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七章 你也怕呀!
    这章先不看,今晚还要改

    谢谢,不好意思

    *************

    以左尹为主,太女为辅,而成嘉也入了使团做了个参议。

    芈凰高坐在主位,看着最末端坐着的成嘉,用左手吃力地写着字,峨眉微皱,他怎么也在?

    芈凰一眼望去,三国会盟的使团中有不少老熟人,都是楚秦巴三国联军中的将领,熟悉地打了一声招呼,彼此入座。

    有资格参加三国会盟的,除了皇室贵族,王公大臣,大臣们的家眷亲族,还有临近封地的朝拜使者。是以,场面十分恢弘,春猎不比秋猎,只见围猎场上,白雪皑皑,松林苍莽,各门各户的子弟们全都盛装出席,锦衣大裘,后背弓弩,悍勇绝伦。

    大楚风气开放,不比秦巴,放眼望去,女子的身影豆蔻嫣红,策马疾奔,所以芈凰跟在成嘉的身边,也并不显得如何突兀。

    “公主,”成嘉回过头去,看向芈凰红通通的小脸,问道:“冷吗?”

    “不冷。”芈凰抬起头来,说道:“好久没起这么早了,空气真好。”

    成嘉笑笑,正要说话,突然只见一队人马迅速逼近,容瑜一身紫貂长裘,俊朗出众,一路吸引了众多目光。

    “成副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成嘉转过头去,双目微微一眯,上下打量了容瑜一眼,随即淡淡一笑:公子常年领兵在外,你我果然是好久不见了。”

    “是啊,”容瑜嘴角轻轻一笑:“庸国最近又有小股民乱,还是成副使命好,能够在帝都躲清闲,我就不成,天生的劳碌命。”

    成嘉的笑容不变,点头说道:“能者多劳,一切都是为了大楚的中兴,晋国公子所作所为,天下百姓有目共睹。”

    容瑜哈哈一笑:“那就呈你吉言。”

    说罢,驱马转身,经过芈凰身边的时候停下来多看了一眼,笑容诡异的说道:“这位姑娘看起来倒是眼熟。”

    芈凰恭敬还礼:“晋国少爷想是认错人了,芈凰福薄,以前没福气见少爷您的金面。”

    “人中翘楚,芈凰,好名字。”

    容瑜笑道,转身驾了一声,就迅速离去。

    就在这时,鼓声突然急促而响,七长七短,忽快忽慢,只见远远的,夏王和晋国那云在一众侍卫的簇拥下,缓缓登上高台。上万名禁卫分立两侧,将皇帝和外围的人阻隔,厚重的金帘下,竟丝毫看不清夏王的眉眼,只能感觉的到那森然的冷意从帘子后面缓缓的散出。

    全场肃然,齐声高呼我王万岁,跪伏在地,端正叩首。

    绵延了三十多里的田猎队伍齐声高呼,声势惊人,万众期待的大楚围猎,终于缓缓拉开了序幕。

    遥遥望去,只见赤水沿岸昇旗似海,人影栋栋,芈凰站在成嘉身边,望着下面以军阵布防的数十里营帐,眼神不由得微微半眯了起来。

    大楚军威,果然不同凡响。即便今日只是一场皇家围猎,就布出如此大的阵仗,可想而知,若是真正上阵杀敌,又会有如何的雄浑威盛。

    只见以王帐为中心,夏人摆出了平原冲杀最有攻击性的环营,禁卫军、绿营军、骁骑营、京骑军以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纵贯排列,首尾相衔。两翼设翼营高台,位于高坡之上,呈方阵,拱卫中心大帐。

    城守东南西北四军,摆蛇形阵,护在中央军外围,每隔三十步设通讯兵,百步安放百人防守。营地的四角外侧,各有上千野战军团的士兵们站岗放哨,防守可谓是做到了滴水不漏,毫无半点空隙可钻。

    一阵长风吹来,战马长嘶,战旗招展,成嘉极目望去,面色不变,声音低沉的缓缓说道:“公主,回去休息一会吧。”

    芈凰转过头来,看着成嘉的脸孔,心底顿时有些了然。她点了点头,沉声说道:“你小心点。”

    成嘉转过头来,淡淡一笑:“机会难求,千载难逢,公主,等我好消息。”

    一整个下午,成嘉大营之内气氛都处于剑拔弩张的状态之下,芈凰坐镇大营之中,穿着一身墨黑长袍,乍一眼望去,还以为是成嘉坐在大帐之中。

    她在地图上画下最后一笔,抬起头来,沉声说道:“切忌一切要小心谨慎,不可露出马脚。”

    众人轰然点头:“太女放心!”

    当年下午,晋国家年轻一代最出色的容瑜在西北密林之中失踪,整个庸国出动了大批兵力寻找,都没有找到半点踪迹。容瑜是晋国那云的侄子,大楚国母想要私自动用骁骑营出兵寻人,却被目前掌管骁骑营的芈凰义正言辞的决绝。母子二人不欢而散,然而此时此刻的芈凰,却丝毫没有想到今日的这个举动,会为他将来带来多大的祸患。

    除了庸国一脉,其余的各大世家和皇亲国戚们,全都沉浸在田猎的喜庆之中。暗暗窃喜幸灾乐祸之下,无人会为这事有半点同情。容瑜常年在外戍边,为人张扬跋扈,阴冷残忍,早就不得人心。并且,所有人都认为,他只是在丛林里迷了路而已,毕竟是不会有人在这样严密的包围防锁下谋害帝国权贵的。

    当然,这只是他们的想法。

    此时此刻,在西北密林的一处隐蔽的山洞里,成嘉看着遍体鳞伤浑身上下鲜血淋漓的容瑜,嘴角冷冷一瞥,声音低沉的缓缓说道:“晋国公子,您还好吧?”

    容瑜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好似凶猛的野狼,他眼神锐利的狠狠盯着成嘉,一字一顿的寒声说道:“成嘉,今日所赐,他日一定如数奉还,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后悔生在这个世上。”

    成嘉微微一笑,笑容淡淡,带着一丝好笑的嘲讽。

    容瑜咬牙切齿,声音沙哑有若公鸭,眼神带着疯狂的光芒,沉声说道:“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的姐姐都已经给我睡了,将来你的女人也会被我压在身下。”

    “庸国已经亡了,你们一家都被人像条狗一样的砍了脑袋,只剩下你这个懦弱无能的杂种,苟延残喘的苟且偷生。你敢杀我吗?你不敢,只要我死了,整个田猎大典都会被打断,所有人都会开始调查,我们庸国不会放过你,你连最后这几个月都活不了。你不是挺喜欢那个小女奴的吗,到时候,你只能带着她到阴曹地府里去和你的家人团聚,你只能……”

    恶毒的话语还没说完,容瑜的瞳孔陡然扩大,一道血线冲天而起,沿着他苍白的脖颈滑了下去。

    成嘉目光鄙视的掠过容瑜惊恐的脸孔,不屑的淡淡说道:“已经沦为阶下之囚仍旧大言不惭,你这个饭桶!”

    嘭的一声,容瑜的尸体陡然倒了下去,成嘉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匕首上的血痕,对着一旁的下人说道:“阿精,拿去喂老虎,留下线索,引晋国家的人来。”

    “姑娘做了准备,要陷害芈凰和魏舒游,要实行吗?”

    成嘉点了点头,走出山洞翻身上马,说道:“就按她说的去做。”说罢,转身打马向营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