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四章 一骰三局
    平静的大江表面下,是涌动的急流。

    成嘉脸上带着一丝轻笑,生为一个现代人,竟然在两千年前的春秋,亲眼见证了春秋五霸的四大超品大国晋楚齐秦四国,聚首一国。

    表面平静的成嘉,内心却在翻腾,无法控制地产生了一丝紧张,这一丝紧张是对这个时代他们身后所代表的各方诸侯的一丝敬畏。

    但是敬畏并不代表顺从,也不代表着不争取,这是他与这个时代所有人不一样的地方。

    他将亲眼见证并参与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

    楚国,楚国!……

    三国分庸后,楚国败晋。

    逐鹿中原,称霸天下!

    而如今,他将用一个骰子定出天下未来的大势。

    命运周旋,如骰子一般。

    这渐台上,每个人皆是这骰子上的一面。

    嬉笑怒骂哭泣间,皆是身不由己。

    不过为了“利益”二字罢了。

    成嘉说道,“那请各国各派一个人出来摇骰子吧!然后三位下注!”

    “我来!”赵穿闻言跃跃欲试,“流觞,你下注!”

    “好!”姬流觞点点头。

    “那丑父你来给本太子下注,本太子要亲自摇这骰子。”姜无野命道。

    “太子,真的要赌么?”逢丑父哭丧着脸,他不想回去被秦公剁了喂狗。

    “少啰嗦!”姜无野脸一暗。

    “那公主是要摇骰子还是下注?”成嘉看着身旁站着的芈凰问道。

    “我也骰子吧!”芈凰说着走到宫人刚刚搬来的大圆桌前,拿起那精巧的六面方方正正的小玩意,在手掌间转动着。

    随便一摇,就是一个数,一,又一摇,就是个三,然后,又是五。

    曼眸在小小骰子上眯了眯,总觉得这个小东西不简单。

    运气?

    运气这个东西,有时候也可以人为的。

    所以她不喜欢把任何会掌控命运的机会交到别人手中。

    与此同时,姜无野也拿着骰子在手掌心中漫不经心地垫量着,而姬流觞一双邪肆的眸子似乎想把这个小东西一眼看穿,三指用力地捏着骰子,几近捏碎。

    一张大圆桌前,三方站定,各执一手。

    “叮咚”一声,芈凰将骰子丢进骰盅里,上下一合,学着刚才成嘉教的样子,上下一摇,小小的青铜盅发出“咚咚咚”的脆响。

    目光同时注意着走近桌前和她并肩站在桌前的成嘉,只见他大手落在一百金铢筹码上,慢慢地拨算着手中的筹码,数了三十枚金珠然后扔到中间的金盘中说道,“那我们就来赌三次吧,第一注我下三十金铢。太女说好了,就可以停手。”

    “好!”芈凰将手中青铜盅一扣,按在了大圆桌上。

    赵穿哈哈一笑,手中青铜盅一阵猛摇,同样一扣,“好,第一把,我们跟三十金铢!”

    姬流觞闻言一把前面三落十枚的金铢一扫,全数落入金盘中,“跟!”

    “唉唉,你们都好了,我要再多摇摇!”姜无野似乎觉得很好玩,不停地上下摇着手中的青铜盅,发出时强时时弱的骰子撞击声。

    场中所有人闻言,眼珠子都粘了上来。

    几点呢?几点呢?……

    快停下来啊!

    终于“啪”的一声,他把盅拍在了桌上,大笑一声,“感觉我这个数不够大啊!”

    话毕,第一个揭开骰盅,“五!”

    然后只见他往身后的虎皮大椅上一靠,对逢丑夫随意地命道,“那赌十金铢吧!输了也就输十金铢,本太子,可以慢慢玩。”

    场中发出一个不小的惊呼,“这个数已经很大了,摇出六的几率只有六分之一!”

    “齐太子太谨慎了,赢面很大!”

    “不过这样也好,输也输不到哪里去!”

    赵穿哈哈一笑,“好,我也揭开来看看!”话毕,打开一看,是个“三!”脸色顿时一黑。

    “吁!……”场上顿时嘘声一片,这个数字已经是输了。

    “就差楚国的了!”场上所有人的目光立即又转到了芈凰的手上,只见她缓缓揭开,“六!”

    “真的是六,六分之一的几率,被摇出来了!”

    裁判见此,立即宣布道,“第一局楚国胜,赢四十金铢。”

    楚国的观众席上顿时爆发出一阵喝彩,就连楚王也十分高兴地浮了一大杯。

    芈昭坐在后面轻哼一声,“什么狗屎运气!什么好事都被她碰上了。”

    吴王妃脸上也是意兴阑珊的,但还是陪着楚王大笑着,“凰儿,今天真是运气逆天了。”

    “哈哈,寡人也深以为然。”

    第二局,开始。

    赵穿不信邪,“太女的骰子不介意跟我的换换玩吧?”

