和吟叫更加厉害。

    她怎么也想不到,芈昭身为公主,居然和庸国公子在野外偷情。

    这也太离谱了吧?

    芈凰朝左右瞟了瞟,暗暗忖道:大冷天的,他们也不怕冻病了。

    她放轻脚步,转身左右一看,竟瞅到左近的树林中,一道寒光一闪。

    有剑客在那!

    芈凰深吸了一口气,放轻脚步,慢慢的,一步一步地向原路走回。

    她的身后,容瑜还在哧笑,“哈哈……公主喜欢就好!我们要不要再换一个姿势,多玩玩?”最后一声,是浓浓的得意,以及不屑。

    芈昭的呻吟,断断续续,一直“要”个不停。

    男人闻言一哼,低笑道:“公主的这具身子倒是甚妙,腰肢不盈一握,叫起来更是有味道!再叫大点声,我要听听!”

    “啪啪啪”的拍打声,混合着芈昭更加放肆地呻吟,“啊!……”

    一场欢愉过后,芈昭语气中,满是缠绵不舍,“这次欢好后,下次与君相见,不知何时?”

    而且称谓也从你变成君。

    “只要公主办成此事,想要几次就几次,容瑜随传随到!”

    “哈哈……”

    容瑜嘿嘿大笑起来,加大了动作。

    芈凰不敢停留,她脚步加快,蹑手蹑脚地走到了林荫大道处。

    这里离那处已有百步多了,那两人的声音已不可闻。

    她大步向前面走去。

    一直到喧嚣热闹的正殿,出现在她的视野中,芈凰才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放松下来。

    刚才,看到树林中那道寒光时,她真担心那个放风的剑客,发现了她。要是因这事死了,还真是不明不白。

    一放松,芈凰就不由想到了容瑜,真想不到,那个看起来强大不可一世的男人,居然连自己的女人都守不住?那么无情无义的男人,他在利用了芈玄,利用完又把她毫不留情地抛弃时,他的二个夫人,居然都对不起他?

    哧!真是可笑。简直是太可笑了!

    这时的芈凰,当真哧地一声,笑了出来。

    咦,这里还有人?

    芈凰诧异地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她对上了一张阴沉俊挺,五官削瘦立体的脸。

    这人玉冠柬发,黑袍飘拂,身形高大,可不正是容瑜么?

    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芈凰微微颔首,算是见过了,准备离开。

    容瑜沉沉地看着她,薄唇一扬,唤道:长公主,再世为人的感觉如何?!”

    什么?

    再世为人!

    芈凰迅速地转过头来。

    目光对上对方。

    一双黑目,在黑夜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果然如此!”

    前世身为庸国之,容瑜早已学会洞察人心,一个表情,一个动作足矣。

    尤其这种突然而然的试探!

    对方毫无准备。

    她按下心底的慌张,抬起头,看着容瑜,笑问:“容三公子,说什么?本太女怎么听不懂?”她的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三分杀意,常年藏在袖中的匕首快速滑入手心。

    容瑜瞬时勾起一抹得意,“太女殿下,这是在装傻充愣?”

    可惜,芈凰从不吃这一套。

    重生的她,早就发誓,这一秘密绝不会让任何人发现,知道的人都得死。

    因此,她斜睨着容瑜,突然笑了:“傻子总比自作聪明的人,要活的长!”

    冷嘲热讽之话,难掩杀意。

    容瑜要是听不出她话里的深意,就白活了两辈子,出声嘲笑道:“太女殿下,以为我会一个人过来?”

    死过一次的人了,往往都会更加惜命。

    尤其容瑜此时身着楚国,更加如此。

    他的身后立时出现十几个高大壮实如一头头蛮牛的庸国蛮夷。

    双方在此打斗,必然会惊动渐台上守卫的楚军。

    “容公子,我们彼此彼此,我曾杀了你,而如今你活鲜鲜地站在我面前,答案不言而喻。”芈凰手中匕首一手,抱臂笑道。

    芈凰终是不敢过分,若是叫破此事,身为楚国太女必然首先会被大祭司当做妖孽给烧死。

    一点都划不来。

    “今日,我不过是想要一个答案,答案有了就行,接下来的会盟,大家各凭本事吧!”

    “好!”芈凰长袖一扬,大步离去。

    “你不要把刚才之事告诉芈玄,我就绝不揭发于你。”临走前容瑜突然开口道。

    芈凰笑笑答应,“好!”

    这一走,她真是衣袖当风,步履中透着一阵轻松。

    目送着她离去的身影,容瑜一动不动,一动不动。

    直过了许久,才轻叹一声,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