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五章 暗渡陈仓
    一整日,江陵大营,都处于一股剑拔弩张的状态之下。

    芈凰高坐在帐中,穿着一身红色武服,而若敖子琰坐在一旁,同样一身黑色武服。

    二人乍一眼望去,皆肃穆端颜,威严无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楚王和王后坐在大帐之中,令人敬畏。

    芈凰在江陵营地的地图上标记了几个特殊位置,这都是她这几日勘查地形时留意过的地方,也是最有可能是赵律失踪或者被杀的第一现场,然后抬起头来对若敖子琰说道,“我觉得赵律已死的可能性很高,但是江边绝不是适合杀人灭口的第一犯案地点。”

    若敖子琰闻言点头,在她标记的几个位置上又重点圈出了几个位置,对霍刀杨蔚欧阳奈他们沉声说道,“这三个位置,一个是庸国营地内外一定要密切监视;二就是晋国营地;三还有我们楚国营地。此事最有可能是庸国下的手,毕竟赵律是赵穿的叔叔,以他的性格,是绝做不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而他们若是想要栽赃,肯定会在我们楚国营地附近下功夫,所以一定不要放过一丝蛛丝马迹。“

    “是,公子!”杨蔚他们三人闻言立即行家臣礼。

    “切忌隐藏行踪,不要打草惊蛇。”

    众人重重抱拳颔首,“公子放心,属下们知道怎么做!”

    不到半天的时间,凰羽卫的人在杨蔚他们的带领下,已经秘密地把三处位置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发现了蛛丝马迹,“公子,我们已经查到了,果然在我们楚国后方的密林里发现了血迹,还有缠斗的痕迹。”

    芈凰闻言峨眉微皱,虽然他们早就知道此事与庸国托不了关系,当真正查出来了,还是让她微微一惊。

    只听若敖子琰微微一叹,语气中流露出一丝佩服,“没想到这个容瑜这么有魄力,所见比所闻要令我吃惊。”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敢做垂死一搏的人。

    看来是个人物。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沉声说道,“只是他竟然想要借晋国搅乱三国会盟这潭水,从中谋利。晋国这把刀可不是他容瑜想用就用的,想扔就扔的,只怕事情不成,死的更快!”

    芈凰目光微沉,如今的容瑜已非先前的容瑜,为了保住他的国家和王位,他不拼死才怪!

    从容瑜和庸国一系列的行动和动机,二人不断推敲分析,他们要是容瑜,还会留下什么后手,才能在四国的混水中摸鱼,寻得一线复国生机,现在最大可能是,他打算投靠臣服于晋国,因为二国虽然接壤,可是晋国的中央却难以驾驭这匹野马。

    若敖子琰甚至在想,如果容瑜这一次成功了,秦晋两国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而晋国赵穿死了叔叔,又岂会轻易善罢甘休。

    “此事不易啊!”若敖子琰想了想,说道。

    “要战便战!庸国既然想要反扑,我们就灭其所有,让它永远成为历史!”芈凰曼目一沉,当即恢复了她从军三年的军人本色。

    她辛苦三年抗庸,打下的江山,是绝不会轻易拱手让回去的。

    要怪只怪他容瑜时运不济,还魂太晚。

    天命与气数,她已经占尽先机。

    “不错,要战便战,何惧他一个亡国公子!”若敖子琰点点头,他容瑜竟然敢打他楚国的主意,那必然是要付出性命的代价。

    “这一次我要吃下四分之三的庸国,秦国和巴国既然迟迟不愿签字,那就没什么地方留给他们挑挑捡捡了。”若敖子琰剑目星寒,一股勃勃的野心在他眼中燃烧,缓缓说道。

    芈凰有些惊异的看了若敖子琰一眼,虽然很早就听若敖子琰说过这个打算,但没想到若敖子琰真要一口吞下整个庸国,那他们楚国岂不是将占据大部分群蛮部落。

    “你确定有把握吗?我手上只有五千凰羽卫,而且没有危急状况,我无法随意调动军队。”

    凰羽卫是芈凰手中最大的底牌。

    但是非战轻易她不能妄动,以免招致楚王怀疑。

    “放心,别忘了我们楚国是如何一统荆南的,可不是全靠了你熊氏的那些兵马。”若敖子琰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说道,“现在我唯一担心的是容瑜手中是否还有哪些依仗,敢这样在江陵平原上作乱,混水摸鱼。”

    “嗯,如果只有一个容瑜,我一个手指头就可以弄死他,他背后应该还有依仗。”芈凰点点头,她给忘记了,楚国还有另外一只私军——若敖六部。

    “他这次隐蔽的很深,暂时还没有查出来。”若敖子琰摇摇头。

    这种敌暗我明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给狠狠盯上。

    “所以后面的行动,所有人必须更加谨慎,加派更多人手盯紧容瑜的一举一动。”若敖子琰脸色沉重的说道:“从他接二连三的手段来看,他已经等不及了,肯定不久就会再出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接下来就应该就是破坏此次会盟了。”

    芈凰脸色变了变,她为此次会盟的代言人,若是有失,她也难辞其纠。

    “凰儿,这两天你命孙叔敖对整个江陵平原上的守卫,制造一种外紧内松的假象。”若敖子琰负手命道。

    “好,那我们什么时候反击?”芈凰点头问道。

    “我们不急,他们比我们急,肯定会先跳出来的。”倒了一杯茶,若敖子琰智珠在握地负手说道,“这一次我要将他们一网打尽,灭其所有反抗意志。”

    “晚上,你把成嘉约来,是时候,我该找他聊聊了。”若敖子琰抿了一口君山银针,放下茶盏对芈凰突然说道,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你是要?……”芈凰不解的看着若敖子琰。

    若敖子琰吐出八个字,“既然我们早就定下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总要有人出面替我去走这一趟庸国大营。”

    可是这一趟明明很危险。

    芈凰闻言暗暗皱眉。

    成嘉若是孤身深入庸国营地。

    庸国反扑在即,无异于羊入虎口。

    “怎么,又舍不得你这位副使了?”若敖子琰将芈凰圈在怀里,轻轻摩挲着她光滑的脸颊,问道,一双幽深洞察人心的眸子紧紧锁住怀里的人儿,缓缓说道,“凰儿,你要知道,此事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

    “那就按你说的办吧!”芈凰点头,毕竟她只是名意上的代言人。

    所有各国使臣都心中有数,拍板的还是背后的成氏父子。

    他去做这件事,更容易取信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