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一章 齐晋之赌
    各路诸侯,尤其是秦国和巴国也相继表演了一些三国会盟助兴的节目,不过都是大多数常见的斗马射箭、军舞练刀,一场接着一场。

    可是千千万万儿郎,再没有哪一场胜过那一抹金甲战袍的女将,也不及楚国两万五千人的同场兵演,震撼全场。

    此时,有窈窕的楚女高立在渐台之上,敲响钮钟,甬钟和大博钟组成的金色编钟组,有美妓于广场中长袖轻甩,长歌引舞,鼓乐钟响的煌煌曲调,幽长的钟声传荡在江陵平原之上。

    珍馐佳肴流水一般被端上各国使臣的长案之上,全是各色荆地野味,醇酒大肉,香气诱人。

    年轻而妖娆的楚女歌姬,载歌载舞,跳舞祝兴,引来各国使臣欢笑高呼。

    楚王走向渐台的栏杆前,向各国诸侯使臣含笑挥手致礼。

    楚穆王,十八年,十月初七。

    这是沉寂了多年的楚国最辉煌而荣耀的一刻。

    但它,还只是一个开端。

    每一个使臣心中,都明白,站在渐台最前方那个垂垂老矣的楚王。

    他已然下定决心,未来必将挥师北上,逐鹿中原。

    坐在晋国使臣队伍最前排的姬流殇,抱臂看着一切,邪肆的凤目中流露出一丝寒光,对身旁两个晋国使臣挑挑眉,“看到没,两位晋使,这就是大楚的军威,他们在向我们晋国耀武扬威呢!”

    “恐怕十年之内,楚军必会挥师北上,与我晋国一战。”姬流觞肯定说道。

    “我晋国如今内政不稳,未来与楚国一战,胜负真的难料!……”一个瘦弱的中年晋国使臣微微颔首,眼中满是担忧。

    “哼,赵律,你别听姬流觞这小子危言耸听,我晋国岂会害怕区区一个楚国,更何况只是一名女子?”

    一个把晋国官服翻领外穿的青年将领闻言,轻斥一声,“就算楚秦巴三国联合在一起,只要有我赵穿在,也不是我晋国对手。”

    姬流觞闻言,叛逆的浓眉高扬,邪魅的双眸俯视着身旁相貌出众的赵穿。

    一双微薄而性感的双唇噙着一抹冷漠。

    幽幽说道,“赵穿,你此言就差矣。若是我晋国在我那位好侄儿的治下,恐怕就算你赵家再是能治善战,也未必能胜!”

    赵穿虽然性情顽劣,不听教化,但是靠着他的好大哥,晋国正卿兼三军元帅的赵盾,姬赵两家联姻成为高高在上的晋襄公驸马爷。

    而他身为龙骧将军,更打的一手好战,与秦国多次对战中,战绩颇佳,更在羁马一战中,派魏寿馀诈称叛晋降秦,救回晋国大夫士会,所以性情十分高傲,根本不将现在的晋国之主,晋灵公,放在眼里。

    此时,听到姬流觞提到他此生最痛恨之人,赵穿脸色立即就不好了。

    晋灵公性情残暴,生活奢侈不说,还不恪守为君之道。

    他喜欢从晋宫的高台上,从上往下用弹弓射行人,观看百姓惊恐躲避的样子以为乐趣,还喜欢养狗,狗过的比人还奢侈,而且每顿吃食更是穷奢极欲。

    有一次有个厨师没有把熊掌煮好,晋灵公当即发怒,便把厨师杀死,尸体切成肉块装在盘子上,让官女们端着厨师的尸体做的菜肴穿过朝堂,当场受到惊吓的晋国官员不下十位,一度重病不起,从此退出晋国朝堂。

    赵穿的大哥,当朝正卿的赵盾为这些事情,屡次劝谏晋灵公不听,却因此为赵氏一族招来晋灵公的厌恶,还放出他养的恶犬袭击了赵府。

    赵穿为人高傲不善隐忍,见此就和晋灵公大吵了一架,就被赵盾给发派到了楚国。

    此生跟随晋成公还有晋襄公东征南伐,追随两代名主,他赵穿还没有见过这等昏君呢!

    人家都爱美色,而他晋国的君主爱恶狗不爱江山!

    这等癖好,不可不说。

    特立独行,臭名远播。

    想到他此次就是因为躲避晋灵公养的那几百条恶狗,被他大哥赵盾发派出来的。

    赵穿恨恨地骂道,“姬夷皋,本驸马与你誓不两立!”

