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七章 想的真美(谢谢污龟万赏月票)
    “公子,太女找你过去,说有要事相商。”静安掀开门帘进来禀道。

    “好,我知道了。”成嘉闻言,眉头轻皱。

    她还是第一次主动相邀。

    不知道有什么事。

    “咦?我听静安说太女找你啊?”

    医老闻言激动地跑进来,挥着手说道,“那你快别写了,这些事情教给陈晃他们做好了。赶快去,赶快去,说不定还可以趁顿晚膳再回来。”

    “你想的可真美。”成嘉闻言无语。

    将手中事情一收,起身拿起长案上一枝新做的鹅毛笔,装进一个小秀丽的木盒中,揣在手中。

    嘴角微勾,“我走了!”

    “去吧,去吧!”医老倚在门边一脸激动,笑地暧昧,“加油,加油!”

    芈凰的帐篷里,若敖子琰与芈凰并肩而坐,司琴和司画做了一桌好菜,今天还特意开了一壶好酒,然后摆了三副碗筷。

    若敖子琰一副盛情款待的样子,热情地命所有人准备待会的晚膳。

    “菜是不是有点多,就我们三个人吃。”芈凰微微皱眉。

    突然觉得邀约成嘉过来,十分别扭。

    “有什么多的?”

    若敖子琰剑眉微挑,不以为然,长长的猿臂圈住她的腰身,亲密地说道,“这些是你要吃的,你来了那个,可以补补。”

    “这些才是我们两个男人下酒喝的,到时候我们男人说事,你女人就不要参与了,找你表哥去,把部署的事情说一下。”若敖子琰将二人身前的菜命司画重新调了个位置。

    “嗯,好吧!”

    芈凰点点头,可是目光突然一转,对上门口不知何时到来的成嘉,面色一红。

    尴尬地推开他的怀抱,说道,“人来了!正经点。”

    “我那有不正经了?”若敖子琰不松手,挑眉说道,大手紧紧握着她的玉手不松。

    芈凰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哪里看起来都不正经。

    她真的开始有点怀疑他约成嘉来的目的。

    “嗯,成嘉来了,是吧!站在门口,干什么?”若敖子琰搂着芈凰,转头看见门边站着的成嘉,一脸笑意地说道,“快请进吧!”

    “嗯,我才刚到,没有打扰到你们吧!”成嘉点点头,面色平静地举步走了进来,坐在二人对面,幽幽说道。

    似乎对他的出现没有任何意外!

    两个人男人,说话,阴阳怪气的。

    一股阴风冷嗖嗖地穿过不大的帐篷。

    芈凰缩了缩脖子。

    好想出去。

    “打扰?”

    “怎么会,是我们请你过来的。”若敖子琰轻笑说道,幽深的目光落在成嘉的左手上拿着的一个锦盒。

    “过来一趟,带什么礼物,太客气了。”

    成嘉看了被若敖子琰搂着的芈凰一眼,将揣在手中的木盒往袖子里塞了塞,说道,“不过是陈晃准备的,送给秦国使臣的小礼物。不知太女找嘉有何事相商,嘉待会还要去赴秦使的约。”

    芈凰闻言开口说道,“今天不仅是我,还有若敖子琰,我们一起想和你说说会盟之事。”

    “你也看到了,如今晋国赵律出事,庸国虎视耽耽,随时有可能出来坏事。你和成左尹身为此次会盟的正副使,而会盟却无法推进下去,时间一长,必然有变。”

    “嗯,太女准备怎么做呢?”

    成嘉任司琴殷勤地为他倒了杯酒,随意地喝了一大口,一双修目中闪动着点点流光,一直看着她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帐篷里面的氛围怪怪的。

    若敖子琰大赤赤地搂着她,而成嘉直直地看着他们两人。

    真的好尴尬,可是若敖子琰这个家伙死死桎梏着她不松手,她也无法。

    芈凰看了一眼目光淡淡不觉深浅的成嘉,拧眉将她和若敖子琰的推测和安排讲了一遍,“所以庸国这边迟早异动,与其等他们出手,不如我们先去送他们一个理由。”

    “太女和子琰都已经决定好了,还用和嘉商量什么?”

    成嘉点头,直接说道,“把你们的想法说出来吧!”

    “明天我需要你对秦巴两国正式发出这份通告文书,我楚国要占尽庸国四分之三疆土,然后逼他们两国当众签字。”

    若敖子琰将他早就拟好盖好了宝印的文书拿出来,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说道,“我就不信这样,他还不跳出来。”

    “逼他就范?”

    成嘉挑眉,点头,懂了。

    芈凰拧眉,虽然懂若敖子琰的意思,不过她有一个顾虑,要是狗急跳墙怎么办?

