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章 墙里墙外
    芈凰一把回抱住他强壮的腰身,将脸贴在他不安躁动的胸堂上,仰头好笑地道,“你说你眼睛长到天上,看人都用鼻孔,说话从来无齿,心眼还小如针尖,这脾气更大过我父王!以后我出门是不是要挂个牌子,写上此女丈夫醋性极大,闲杂人等莫近。”

    若敖子琰闻言面露得意,“你知道就好!所以乖乖的,不准红杏出墙,不准随意靠近不怀好意的男人。”

    “若敖公子,我还没嫁给你,哪来墙可出。”芈凰轻哼一声。

    “嫁不嫁我都不准出墙,墙里墙外都是我,其他男人,你靠近一个,我灭一个。”若敖子琰眸光微寒地看着芈凰,霸.道地宣布道。

    芈凰一阵无语。

    “那别人靠近我呢?”

    “结果一样,我先灭了他,再来收拾你。”

    若敖子琰笑的邪魅,俯身再度含住了她的唇瓣,细细啃咬品尝,从唇瓣到细嫩的玉颈,一丝一毫都不曾放过。

    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颈项,痒痒的折磨人心,就像有一千只蚂蚁缓缓爬过,突然颈上一疼,落下一个红痕,芈凰气息一乱,推拒道,“不要闹,万一留下痕迹,明日我还怎么参加三国会盟呢!”

    “你乖乖的任我亲一回,我就不闹!”

    若敖子琰低头看着眸中带泪,我见忧怜的芈凰,娇软到极致,媚到极致,这才有点像个女人的样子,只要看一眼,便不受控制,眸光瞬间被更甚的浴火覆盖,情意浓浓,紧紧贴在她的身上,轻舔慢咬着每一寸令他着迷的地带,声音低暗哑地说道。

    芈凰在他怀里微微颤抖,玉颈高扬,露出一片雪白的颈项和微敞的衣襟,目光迷离地瞪着他,“不行,我还怎么出去见人?!”

    “那就不要见人了,这里的事,有没有你结果还不都一样!自然有人都会解决。”若敖子琰不容她再说,拉开她半敞的衣襟,脸埋进她起伏的胸口,含住那梦寐以求的红樱。

    芈凰想着她真是……要疯了。

    陪着他这样胡闹!

    她想了半天想不出形头绪,因为所有的思绪都随着他而上下漂浮,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溺水之人,只能紧紧抓着他的大手,任他任意施为,却不敢发出半点声息。

    生怕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被人听见。

    这帐篷可不怎么隔音。

    帐篷里的温度越来越高,两个人从长案前移到屏风后,扑簌簌的衣服落地声,还有被浪声,若敖子琰的声音一次次从后面传了出来,“凰儿,凰儿,我要你!”

    “嗯!……可是若敖子琰,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恐怕这几天都不行。”芈凰的声音低如蚊子一样,突然说道。

    “为什么?”

    “今天我来月事了……”

    “该死,怎么会这么巧!”

    “今天骑马的时候肚子就不舒服了,刚刚要不是被你给闹的,我现在都要上床休息了。”芈凰红着脸低声回道。

    “乖,再等等!”芈凰柔声哄道,“等这次三国会盟,我们把那个幕后黑手抓出来,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大婚了。”

    “既然不舒服,刚才怎么不早说?”若敖子琰大手捂着她的小腹,皱眉问道。

    “刚才被你气忘记了,而且你生起气来,八匹马都拉不住,我自然得先安抚住你。”

    “肚子很不舒服么?”若敖子琰剑眉微皱,大手搭上她的手腕,感受她的脉象,又看看她的脸色微微翻白,双唇缺乏血色。

    “现在有点,我想喝点红糖水,今天酒有点喝多了,感觉现在肚子特别冰。”芈凰不舒服地拧眉说道。

    “以后这种男人应酬的事,你一个女人不准参与!”若敖子琰强势地命令道。

    “好,等你官复原职,我才懒得管呢!”芈凰点点头。

    “你先睡回,我叫清浦现在去弄,女人来这种事情我娘说还是要好好休息……不然会影响我们以后生孩子呢!”

    “你娘怎么会给你一个大男人说这些!”芈凰闻言不信。

    “反正你不能再像这三年一样给我乱来,这具身体以后都是我的!”若敖子琰俊颜微微发红地说道,然后给她掖好被角,确保保暖,翻身下床出门。

    “嗯!”

    芈凰闻言丽颜微红,把自己发烫的脸颊埋进被子里,点点头,看着他走了出去才吐了一口气。

    总算又逃过一劫。

    其实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不久,披了衣服起身的若敖子琰就接过清浦煮好的姜汤走了进来,快要睡着的芈凰,微微睁开眼睛,“好了吗?”

    “好了!乖,喝点再睡,这里面我加了参片和姜片,可以取暖还有滋补。”若敖子琰把她抱在怀里,让她可以借着他的手将碗里的红糖水喝完。

    “嗯。”芈凰点点头,一口气喝完,甜甜的,“好累,我先休息了。”

    “嗯!”将碗放在床头,若敖子琰也躺下来,从身后用滚烫的胸膛圈住她,“还冷吗?”

    芈凰往他怀里钻了钻。

    有一种温暖,前后两世都没有体会过。

    真的很想这样依赖下去,不用自己苦撑,也不用自己坚强。

    临睡前,仿佛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若敖子琰开口说道,“对了,差点忘了,成嘉晚上命人送了几个骰子过来,被姜无野给抢跑了。”

    芈凰闭着眼睛,无所谓地说道,“这种东西我又不需要,拿去就拿去吧!”

    “嗯!”若敖子琰点点头,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更加搂紧了身前的女子。

    屋外的大风刮过,这个晚上,除了楚国的营地,整个三国会盟的营地,有些人注定无法安眠。

    隔壁不远处的帐篷到了半夜,灯也没有熄。

    “公子,你不睡吗?都三更天了。”静安依着凳子连连打着哈欠,看着未熄灭的烛火,问道。

    “你先睡吧!我还有些事要忙!”成嘉说道,左手中的鹅毛笔一丝一毫没有停歇。

    “嗯,好吧,公子你早点休息!”静安点点头,公子每天都这么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停下来。

    会盟的第一天就这样要结束了,可是后面才是真正的重头戏要上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