    “闭嘴!灵公的名字,岂是你可以直呼的!”谨小慎微的赵律皱眉低声喝道。

    “黄口小儿,当初要不是我大哥因为他母亲穆后日夜相求,也不会让他做了晋公!”赵穿不屑地说道,“我当时就说应该迎回身在秦国的公子雍的,而不是将公子雍拒于秦关之内,反倒惹来秦国为敌。”

    “说那些还有何用?如今秦晋的大仇,已经因此结下了。”姬流觞嘴角轻撇,不屑地说道,“如今你赵家,还有我们这些漂泊流亡在异国的晋公子都是晋灵公日夜想要杀害的对象。”

    “要是能让大哥改立你为晋公就好了!”赵穿闻言皱眉说道。

    “呵,如今晋国上下兵马都在晋灵公手中,岂是你们赵家想废就废的?”姬流觞轻松说道,可是阴霸的目光却闪过一丝深邃。

    一身金色华服的姜无野坐在与齐国相邻的观礼席的第一排,听到楚军那澎湃的铁骑声,一脸怕怕地偎进身旁体态丰腴面容娇媚的女姬怀里,抓着她的衣襟说道,“晋姬,那些楚国士兵,好可怕噢!”

    一个大男人,做那小孩模样,明明有几分滑稽。

    可是他却半点自觉都没有。

    “太子怕是吧?”衣衫暴露的女姬格格一笑。

    伸出两臂将他大胆地揽进怀里,同时轻轻拉开本就大敞的衣襟,两半酥胸隔着衣料隐隐露了出来,低头对怀里的男子,媚声说道,“呵呵,姬的怀里最安全,什么金革铁马,什么千军万马,只要偎进来,太子都听不见,也感受不到了!……”

    “呵呵,太子尽管躺进来就好了!……”

    “好啊!”姜无野的大头顺着襟口就偎了进去,双臂搂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心神一荡,然后大嘴一张,隔着那层薄如蝉衣的纱料,一口含住,大笑道,“晋姬的怀里真的好软,好有安全感!你能让本太子更安全一些么?”

    “好啊!太子殿下。”女姬也不在意左右其他诸侯使臣的目光,顿时嘤咛一声,拉着男人一起向身后宽大的高榻上倒去。

    眼波媚的就像那一汪秋水,飘荡荡,没有着落。

    男女的浪笑声,此起彼伏响起,惹的前后左右的使臣不禁喉节上下滚动一声,叹道,“齐太子可真是享尽齐人之福啊!”

    左手边的晋国观礼席中的赵穿见到这一幕,冷哼一声,指着和女子斯混的姜无野说道,“你看,齐国又一个晋灵公诞生了。看来齐国被我晋国纳入版图之中,不过两代之事了。”

    姬流觞闻言轻蔑地勾唇一笑,“不过这个晋姬,本公子身为晋人,看着还真有点不喜啊!”

    一句话,让赵穿意识到什么,双眼喷火地瞪着姜无野怀里不知羞耻的晋女,“真是我晋国女子之耻,居然以身侍我晋国手下败将。”

    本和美姬在榻上厮缠的姜无野闻言,挑起女姬光滑柔腻的下巴,在指尖细细摩挲着,目光却直直落在赵穿身上,问道,“晋姬,邯郸君,说你是晋国之耻,姬以为是吗?”

    “晋国哪有齐国好,太子待晋姬最好了。”躺在榻上几近半裸的晋姬吃吃笑道,“晋姬只愿留在齐国,才不愿意去那恶狗遍地的晋国。”

    “哈哈!”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更加放荡起来,“小妖精,今晚,我一定要狠狠奖赏你。”

    “不吗,太子,人家要其他的奖励。”晋姬卧倒在姜无野的怀里,在赵穿等晋使愤怒的目光中更加放肆的要求道。

    “好,不管你要什么,本太子,今天都通通满足你。”姜无野搂着晋姬,更加放肆地看着赵穿大笑道,“邯郸君,本太子愿用我齐国阿城和你一赌!”

    “不知道你敢不敢用你晋国坝丘与我一赌?”

    “本驸马最讨厌别人跟我赌了,而且是双手奉上的城池,本驸马有理由拒绝吗?”赵穿闻言一挑眉,“姜无野,你要赌什么?”

    “本太子可不跟输不起的人玩噢!”姜无野搂着怀里的晋姬,笑笑说道,“邯郸君,你确定你输了,这坝丘城你做的了主吗?”

    逢丑父闻言焦急地上前阻止,劝道,“太子,我的太子,你输钱可以,输城绝对不可以。秦公会杀了我们的!”

    就算不杀了太子,肯定会杀了他的。

    “本太子会是输的那个吗?”姜无野一挑眉,切了一声。

    “太子气宇不凡,太子英明神武,太子逢赌必赢。”逢丑父立即抱着他的大腿高呼跪拜。

    “哼,知道就好。”

    姜无野抬了抬高傲的下巴,看了一眼赵穿,“怎么样,敢比吗?邯郸君,或者就以你的封地,邯郸城为赌注也行啊!”

    赵律闻言赶紧拦住冲动的赵穿,截断他要冲出口的话,“好了,别闹了,赵穿,人家齐太子跟你开玩笑,你还没看出来。”

    “本太子像是开玩笑的吗?”

    姜无野慢悠悠地摩挲这晋姬的下巴,惹得她咯咯直笑,说道,“本太子就以十年为期,赌楚国十年内必会挥师北上,大败晋国!界时你晋国要是输了,邯郸君就到我齐国来做城主吧,将邯郸城献于我齐国。”

    “怎么样,敢不敢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