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九章 约法三章
    芈凰昨晚已经看过他的策略,写的很好,只是抬头眼中闪过一瞬深邃,开口问道,“这样做你就不怕暴露了我楚军实力?”

    这样敏锐的政治触觉,这三年,她还真是成长不少,成嘉轻笑扬眉,云淡风轻的双眼中少见的带着一丝不屑,回视与她。

    “这江陵平原上的各国细作还少了吗?嘉只是想知道太女敢不敢试一试?”成嘉悠然握着手中的鹅毛笔在指尖把玩着,问道。

    “激将法?我只怕成副使才是会后悔的那一方!”芈凰闻言,一声嗤笑。

    “我更怕太女不敢接受此次任务,毕竟太女才是此次会盟的代言人。”成嘉轻笑回击,好看到连女子都自叹不如的脸庞,足以令人微微失神,停顿下又道,“有些事情,嘉可不敢越主代庖!”

    “好!”芈凰想都不想就答应。

    管他里面有什么阴谋,阳谋。

    只要是机会,她都会去抓住。

    二人不再多言,一个继续检阅其他人的奏简,一个继续翻阅他写的奏简。

    思考了一回的芈凰,突然一把将手中的卷轴阖了起,语气生疏,带着深深的防备和芥蒂,抬头看着成嘉开口说道,“成副使,为了此次会盟顺利进行,我想和你来个约法三章。”

    成嘉饶有兴趣地问道。

    “怎么约法?”

    “一,暂时我们不是敌人。二,所以不准任何一方因为任何理由破坏会盟!三,彼此不能互相干扰正在进行的会盟大事!”

    她不想还要时时刻刻提防他背后的小动作。

    刚才似乎缓和了一些的气氛,都因为她这句突然降至冰点的话,顿时化作了冰冷的空气,冻住了帐篷里的一切。

    就连淡淡光晕中上下飞舞的尘埃,也突然缓缓地沉淀了下来。

    羽毛的声音融化在耳边,和小时候无二。

    可是一双修长的目,轻淡如浮云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隔着长桌子的女子,轻笑一声好,“好,暂时我们不是敌人。”

    然后好看地又眨了眨,说道,“为了公平公正,那嘉也能约法三章么!”

    “你说!”为了公平公正,芈凰点点头。

    “一,请太女记住:这期间,我们暂时不是敌人,不能有任何怀疑!

    二,还是请太女记住:这期间,我们暂时不是敌人,不能有任何怀疑!

    三,最后请太女记住:这期间,我们暂时不是敌人,不能有任何怀疑!”

    “明明只有一条,还是我的一条。”芈凰拧眉。

    “不一样,最重要的事情需要说三边!”成嘉轻笑道。

    “好,我答应,那就多谢成副使配合了。”芈凰点点头。

    成嘉突然伸出手来,芈凰不明其意,“干什么?”

    “击掌为誓!”

    “好!”

    为了他们的计划,怎么说都是自己先提出来的要求,总得有个态度。

    “啪”的一声,一大一小的两个手掌,一触即分。

    一个柔软带着薄茧,一个坚硬而宽大。

    十指轻触的瞬间,不同热度的两个掌心贴合在一起,又迅速分开。

    冷空气迅速呼入掌缝,带走了彼此的掌温。

    “好了!”成嘉保持着微笑。

    芈凰却暗暗皱眉,“笑什么?”

    “不是敌人,自然得友好,自然得对合作的战友微笑。”成嘉回道。

    “战友?”芈凰峨眉打结,她不是这个意思,但他们现在的确是一起共事的“战友”,语气柔和来点,点点头,“继续做事吧!”

    “好!”成嘉点头做事。

    淡淡的光晕洒在洁白的鹅毛笔上,印出琉璃般的斑驳,就像一把洁白细腻的羽梳,握在那如玉的手指尖,在竹简上流畅而优美地划过。

    芈凰忽的抬头瞥见,暗想,还真是一枝奇怪又十分好看的笔,念头闪过,复又拧眉将头低下,默默地思考着后天的事情该如何安排。

    那簇起的峨眉,轻扫过的曼目,如晴空的浮云一闪,又隐入山间不见。

    成嘉淡粉色的唇瓣浅浅微勾,手中的鹅毛笔轻轻一顿,一直低头做事。

    不知过了多久,司剑和霍刀打闹的声音就响在门外。

    “霍刀,姐姐警告过你一万次了!”

    “不准叫我剑娘们!还有你叶相如,别以为你是前司马大人的孙子,姐姐我就不敢揍你。我们现在可是平级,不讲出身。”司剑凶悍无比的粗大嗓门传了进来。

    “哈哈,来啊!你相如哥哥我正愁没人练手。”叶相如在门外撸起袖子大叫道。

    “别光说不练,你们两个!我赌剑娘们赢!”霍刀在一旁火上浇油,不停添乱。

    “好,加我一个,我赌相如!”欧阳奈抱着长剑笑着下注。

    “那我就做庄家!两个人打平的话,我就通杀。”杨蔚抱臂作壁上观。

    “唉,你们还真打啊!这可是副使大人的帐篷前!”

    “副使大人是来叫你们开会的,不是叫你们来打架的!”陈晃想要阻止。

    奈何他一个文士,谁鸟他啊!

    一众大笑声由外及内传进帐篷里,打破了帐篷里二人的短暂和谐的安静。

    帐篷里的成嘉耳根微振,听到他们的对话,忍不住轻笑出声,“还真有意思,你手下这几个人。”

    芈凰想装听不见都不行,微肃的丽颜一黑,对那五个给她丢人现眼的家伙,大吼一声,“都给我滚进来,开会!”

