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六章 沦为笑话
    赵律在江边失踪,这一天楚国出动了大批虎贲军在营地里四处寻找,可是除了那几件衣服,再没有找到半点踪迹。

    当然孙叔敖自然不会找到,因为芈凰他们已经全部将所有痕迹清理掉了。

    绝不会给晋国之人任何借题发挥的机会。

    赵律,可是赵穿的叔叔。

    急的团团转的赵穿,想要动用晋国此次带来的两千护卫队在各国营地中搜人,却被负责护卫江陵防护的孙叔敖,义正言词地拒绝了,“邯郸君,孙某知道你救人心切,不过我王已经命在下地毯式搜索了。”

    “请诸位还是在晋营耐心等待结果,不要四处走动,以免被当作敌国奸细给抓了起来。”孙叔敖叉着手请赵穿返回晋营,不要擅闯他国营地。

    “现在是我晋国赵氏之人失踪,你以为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赵穿闻言指着孙叔敖的鼻子大骂道,“孙叔敖你竟敢如此,我跟你爷爷在战场上交手的时候,你还在郢都城里捏泥巴呢!”

    “这是叔敖职责所在,请邯郸君见凉!”孙叔敖为人梗直忠厚,梗着脖子,叉着宝剑请赵穿往回走。

    “哼!你们楚国要是找不到我叔叔,就别怪我晋国不客气了。连同邯郸城,一起给我以百万百姓的性命还回来!”狠狠地撂下重话,赵穿带着姬流觞和大批人马翻身上马返回晋营。

    楚晋更因为赵律下落不明之事。

    私下不时发生小规模言语拳脚冲突。

    只是此时的孙叔敖,绝对想不到他的这个举动,会为江陵平原带来什么样的血雨醒风。

    赵穿骑狠狠抽打马股,对姬流觞说道,“这次楚王不给我赵氏一个交待,我绝不善罢甘休!”

    “这事只怕是有心人在背后挑拨,借机生事。”姬流觞皱眉说道。

    “你是说庸国?”赵穿挑眉,明白他的意思。

    “嗯,他们想要借我们晋国的军队赶走三国联军。”姬流觞往深了说。

    “借就借,怕什么,我倒要看看那个庸三公子容瑜,什么时候找上门。”

    赵穿眼中闪过一抹计较的光,上次赌约之事,他输了那么大的颜面,如果不能借此事大作文章,那他的四叔才是失踪的无辜,不过也有可能已经被人害了,想到这里,他狠狠说道,“不过想借我晋国的军队,又害了我四叔,他容瑜可不是那么容易借到的。”

    “就拿庸国来偿命吧!”

    而除了晋国和楚国,其余各国,当属秦国和巴国听闻这个消息最为高兴,暗自窃喜之时,无人会为赵律失踪有半点同情,都等着坐山观虎斗,他们再从中分一杯羹,正如庸国一战一样。

    当然,这只是他们几大国的想法和盘算。

    谈判仍在进行中,只是重新划分地盘的三方谈判推进地更加缓慢了。

    本就异常强硬的秦国主使官要求地更加过分了,趁此时机,有几次都要逼着成氏父子在文书上签字,而另一头,巴国的使团也更加厚颜无耻以各种理由拖延时间,所以楚国成氏父子每天都在疲于应付这两方的各种无理要求。

    晋楚秦巴,四大国,都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江陵平原上,每天都能闻到一股硝烟的味道,却平静地又如死水。

    这种阴云的前夕,马上被经验丰富的成得臣这个老鬼给嗅了出来。

    这天下午,又一场毫无进展的谈判结束之后,他看了成嘉一眼,示意他跟自己去他帐篷里面说道。

    一路之上所有楚国官员都向他们行礼致意,而走进帐篷之后,成得臣大手中握着三颗东珠转来转去,面无表情地在大帐中走来走去,说道,“此次会盟接下来就要进入胶着状态了,晋国之事一日不解决,此次分庸一天恐怕都无法定案。”

    对于此次谈判,成嘉一直秉持着主动参与学习提升的想法,毕竟这是他参与的这个时代的第一个大事件。

    从头到尾参与的经历十分重要,会为他以后的仕途打下坚实的基础。

    如今出了晋国之事,秦巴两国使团的转变,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成嘉想了想,说道,“只怕秦巴两国现在正在想办法增加更多的筹码,以便用在谈判桌上要挟我们,他们一硬一软,都明知我们不会答应,在那边胡搅蛮缠在。”

    成得臣看着二子,满意地点点头,“我也是这般想的,所以这几日你就把我们成氏培养的细作放出来,将各国都盯紧了,时刻关注秦巴晋庸四国的动向,他们和谁见了面,吃了饭,就算只站在一起说了一句话,全部都要监视到。我这边也会向大王汇报一下这边的情况,顺便申请大王的支持,让他配合我们会盟推进的事情。”

    “是,父亲。”成嘉微微颔首。

    成得臣目光一沉,脚步一顿,看着成嘉,沉声说道,“今夜我就会秘密回城,江陵这边的事情,你自己把握好分寸,太女那边也不要大意了。这次我们一定要把成氏推向顶峰,借机把若敖氏拉下马来。”

    “知道了吗?”

    帐篷一角,一根快要燃尽的高烛,“噼啪”爆出一丝灿烂的火花。

    一道激烈的锋芒在他眼中剧烈闪动,寂静无人的大帐中,成得臣声音难掩一丝激动,说道,“这是我们成氏最重要的翻身机会,错过了这一次,不知道还要等多少年。”

    “我们成氏绝不能再等了!同是若敖氏的子孙,凭什么他们一直占着那个位置不放,而我们却要背负城濮之战的失败一直向他们卑微求存。”大掌重重反掌一落,三颗东珠“碰”地一声,拍在高几之上。

    “碰碰”地滚落地地上,化为无数粉身碎块。

    “好了,我走了!”

    成得臣重重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不要让你的母亲白死,也不要让你二姐的牺牲沦为笑话!我只能为你和你大哥把路铺到这里,此事之后,我就会退下来,把这一切交给你们兄弟俩。”

    “是,父亲。”眼底闪过一丝涌动的暗潮。

    掩在袖中的大手,缓缓捏成拳头。

    母亲,二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