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四章 晋使暴死
    不知睡了多久,成嘉觉得有一双手一直轻柔地按着他的额头,那紧绷的额头被她拂过十分舒服。

    很久很久之后,当他挣脱疲惫,微微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另一个人。

    “公子,你醒了?”

    一个惊喜的声音响在耳边,还有一张年轻而清秀的面孔映在眼前。

    “嗯!”成嘉看着床前站着的司琴,收起眼中的诧异,淡淡地点头,“多谢司琴姑娘了。”

    “不客气,成公子,都是我家太女吩咐的。”司琴点点头笑道,“我让人还热着饭,公子快起来吃点再睡吧。”

    “那麻烦了,这里还有静安,姑娘还是先回去吧。”成嘉说道。

    “噢,好的,那成公子好好休息。”司琴替他又揶了揶被子,转身依依不舍地离去。

    “小子,醒了?你看你,老头子给你制造的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懂得把握,活该光棍!”待司琴走了,一直在旁边煎药的医老骂骂咧咧地走到床边,又给他把了把脉。

    “你个老头子又瞎说什么?”成嘉皱眉训道,“我们只是上下级。”

    “嘿嘿,别当我没有看见你桌上那幅拿布遮起来的画像,简直和真人一模一样。”医老老眼微眯,脸上都挤出了如花般的褶皱,偷笑道,“唉,可惜你太蠢了,居然喜欢上一个定婚的女子。”

    “空欢喜一场噢,傻小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揶揄的同情。

    “这种话,你可不要到处乱说。”成嘉目光落在老不正经的糟老头子身上,暗暗发恼,“我只是欠她的,还罢了!”

    “噢噢,老头子知道了,还情债呗?”医老笑笑。

    “年轻人都这样的,我也年轻过。”

    医老一脸他都明白的表情,又背着发抖的双手坐回小脚凳上,拿起小吹筒往炭里吹风,煎药,“唉,想我年轻的时候长的比你逊色了点,所以我那长的像这太女小姑娘一样漂亮的老伴,老是瞧不上我,可是我跟前跟后,人好又有一手好医术,不仅在战乱中护住了她,还护住了她父母,最后她还是跟了我,呵呵……”

    “所以啊,小子,你比我难多了。”

    医老说到这里一脸笑容,然后又摇了摇头,叹道,“只可惜我的医术不够好,连年天灾,战乱不平,她得了温疫,我却没能治好她……”

    “要是早些年,我就遇到你该多好,幸许她就有救了。”医老摇摇头,眼见汤药沸开,热气腾腾往上冒,拿手背揉了揉被热气蒸腾的双眼,然后赶紧拎起药壶倒了一碗,待凉了送到成嘉面前。

    “我可是听说你那个对手是那个什么若敖氏的嫡公子,人也是俊的跟什么是的,人人夸。”医老数落着,“所以你这手得赶紧给我好起来,到时候缺胳膊少腿更难了!”

    “他很强,大家都知道,我也知道!”成嘉笑笑,捧起碗,一口喝了。

    “可是我觉得你不比他差啊,光你在医术上的想法,你小子要是愿意跟我学,绝对也很厉害!”医老坐回小凳子,继续煎着其他的药。

    “呵呵,谢谢,你是第一个这样夸我的。”成嘉闻言轻笑。

    “呵呵,是吗?”医老老眼一眯,“你怎么知道太女心里就觉得你比他差了呢?我觉得她对你也不算太差。”

    成嘉掀开被子起身,说道,“我要做事了,你要是没事做,还是好好看你的医书吧!”

    “老头子的经验可是很多的,你不听,你一定会后悔的。”

    医老骂骂咧咧地一边研究着医书,一边说道,“蠢小子,蠢成这样,能追到手,我跟你姓……”

    此时,长夜安然,江陵平原上一片风平浪静,这短暂的欢声笑语,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江风吹散,沉默在大江的暗流之下。

    虽然,没有人知道潜在的大江之下,涌动着的是怎样激烈的锋芒,那些诡异莫测的逆流,无声音地在平静的大江下冲撞着,只等待某一刻冲破面江而起,掀起惊涛骇浪,卷走无辜的人命。

    有人背上缠着弯刀,顺着大江抱着木板顺流而下,向着江陵泅水而来。

    等待着有人行走在岸边,一个不留神之迹,就将他拉了下去,作了冤死的落水鬼。

    “公子,人抓到了!”

    男人闻言转过头来,“走,我们去看看。”

    此时此刻,在大江边上一处隐蔽的密林里,容瑜看着被像个棕子一样绑住的赵律,嘴角冷冷一瞥,声音低沉的缓缓说道,“赵副使,您还好吧?”

    赵律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直直盯着容瑜,不畏不惧地说道,“容瑜,你竟敢吃了熊心豹子胆动我,你可知我赵氏必会倾晋国之力灭你全族?”

    容瑜微微一笑,笑容淡淡,带着一丝好笑的嘲讽。

    赵律直视着此时有些疯狂的他,沉声说道,“你庸国已经亡了,你们大庸如果还想苟延残喘,保住富贵,就不要再招来我晋国为敌,否则我赵氏的手段,可不是你一个小小庸三公子可以受的住。快放了我,不然等我回去,你们庸国所有王族必死无疑……”

    赵律的话语还没说完,瞳孔陡然扩大。

    一道血线冲天而起,沿着他的胸口迸射而出。

    容瑜随意地用袖子擦了擦脸上鲜约的血,目光鄙夷的掠过赵律死不冥目瞳孔放大的双眼。

    不屑地说道,“我不过想借你赵氏一颗人头一用罢了,哪来这么多废话!”

    嘭的一声,赵律的尸体陡然倒了下去,容瑜在他的衣服上擦了擦匕首上的血痕,对着一旁的群蛮说,“阿蛮,将他拨了衣服,扔进大江,留下衣服和鞋子线索,吸引赵穿前来。”

    “是,公子。”阿蛮点头,命人将尸体拖走。

    容瑜转身沿着江边再次潜行回到庸国位于相反方向的营地。

    第二日,晋国赵氏一族的重要成员,赵律死于大江边上,尸沉水底,找都找不到。

    若不是赵穿也一同出行,认出他身上的家族玉佩,可能无人能够辨认出晋国正卿赵盾的四叔的身份。

    会盟的气氛霎时进入停摆状态。

    赵律常年领兵在外,武艺超群,常人无法近身,而且此次来楚不仅有大批护卫随行保护,为人也十分低调,与人无怨无仇,没有人有理由杀了他,唯一可能的就是自那楚齐晋三国一赌后,楚晋关系顿时降至冰点,赵律对于赵穿输了晋国一城之事,异议颇大。

    捡到衣服的江边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赵律常年佩带在身的刀剑甚至都没有出鞘。

    疑云重重之下,以赵穿为代表的晋使顿时上表楚王,要求严查此案,捉出真凶,否则就等他们晋国兴兵而来。

    孙叔敖负责的虎愤禁军四处盘查可疑人员,甚至将江陵平原营地上整个大江边上全部封锁,严禁闲杂人等靠进,就连进出的营地信使都要严密监控,以免犯人潜伏,金蝉脱壳。

    楚王对晋国赵氏族人这死表示了极大的同情和维护,支持他们尽全力的找出凶手,缉拿人犯,于是就连会盟也因此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