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九章 醋海翻腾(谢谢污龟1万打赏)
    若敖子琰脸色一寒,说道,“今日我家太女威震八方,就算楚王现在要砍了我的脑袋,我这个做驸马的自然要来与你庆贺!可是等我来,我看到的是什么?”

    “我看见的是你和他出双入对,把酒言欢!”

    “就像你说的,天下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盟友,我们现在暂时是同盟,此次会盟结束后,自然又变回敌人。而且堂堂观礼席上,众目睽睽,我们能做什么。”芈凰回瞪着他,跟他说这些,简直有理都说不清。

    他确定是他是男人吗?

    怎么比女人心眼还小!

    简直就是针孔那么大。

    “可是你如此急匆匆地要赶我走,又是什么意思?是怕让他看到我在你帐篷里,还是害怕我耽误你们继续把酒言欢?”若敖子琰剑眉微挑,目光幽深,牢牢锁住她,生气地说道。

    “我哪有!”芈凰闻言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踢在若敖子琰的腿上,听到他闷哼一声,然后指着帐篷的大门,“走,你给我走!既然你如此不信任我,就不要来。”

    “你要我走是吗?”若敖子琰扬眉。

    芈凰看了若敖子琰一眼,看着他由上及下俯视着她,带着一股沉怒和霸道,还有专制,她火气也上来了,伸手推开他,“你不走,我走!反正帐篷多的是!”

    “除了这个帐篷,你哪都不准去。”若敖子琰一把抱住她说道,“我不准你去找他!”

    芈凰本来以为他会语气好些了,没想到听到的却是这样的话。

    “放手!”低声挣扎着要从他怀抱里出去。

    若敖子琰却桎梏地更紧,声声质问道,“你是不是觉得他今天帮了你,你十分感激,以后就想和他好好相处,甚至以后如果万一楚王真把我这个驸马给换成他了,也觉得极好?”

    “嗯,是的!”芈凰看着他,突然应了一声。

    “什么,你想死是不是?”若敖子琰闻言,声音忽然阴沉下去。

    如北风刮过,帐篷里突然一片寒冷。

    “我还没活够,才不想死。”芈凰看着他摇头。

    若敖子琰愤愤地瞪着她,看着她一双曼目染着浓浓的愉悦,眯起眼睛,怒道,“想要他做驸马是吧?你做梦!他要敢,我就让他成氏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芈凰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那一声极低,却是极为愉悦。

    若敖子琰听到芈凰的笑声,简直如魔音穿脑,怦然回响,然后恨恨地咬牙切齿地瞪着她,“笑,笑什么笑?”

    “驸马,你闻到了一股好大的醋味没有?”芈凰忽然说道。

    若敖子琰动作一僵。

    “这帐篷里怎么有一股浓浓的醋味。”芈凰鼻子往若敖子琰身上凑近,使劲嗅了嗅,眯着眼睛点头说道,“酸死了。”

    看着芈凰脸上尽是揶揄的笑意,还挤眉弄眼地往他怀里凑,若敖子琰俊颜一黑,“哼,那凰儿就好好闻闻,为夫到底哪里酸了?”

    话毕,她只觉得眼前一黑,被他压在淡淡的龙涎香的怀抱里,呼吸困难,一张俊颜在她眼前不断放大,压了下来,若敖子琰居高临下地说道,“凰儿,你看这醋味够大么?”

    “嗯,很大!”芈凰点点头,大的不得了。

    “凰儿,为夫为你吃醋都是因为你没心没肺!”

    “你才没心没肺。”芈凰回瞪着他。

    “那你就证明给我看,我想错了!”若敖子琰不羞不臊地要求道。

    “这个要怎么证明?”芈凰峨眉微蹙。

    “就像我平时那样!”若敖子琰用指尖点了点她柔软的唇瓣,划过,又指了指自己的丰唇,然后舌尖在唇瓣上暧昧地舔过。

    “什么?”

    这个厚颜无齿的家伙!

    芈凰闻言丽颜一红,双眼圆瞪,小手顿时捏成了拳头,掌心潮湿,这个家伙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好!”

    然后看着他高扬的下巴,突然脚尖一垫,双手大胆地勾住他的脖颈,将自己粉嫰的唇瓣送了上去。

    两个唇瓣相贴,不知道是谁的大胆勾动了谁的火热,若敖子琰立即反客为主一把托着她的腰身,与她激烈的亲吻着,同时抱着她几步走到长案前,让她坐了上去,捧着她的脸狠狠撅住她的双唇,不断追逐着,戏吻着。

    命令道,“凰儿,这些还不够。”

    芈凰试探地学着他以往的样子,伸出丁香小舌,与他共舞,小小的舌尖勾上他的,两个人的嘴中都染了一层浓烈的酒味,甘醇浓烈。

    火热在这一刻爆发。

    酒精催发着神经,不由自主地交叠在一起。

    旁边炭炉里,“噼噼啪啪”的干材燃烧着,整个帐篷里的温度陡然上升,呼吸炙热。

    然后若敖子琰将芈凰一推,两个人双双向长案上一倒。

    “凰儿,今日我就想要你!不然,我会疯了的!”若敖子琰急切的将她压在身下,然后整个人覆盖下来,大手穿过她的黑发,然后一把摘掉她所有的发簪还有发带,黑发如缎,披散在桌上。

    帐篷里,顿时响起叮叮哐哐的金属落地之声。

    两只大手急切地上下摸索着,若敖子琰急切地说道,“这衣服怎么这么难解!”

    “还不是你叫人做的。”芈凰难受地推拒着他。

    “那凰儿你就自己来!”

    若敖子琰起身将她拉起,坐在长案上,指尖勾着她的玉手落在华裳上的玉带,好像是一种仪式,两人一起拉开,露出片片雪白的肌肤,宣布道,“我要你,凰儿,今天全部属于我!”

    芈凰闻言看着若敖子琰,突然,有些说不清到不明的东西清晰了。

    以前看若敖子琰都是云遮雾罩,他即便一再走近她,她都觉得摸不清,看不透,甚至有种他高高在上的仰止和敬畏,不自觉想要后退。

    虽然她一再强迫自己靠近。

    可都是小心翼翼的。

    带着防备!

    蠢的死过一次的人,被背叛过的人,都不容易相信人。

    可是这一刻,她忽然觉得他那这张天人似的容颜无比清晰,所有的云雾都散去了,清晰到她能数清他脸上浅浅的绒毛。

    看清这具男色诱人的皮囊下的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