    目光落在对面坐着的成嘉的右手上。

    “如果他们还不出现,那我们就不等了,把庸国吃下再说。”若敖子琰不容置疑地对二人说道。

    芈凰点点头,转头问向一直不说话的成嘉,提道,“你觉得有问题吗?或者有什么要求。”

    “我没有什么问题,就这样做吧。”成嘉欣然点头。

    若敖子琰的安排,必然是算无疑漏的。

    芈凰微微皱眉,没想到他知道了他们的意思,还答应的这么爽快,闻言颔首,“好,你放心,到时候我和表哥会负责你的安全。”

    “凰儿说的对,你不用担心。此事你只会受益,不会受害!你知道的,会盟如果顺利,对于你们成氏意味着什么。”若敖子琰幽幽说道。

    “我知道。”

    成嘉了然地点头,又喝了一杯酒,说道,“所以庸国这一趟,非我不可。”

    “你知道就好!”

    若敖子琰轻笑,“此事过后,如果你父亲退下来,你就在大王那里立了大功绩,接替左尹之职,顺理成章。”

    “是啊!”成嘉幽幽点头,“我父亲也是这么打算的。”

    “好了,太女,驸马,成副使,饭菜要凉了,快吃吧!一边吃,一边说。”司琴见三人达成一致意见,殷勤地笑着上前布菜,特意给成嘉又倒了一杯酒。

    若敖子琰搂着芈凰,命她为他们三人各倒了一杯酒,高兴地说道,“对,边说边吃。让我们为此次会盟,拿下庸国,三人先干一杯!”

    芈凰暗暗奇怪若敖子琰今天出奇的热情。

    她还生怕他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

    总觉得依他霸道的性格。

    没这么好态度。

    “提前预祝你马到成功!”

    “干杯!”

    三人举杯一笑。

    一人大笑,一人轻笑,一人没笑。

    “那你们慢聊,我与秦使还有约,先走一步。”成嘉喝完最后一杯酒,起身准备离去。

    前去寻找孙叔敖议事的芈凰,在他那边却碰到了秦国的主使,然后奇怪地问道,“将军不是约了我们成副使有事相商,怎么在这里?”

    “我什么时候约过他?今天好像没事商量。”

    秦使一脸不知道的表情,“可能搞错了吧!现在会盟的事情不急,最急的还是你们楚国赶紧把晋国人家邯郸君的叔叔赵律找到。”

    “嗯,搞错了!”

    芈凰点头,然后待秦使告辞离去之后,把江陵平原的布防和他说了一边。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表妹,你放心,我绝不会让庸国人在我楚国搞事的。”孙叔敖浓眉深皱,沉声颔首。

    “对了,表哥,二妹那边,你没事就帮我多去看看她,别让她留在这边受人欺负了。”芈凰临走前又千叮咛万嘱咐地说道。

    “哦,好的,我去看看她!”

    孙叔敖闻言黝黑的脸庞一红,摸摸头,“不过表妹,我一个大男人这样经常过去不好吧!玄儿还没有出嫁呢!”

    “有什么不好的?如今江陵大营这么危险,万一有什么不轨分子靠近她呢?”

    尤其是那个容瑜。

    他可是芈玄前世的丈夫。

    芈凰瞪着蠢表哥,连这种事情还要她提醒。

    “你可是负责这边安全的总负责人。”

    “你说的对,我疏忽了!”孙叔敖闻言面色一沉。

    回去的成嘉就被医老围着问东问西,“怎么样,怎么样?”

    “太女和你说什么了?”

    “快和我说说!我给你出出主意!”

    “她和我说正事了。”成嘉回道。

    “你这不是废话么?”医老骂道。

    “你问得不是废话!她找我能有什么事。她的未婚夫也在,我们能说什么,除了正事。”成嘉皱眉发恼地说道。

    “唉唉,看你小子一脸憋屈的样子就是不高兴了。一身的酒味,被气的狠了吧!”

    医老一脸他又知道了的表情。

    “算了,算了,你还是赶紧找下家吧!对手太厉害了,把太女小菇凉吃的死死的,你妥妥没戏的。”医老背着发抖的手,摇头晃脑的一语中的。

    成嘉默默坐回到长案前,低头勾起一抹苦笑,目光再次变得平淡如水,云淡风轻,然后将那只木盒放回到案边,继续做事。

    黄昏前的最后一刻,黑暗开始笼罩大地,金光粼粼的大江上反射出幽冷的月光。

    清冷且惨白,岸上的折草声就像是催命的索魂声,幽幽响起。

    无数的泥腿子,踩在微微枯黄的绿野大江边,在人高的芦苇荡里悄无声息地穿梭着,几个小队上百多人,分批地接近江陵营地,遇到有守卫的楚军,则一个滑入江中,借着芦苇管向前继续游动。

    月色凄然,一片肃杀,如片片雪亮的锋刃,在这片江陵平原上划过。

    没有人知道,经过这一夜,又将有什么样雪亮的刀锋,亮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