    芈凰往成嘉那边看了他一眼,见他点点头,“换!”

    二人手中的骰子一换,再度摇了起来,其实她也不懂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诀窍,可是看刚才姜无野的样子好像那个“五”不是随便摇出来的。

    成嘉眼见三人同时摇起手中骰盅,往往晋国这一边移了一步,笑道,“这次我国太女先开,还是邯郸君先开?”

    三人闻言同时手中的骰盅一落。

    但是这次谁也没有先开。

    场上静悄悄的,由于有了第一局试水注,这局都十分谨慎,姬流觞浓眉紧皱,看了一眼赵穿,二人点点头,用眼神交换了一下彼此意见,“你楚国先开。”

    “好,这次我下铢五十金铢。开!”成嘉说道。

    芈凰揭开骰盅,“五!”

    “靠,又是五!”满场皆惊!

    姜无野哈哈大笑一声,“巧,真是巧!我也跟十金铢。”

    然后手中骰盅一开,“五!”

    赵穿突然觉得这赌运气,也不容易了,感觉手上的不是一粒小小的骰子,而是一座城池的份量。

    姬流觞闻言也眉头打结,“我也跟十金铢!”

    缓缓揭开骰子,突然双眼一亮,惊呼道,“六!”

    全场闻言又是一声大喊,“又是六!”

    “晋国胜了,一下子赢了一百金铢!”

    第二局,晋国胜。

    楚王脸色立即一黑,芈昭暗自窃喜,脸上却可惜地道,“父王,别生气啦,说了是比运气,运气不可能一直在我们家。”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希望我楚国输不成?”楚王闻言对芈昭更加没有好脸色,以前觉得乖巧聪明的女儿,越来越蠢了。

    吴王妃闻言,狠狠扭头瞪了芈昭一眼,骂道,“闭上你的嘴,好好看着!”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赵穿见此脸上顿时得意大笑,“看来上天都是站在我晋国这一边的。”

    姬流觞也唇边挂了一丝笑意,一百三十金铢在手,胜券在握,挑挑眉,看着成嘉和姜无野问道,“两位还比吗?不若认输好了。”

    芈凰皱眉看着成嘉手中的九十金铢,姜无野手中的八十金铢。

    自己再怎么摇也不能保证出一个“六”啊!

    成嘉却又笑了,“本来小赌怡情,各国使臣开心就好。那不如我们就全推了!邯郸君,敢吗?”

    “我为什么要?我们就拿十金铢出来,依然稳赢!”赵穿得意地说道,这笔帐他还是算的过来的,输了,他还有一百二十金铢稳赢。

    姜无野却双眼一眯笑了,“全推不好,不过我要加注,我赌三十金铢!”

    “哈哈,我一直听闻太子是一个壕爽之人,看来所传有误!”成嘉笑道。

    “除了凰儿,你们又不是美人,我壕有什么用!”姜无野切了一声。

    “哈哈,对!这话,我喜欢!”赵穿站在姜无野的对面,然后大手一挥,命道,“少说话,赶紧最后一局定输赢!”

    成嘉摇了摇头,走到芈凰身边问道,“太女,最后一把定输赢,要不就由嘉来摇骰?”

    “你行吗?”芈凰皱眉低声地问道。

    她输了,楚王还不会拿她怎么样。

    他输了,估计成左尹要骂死他吧。

    他这是提出的一个什么样馊主意。

    “你担心我?”成嘉轻笑道。

    “我担心楚国会输。”芈凰撇嘴。

    “嘉说了三次能赢,就是三次,太女请放心。”成嘉了然笑着点头,接过她手中的骰子一摇。

    “好,你自己说的!”芈凰将骰子交到了他的手里,往身后的虎皮大椅中一退。

    “嗯,我说的,太女就放心在一旁坐着看结果吧。”成嘉淡定地站到桌前,和赵穿,姜无野二人一起摇了起来。

    喜欢摇骰子的人,一般都有一种赌徒心理。

    不喜欢命运为他人主宰。

    又期望被命运眷顾。

    成为那个幸运儿。

    正席中的楚王见此,眉头深皱,对成得臣说道,“成副使还是年轻气盛了!”

    成得臣闻言惭愧地说道,“我成氏令楚国蒙羞了。”

    “成老言之过早!”吴王妃却攀着楚王的肩膀,摇头说道,“怎么都不能堕了我楚国威风,我觉得我楚国必胜。”

    即使输城,也不能输人。

    楚王闻言点点头,继续观望。

    渐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这一张圆桌前,或站或坐的六个人身上。

    逢丑父觉得自己已经看到结局了,齐国必输无疑了,除非他齐国能把楚国的九十金铢赢来,否则根本没有翻盘的机会。

    而换言之只要晋国点数比他们只是大一点,那晋国就赢定了。

    所有人都看的明明白白,楚国要再出一把“六”的几率,小之又小。

    各国使臣纷纷摇头说道,“楚国必败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