    司剑闻声一个激灵,第一个罢工,“呸呸,姐姐我不打了!有正事!下次再找你算账!”一把还剑入鞘冲进帐篷。

    杨尉看了看欧阳奈和霍刀,“你们都输了,我,庄家通吃!哈哈!”

    二人纷纷骂着司剑没义气,中途退场,交钱跟上。

    叶相如也一脸晦气地掀开门帘而进,“成嘉,我告诉你,现在本千骑将军可是很忙的,快说,找我们什么事?”

    “进了大营,我看你这样子,是太闲了吧?”成嘉将鹅毛笔插入笔座,挑挑眉看着他。

    意思不言而喻,打架也不看看,是在他门口。

    “闲,怎么会闲呢?每时每刻都有大把的人想到我那探听消息呢?”叶相如走到他身边勾肩搭背地坐下,挤眉弄眼地回道。

    “那怎么说,你该知道了吧!”成嘉唇瓣微勾,笑笑。

    “你都交待了,我还会说错吗?我们要保持神秘到会盟那一天。”叶想如倚在大椅中,浓眉微挑地说道。

    两个人彼此心有神会的一笑。

    “既然都来了,那就由太女说一下兵演的事情好了。”成嘉转头看向芈凰说道,把主话语权交给她。

    “兵演,这是什么,唱戏么?”霍刀,欧阳奈,就连老道持重的连杨蔚也眉头一挑,不明所以,唯有叶相如稳稳坐着。

    兵演,还是头一次听说过这个词。

    兵事又不是儿戏。

    那可是会死人的。

    演?

    怎么演?

    真打,假打,还是背后偷袭?

    “我们不是去唱戏,而是去天下诸侯面前耀武扬威!”芈凰接过话头,沉声说道,一双曼目中划过一道锋芒。

    “什么?”

    众人惊讶地听着芈凰缓缓说出成嘉的计划,以往战场上的武力炫耀都是单兵式的,以主将为主,这样全军上万人一起上,除非是在战场上!

    不过,光听着就觉得让人血脉喷张!

    上万人一起碾压手无缚鸡之力的使臣!

    这回玩大发了!

    “听着有意思!”叶相如摸着下巴浅浅的胡渣,“哈哈,看来明天就是我叶相如的首战秀了!”

    “秀你个大头鬼,我给你说!明天全部听杨大哥和太女指挥,别一心想着出风头,到时候像上次赛马比赛一样,坏大事,姐姐揍死你!”司剑在他面前比了比她的铁拳,提醒道。

    叶相如俊朗的容颜一黑,“那种黑历史就不要提了,以后还能不能好好做兄弟?”

    “谁跟你是兄弟!”司剑切了一声。

    “可你是男的啊,你的长相,你的身材,通通都告诉我,你是个男的!”叶相如大惊道,脸上是忍得难受的大笑。

    “靠,又找打!”司剑挥舞着她的铁拳一顿胖揍。

    “草,男人的脸不能随便打,你懂吗?”

    乒乒乓乓之声,响彻大帐。

    芈凰脸黑到不行。

    而成嘉笑到不行。

    完全没有刚才帐中的严肃,安静,甚至冰冷。

    “哈哈!终于有人能降伏住叶相如了。嗯嗯,我得给他好好撮合撮合,想必叶爷爷也一定会很高兴的!终于可以抱孙子了!”成嘉笑着频频点头。

    “笑什么笑!”芈凰脸黑的像锅底,“不准笑!”

    以前司剑只和霍刀闹,如今又来了一个叶相如。

    以后她的凰羽卫,还能不能安静一回了。

    “好,太女殿下,我不笑!”成嘉忍俊不禁地保证,一张完美的侧颜都是抖动的笑肌,想到司剑的大块头把叶相如小鸡一样抱在怀里。

    不忍直视啊!

    一众武将将兵演当天的作战方略又讲了一遍,还有战斗分配讲了一遍,大家牢牢记住,议事才结束。

    成嘉将芈凰他们亲自送出帐篷,站在门边嘱咐道,“那这事就全权拜托太女了,希望不要搞砸,令我楚国在天下诸侯面前丢了人。”

    “搞砸?”芈凰听着这声似命令又似嘲笑的话,忍不住轻哼一声,握紧了手中的奏简。

    “放心吧,成副使,这件事我一定会办的漂漂亮亮的!”

    “好啊!”

    成嘉闻言,双眼中却含着一丝奇异的神采飞扬,露出整齐而洁白的牙齿,拱手作揖大笑道,“那嘉就拭目以待,恭候太女威震诸侯!”

    被这样轻笑的目光盯着,芈凰有一丝怔然。

    忍不住和记忆里那个十岁的他,轻轻重合。

    白龙池边的小男孩看着小女孩,呵呵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没关系,我到时候编个借口,就说我东西掉在了宫里,买了吃的再给你带进宫。看吧,我聪明吧,比那个若敖子琰聪明多了!”

    芈凰又有一丝恍然。

    这个他才是当初她认识的那个他。

    大胆,张扬,神采奕奕,无拘无束。

    芈凰收回发怔的目光,带着五人离去,轻哼一声,“走了,少啰嗦!”

    “好嘞!”所有凰羽卫千骑将军,立即大笑着跟随。

    吵闹的帐篷外,不知道是谁的目光落在了谁的身上,在时间的洪流里,悄然无声地兜兜转转着。

    成嘉一直站在门口,目光穿过人潮,追随着那道纤细挺拔的背脊,久久没有进帐,如玉的左手掩在袖中缓缓握紧成拳。

    “走,我们也去会见秦巴使臣!”

    “是,副使!”陈晃闻言,命其他人整理好所有奏简资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