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七章 重生再见重生
    芈凰按下一开始的惊讶,抬起头,直视容瑜,抱臂笑道:“容三公子,说什么?本太女怎么听不懂?”她的语气中,不自觉地带上三分杀意,常年藏在袖中的匕首快速滑入手心。

    容瑜瞬时勾起一抹得意,也缓缓抱臂笑道,“太女殿下,这是在装傻充愣?”

    可惜,芈凰从不吃这一套。

    重生的她,早就发誓,这一秘密绝不会让任何人发现,知道的人都得死。

    因此,她斜睨着容瑜,也笑了笑,“是啊,傻子总比自作聪明的人,要活的长!”

    冷嘲热讽的话中,难掩杀意。

    容瑜要是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就白活了两辈子,挑眉笑道,“太女殿下,以为吃了早上的亏,我还会一个人跟过来吗?倒是太女你,现在状况不太妙,一个人孤身在江边走,一不小心就容易掉到江里,做了落水鬼。”

    死过一次的人了,往往都会更加惜命。

    尤其容瑜此时身在楚国,更加如此。

    他的身后立时出现五十个高高大大,壮实如蛮牛的庸国蛮夷。

    双方若在此打斗,必然会惊动渐台上守卫的楚军。

    “容公子,我们彼此彼此,我曾杀了你,而如今你活鲜鲜地站在我面前,答案不言而喻。”芈凰将手中匕首一收,扭头看了他一眼又道。

    芈凰终是不敢过分逼他,若是因此让他叫破此事,身为楚国太女的她,必然首先会被大祭司当做妖孽给烧死。

    而容瑜未必了。

    所以一点都划不来。

    “你是什么时候重生的?”芈凰挑眉问道。

    “你说呢?”容瑜脸色难看,“我才想问问你是什么时候重生的?”

    女子的目光在暗夜里四下搜寻着,脸上却还保持着波澜不惊的容颜,芈凰点点头,轻松地说道,“那可早了。不过我知道了,一定是拜我那剑所赐,不然你现在也不会站在我的面前了。”

    在不知情的蛮夷面前,二人仿佛一对故人,面朝大江叙着旧,任江风吹乱他们彼此身后披着的长发。

    可是他们心中却清楚,表面的平静下,却孕酿着湍急的河流。

    谁也不知道,谁会先出手。

    “不过你回来这么晚,恐怕是没有机会了,我们楚秦巴三国马上就要灭了你的庸国。”芈凰一脸可惜地道,是真的可惜。

    没想到,这个世界上不仅她可以重生,还有人可以重生,只是这个人却没有她的幸运了,因为她已经占据了绝对的先机。

    容瑜闻言脸色一黑,突然无比狰狞,“你果然什么都知道!果然都是你干的!”

    腰间的长剑,在一刻,“唰”的一声,拔了出来,猛然刺向她,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比他更快的是一把短小的匕首,已经趁着这个空隙,贴上他贲起的颈部血管。

    周造围着二人的蛮夷,还没有来的及看清二人是怎么动作的,一把长剑就指在了女子的胸口前一寸停住了,而另一把匕首却已经贴在了男子的脖子,拉出一道血丝。

    一丝冰凉的触感,和一丝轻微地疼痛,牵住了容瑜狂暴的神经。

    芈凰看着暴怒的容瑜,挑挑眉,“你先收手,还是我们一起收手?”

    二人手中的长剑,匕首,很有默契地同时收回。

    “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不会再做什么垂死挣扎,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庸国气数已尽,你无力回天,现在应该想想的是为你自己怎么争取最大的利益。”芈凰在指尖转动着她的匕首,慢条斯理地分析道,声音尽量放到最缓,已安抚尚在暴走边缘的容瑜,“看在同是重生的份上,我一定会帮你们庸国说情,你依然可以过你的荣华富贵生活。”

    容瑜恨地牙痒痒,都是她造成了如今的局面,不然他还是前世高高在上的庸王,也不用采取这种曲线救国的方式,制造楚国政治内斗,离间楚王君臣。

    只是他千算万算,没想到前脚刚换掉了令尹子般这个老狐狸,后脚就引来了同样难缠的成得臣这个老鬼。

    “杀了我,可以。”芈凰点点头,开口说道,“但是,一,你活着出不了江陵平原,更当不成庸王;二,你庸国谋反之心昭然若揭,庸国必亡无疑。”

    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唯今之计,他要么设法改变楚王心意,要么收买另外两国使臣,可是这两个方法都有很多变数。

    而如今,他连一国之主的尊严都不要了,还委身于芈昭那个荡妇。

    如果不能救回庸国,他还有何颜面活在这个世上?

    容瑜眼中喷火,恨透了眼前的女人,都是因为她才让事情变得如此复杂,手持长剑紧追而上,今日他就要杀了这个女人,未免夜长梦多。

    容瑜与芈凰在江边,你追我赶的期间,一队五十人的楚国巡逻卫队骑着马突然奔过来,大喝道,“半夜三更的,你们在这边干什么?”

    江陵平原的营地里,每隔一刻钟都会有巡逻士兵,只要她能拖延个一时半刻,必然就可以找到机会托身,果然她还是等到了。

    芈凰峨眉微挑,当即收回手中的匕首,看了一眼瞪着她的容瑜,对楚兵扬声道,“你们没有看到我和庸三公子都迷路了吗?”然后一步步负手走出蛮夷的包围圈,这次再无人敢阻拦。

    有了早上的下马威,在楚军面前,这些不开教化的庸国蛮夷也学聪明了,寡不敌众,双拳难敌四手。

    若以他们的人数真和楚军较量起来,就是辗压。

    “太女?”当先的统领看见芈凰立即翻身下马行礼,“属下参见太女殿下。”

    “免礼!我和容公子都迷路了,找不到回帐篷的路,你们护送我回去吧。”芈凰命令道。

    “是,太女殿下!”统领领命,目光落在容瑜手中握着的长剑,开口问道,“那庸三公子他们呢?”

    “他们啊!你再叫队人把他们送回去,可别让他们再迷路了,这江陵平原可不是他们庸国可以随意走动的地方。”芈凰目光幽幽一转,说道。

    一句话相当于限制了容瑜的所有行动。

    “是,太女!”统领看了一眼半夜还在楚国营地出没的庸国三公子,这事情如果被人发现,他们难辞其究。

    “对了,那个林子后面好像有异动,为了保护各国使臣的安全,你们派人去搜查一番。”离去前,芈凰抬手指着幽深的密林吩咐道。

    如果芈昭还在里面就有意思了,不过她应该没有蠢到这种地步吧。

    统领吹响腰间的号角,马上又来了队对楚国士兵,一队押解着容瑜他们回到最偏远的庸国营地,一队进入到密林细细搜查。

    “接下来的会盟,大家各凭本事吧!我们庸国是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臣服!”容瑜临走前,脸色难看地看着芈凰,大声宣告道。

    “那我就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救回庸国!”芈凰闻言抱臂看着他一步一回首地离去。

    “你不要把刚才林中之事告诉芈玄,我会保证绝不揭发你的身份。”容瑜突然开口说道,脸上出现一丝哀求。

    “好啊!”芈凰笑笑。

    这种事情,她才不会告诉芈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