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三章 我也知道
    回来的时候已是半夜,帐逢里还亮着烛光,角落里燃着个炭炉,暖暖的,屏风后半倚着个男人,支着脑袋微微浅眠,衬的不大的帐篷里却顿时有了家的感觉,令人归心似箭。

    芈凰放下门帘,拍了拍身上的微薄的露水,悄悄走进帐内。

    看见桌上还用小炭炉热着的饭菜,不知怎么的饿了一天的她顿时胃口大开,食指大动,捧起碗筷,双眼笑眯眯地看着屏风后映阒的男人的修长身影,然后突然就觉得重活一世真好,心里不再迷茫,未来也不再无望,渐渐滋生出一丝丝对于大婚的热烈期盼。

    芈凰淡淡的牵起嘴角,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归属感吧。

    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隐忍,这么多年的杀戮,这么多年的冷箭,她终于不再是孤身一人,终于有个人等她回家。

    也许冥冥中,早就注定,当她重生的那一刻起,他们的命运就牵连在一起。

    促成了这场前世绝不可能的“天作之媒”。

    想到这里,芈凰不自禁地捧着碗筷,笑眯眯地看着屏风后的男人,那里,只要若敖子琰的一个温暖的臂弯,她就可以安心睡到天明,再也不用日日夜夜受那恶梦里的白龙两世追逐,也不用苦思多想。

    “看什么呢?看的这么入迷?”屏风后的男人隔着淡淡的棉纱望了出来。

    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一个微凝,一个轻笑。

    再不像大军回城那天,那样,一个轻笑,一个微凝。

    芈凰笑道,“看你好看,多看两眼!”

    “知道我好看,就得懂得珍惜!”若敖子琰得意地回道,然后披了一件长衫起身下床,从屏风后走了出来,男子一身华贵的黑缎牡丹长衫,脖领上还缝了一圈黑貂,衬得他更加清俊雍容。

    芈凰抬起头来,坐着微微一笑,“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你没回,为夫怎么睡的着?”慢步走到她身边,若敖子琰打开另一个热着的食盒,说道,“忙了一整天,听司剑说你们连饭都没有吃,而成嘉还累倒了,没有把你心疼坏吧?”

    那酸溜溜的话音刚落,芈凰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决定看看,你这坛醋能装多少,是不是到时候能存一大缸,所以决定继续跟他每日出双入对。”

    捏了捏她的琼鼻,“你就可着劲笑吧,那天本驸马也去找朵桃花,看你醋不醋。”

    “你要是敢,大婚后本太女一定把你幽禁在东宫里,让你谁也见不到,只能沦为本太女的禁脔,。芈凰将碗筷“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做出一副悍妇样,逗的若敖子琰开怀大笑,得意地仰着光洁的下巴抱臂说道,“好啊,想要本驸马做禁脔,我倒要看看太女有没有这个本事!”

    “好了,快吃饭,明日又要早起。这是我晚上就叫司画做好了,已经热了好半天,就等你回来。”二人说话一阵子,若敖子琰说道。

    “嗯嗯,”女孩子眼睛眯成一条线,笑眯眯的说,“若敖子琰,我特别喜欢你等我回来吃饭的感觉,特别特别喜欢。”

    “那你到底是喜欢我等你吃饭,还是喜欢我?”

    “我喜欢你等我吃饭,等我睡觉,等我好久好久……”

    帐篷外月光如水,透过不太厚的帐篷倾洒在二人的身上,墙角的烛火噼啪作响,越发显得一切都静谧美好。

    “凰儿,”见芈凰吃完,若敖子琰抽出一条锦帕,很自然的为她擦了擦嘴角,然后沉声说道,“今天谈判进行地如何了?”

    芈凰将她和成嘉今天一起画图标地盘的事大致说了一遍,若敖子听了点点头,“他的布置都很不错,就按这些来,不过虽然我们想要这些地盘,巴国和秦国肯定也想要。”

    “嗯,我也这样觉得,所以这场谈判一时半回也结束不了。”芈凰皱眉说道。

    “没事,慢慢来,三国会谈绝对是一场持久战,哪一方先精疲力竭了,妥协了,我们就赢了。对了,今天我叫霍刀和杨蔚他们处置了你凰羽卫里面的几个人。”若敖子琰又开口说道。

    “他们怎么了?”芈凰问道,“犯什么错了吗?”

    “经霍刀他们审问,这些人很可能都是庸国乔装顶替混进来的奸细。”

    “嗯,你处理就好,我相信你的判断。”芈凰点点头,不再多问。

    若敖子琰微微一笑,眼神顿时更加满意起来,今天的芈凰有点出乎意料的顺从和听话,“恩,我只是不想瞒着你,所以你有任何事也不许瞒着我,不然可不是吃醋那么简单的。”

    “知道啦!”芈凰吐吐舌头,他醋性大的惊人,她才不敢瞒他,当然有些事情,如果没有必要让他知道,还是别让他知道,否则发起火来不是开玩笑,霸|道起来才不讲道理。

    笑笑说道,“昨天我都答应你了,绝不隐瞒你的,我自然会做到。”

    “呵呵,”若敖子琰轻将芈凰拉进怀里坐着,轻轻笑道,“那好,那你再把今天的事情给我讲一遍,事无大小,公事私事,我都要知道。”

    “嗯,”芈凰一笑,坐在若敖子琰的怀里,指着书桌上一张摊开的各国地图,开始认真细致的讲述了起来。

    夜色蒙蒙,万籁俱静,喝下一口茶,芈凰划下最后一笔,指着地图说道,“未来我楚国可能要与晋国接壤,这大规模的作战不可避免,所以成嘉提出的这几座城池,都很有必要……”

    若敖子琰眉梢一挑,沉声说道,“嗯,他说的这些不错,不过我们也要注意秦国,还有一小些陈国,蔡国等小国的动向,他们最可能会影响我们未来对晋大战的潜在因素,绝不能让对庸之战的失败在我楚国重新上演。”

    芈凰点点头,“你说的这些,明天我也会给成嘉提一提,可惜你不能亲自参与此次会盟,不然事情简单多了。”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若敖子琰淡淡一笑,“我再想想他的部署,还有未来的安置民生的政策,你一个女子又来了月事,就先休息。等我写好了,到时候给你拟个奏简,你一起带过去给他看就好了。”

    “好的,那我先睡,你也早点睡……”芈凰依言上床休息,她今天也实在是困了。

    所有的神经像是弹簧一样被绷到最紧的状态。

    即使她只是旁听,辅助都感觉压力大的惊人。

    身为副使,主要执行的成嘉可想而知。

    也不知道他醒了没有?

    芈凰摇了摇头,也不想了,累了一天。

    只留若敖子琰一个人继续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