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二章 饿狼狐狸
    从凌云而起的渐台往下看去,滚滚大江如仰卧的巨人,在天地间静静流淌着,可是他身前正屹立着的这座高台却渐渐热闹起来,声音渐渐盖过了无尽的波涛声。

    渐台上以凤凰为形雕屏画栋,金碧辉煌,三十六根金柱拱卫而成,形成六大水台,宾客如云,酒杯不停,美人环绕,丝竹鼓乐。

    此时,宴席刚刚开场,位于主席的楚国大半高官显族,除了若敖氏,几乎全部到席,*其他四大观礼席以右手边的晋齐和左手边的秦巴的观礼席最为热闹。

    这种热闹里含着一丝窥探,还有一丝好笑。

    在觥筹交错之间,各国使臣们皆用余光,看向位于主席的楚国和右手席的晋齐两国。

    每个人都向姜无野这边望来,只见男人好似毫不知道自己成了众人的焦点,大赤赤地靠在晋姬的怀里,调笑道,“不过一座城而矣,本太子还是不在意的,输了便输了,邯郸君就不敢么?”

    坝丘与邯郸两城皆乃齐晋两国交界的重要关口。

    若是此二城有一城输给了齐国,再加上庸国大半疆土纳入楚国。

    晋国必将西面有秦,东面有齐,南面有楚。

    从此三面受敌,强敌环绕。

    危机四伏。

    姬流觞出声制止道,“赵穿,你不要去。”

    “看来就连晋灵公的小叔叔也胆怯了,不过,楚军如此威武,就连本太子都瑟瑟发抖,怕也是正常了!”话毕又大笑一声偎进晋姬怀里,“晋姬,还是你的怀抱最安全了。”

    “呵呵!”一阵男女的浪笑声再度响起。

    “别拦着我!我要替秦公好好教训这小子!”被姬流觞拦着的赵穿闻言,一把就想挥开他,冲到齐国的水台前。

    “我不是拦着你,而是替你去教训他!”姬流觞磁性而邪魅的男声缓缓响起。

    “好啊!”赵穿突然双手一摊,淡定地坐回晋国观礼席前。

    他到要看看这位从周流亡至楚的晋公子有几分本事。

    如果真有那个能力,助他回晋,又有何难?

    反正他看晋灵公,也不爽好久了。

    换一个晋公,正好。

    “女人,你还记得自己是哪国人吗?”姬流觞大步走到齐国的观礼席前,居高临下地问道。

    “他问你呢?”姜无野搂着怀里的美人挑眉笑问道。

    晋姬连连笑道,“傻子!我是晋国人!还问这种话。”

    “女人,说这话,就该死!”在众人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姬流觞一把拔出身旁楚国士兵腰间的长剑,一个洞穿,刺死了姜无野怀里的晋姬。

    一声女子的惨叫响彻渐台。

    “啊!死人了!”胆小的宫人尖叫道。

    所有人寻声望来,只见晋公子流觞正手持滴着血的长剑,幽幽说道,“这样的晋女真是丢尽我晋人颜面啊!”

    像这种为了尊严杀人的。

    在各国之间,屡见不鲜。

    “杀的好,流觞!”晋国这一方,赵穿突然爆发出一阵呼声,他也想这么干好久了。

    同时对姬流殇更高看了几分。

    就这份气魄就远胜晋灵公那个昏君百倍。

    所有晋人都大叫着,“这种晋女就不配活着!”

    此时各国使臣及楚国王公贵族公主们正把目光纷纷凝聚在拿剑指着的姜无野身的姬流觞上,听他继续说道,“听闻齐太子一路西来,这一路美人收了不少,这位晋女,就由我晋国代为处理了,稍后,我自然会送上楚女作为赔礼!”

    他这一句,无异于打楚国人的脸。

    所有晋人“哈哈”大笑道,“对,我们赔一百名楚女给你,齐太子。”

    楚人闻言纷纷起身瞪眼赤目,“你们晋人,什么意思?”

    就连坐在右手的芈凰也面色一黯。

    这两个家伙,没有一个家伙。

    如果姜无野是只狡猾无比的狐狸,那姬流殇就是很辣无比的饿狼。

    “我们晋人没有什么意思,就是杀了齐太子的美姬想赔他一个罢了!”姬流觞幽幽说道,可是一双邪魅的眸子里却闪过一丝寒光,手中的长剑往下突然一刺。

    “赤啦”一声,响起裂帛的声音。

    所有人只听他惨叫一声,捂着被划破的锦服,大叫道,“啊,晋人在楚国杀人了!”

    姬流殇皱眉看着抱头鼠窜的姜无野,不知道他那突然的一剑,明明必死,怎么人却一下子就钻到软榻下面去了。

    只见他一脸害怕,动作却麻溜地从齐国的坐席跑开,也不管衣衫破了,还是沾了淋漓的血迹,就这样横穿过大半个渐台,跑到楚国正席之位上,大惊小叫道。

    “呜呜,凰儿,我好害怕,他要杀我!”

    芈凰坐在席位中,峨眉紧皱,抬头看了一眼姜无野,这个整天惹麻烦的家伙,正可怜兮兮说着,“你可不能不管我!”

    “你这样装疯卖傻,我会信吗?”芈凰的声音突然响起。

    姜无野却突然一把伸出手抓住她的手,突然一脸灿烂地大笑道,“你猜对了,本太子英明神武,足智多谋。若敖子琰跟我比,实在差远了!所以你要不嫁给我吧!”

    芈凰想要挣开却挣不来,双眼微微半眯,缓缓说道,“好啊,要我嫁给你可以。那就以你齐国江山为嫁妆,嫁于我楚国太女如何?”

    “哈哈,怎么样,齐太子,我楚国太女娶你可以,但是你齐国也要拿出诚意来!”坐在身后的叶相如闻言大笑一声。

    所有楚人在听闻芈凰一言后,纷纷大笑。

    因为他和晋国的冲突而导致空气凝滞的渐台,再度响起此起彼伏的阵阵笑浪声。

    “凰儿说的有理!哈哈!”

    就连楚王闻言都大笑一声,饶有兴致地等着姜无野的回答,笑道,“怎么样,齐太子?我楚国愿意娶你这一国太子为驸马。”

    “自然可以!凰儿,你把我娶了以后,你当女王,我当王后,你宠幸我,我宠幸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姜无野眯眼一笑,“你说好不好?”

    芈凰满头黑线,如果打的赢,真想狠狠揍他一顿,另一只手无情地拍在姜无野的俊脸上,“给我闭嘴。”

    她真是低估了他的下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