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十九章 她不想死(谢谢七三月票)
    这章还没有写好

    请大家晚点来看

    ************

    芈凰的帐篷里,姜无野斜倚在长椅中,悠闲地上下抛玩着手中的骰子,笑道,“怎么还不出马?别让你的太女被人抢跑了。”

    “再等等!我的人还没有到呢!”若敖子琰淡定地倒了一杯茶,稳稳地喝着。

    “你小子真是还像小时候,什么时候都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姜无野邪笑道,呲牙说道,“真是看着欠揍啊!”

    “你不去,我去了!”

    姜无野也懒得跟他多废话,一跃而起。

    这热闹,他凑定了,一招手说道,“走,丑父,我们去看看庸国怎么死的!”

    “太子,我能不能在这边等你好消息?”逢丑父可怜兮兮地求道。

    若敖驸马这边明显安全多了。

    外面兵慌马乱的,他一个文官使臣去凑什么热闹。

    “不行!在大后方等结果,哪有亲眼见到有意思。”

    若敖子琰闻言笑笑,看着姜无野一把拎起他的后领,二人掀开门帘大步离去,向着那战火高燃的庸国方向一步步而去。

    对清浦和江流问道,“若敖六部还差多久可以抵达?”

    “大人已经派大船火速沿江赶来了。”

    “好,我们再等等。”

    庸国大营内已经点燃无数道烽烟还有战火,庸国蛮子身皮兽甲以栅栏和战壕为阻挡抵挡着孙叔敖的攻击。

    平静了差不多十天的江陵平原顿时战火一片,原先那些雪白帐篷上都被火吞噬。

    是芈凰从来没有见过的地狱景象。

    到处都是放火烧杀,到处都是兵器交接之声,到处都是庸国蛮子疯狂的追杀和破口大骂,大火,抢劫,血腥和血腥之间的碰撞,手无缚鸡之力的使臣,丢下了他们高高在上的架子,变成任人宰割的小鸡。

    庸国蛮子们一刀划开每个帐篷冲进去,却发现所有的帐篷一空,“人呢!”

    杀了苦苦哀求的老板,老板的儿子见了也拿起刀,将暴徒杀死,然后看着满屋子的鲜血疯狂的大笑,随即冲出房子,也跟着疯狂的人流一同抢掠劈杀,有的人冲进店铺,将所有能吃的、能用的都带走了,吃不完带不走的通通砸掉、烧掉,不是为了利益而打劫,而是纯猝的只想着破坏和发泄。

    到处都在有人杀人,到处都在有人被杀,到处都是肮脏的尸体和烈烈的火苗。

    有的人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酒瓶在大衙上晃荡,一边喝酒一边挥着刀大哭,边哭边叫道:“末日来了!末日来了!”

    绝望的空气和疯狂的情绪在真煌城的上空飘荡着,浓郁的死亡之气弥漫了整座皇城。

    这就是容瑜说的,会有人来为他们阻挡十二怖十九帏的天降神兵吗?

    芈凰突然觉得浑身发寒,手脚冰冷。在帝都放火,制造混乱,是他们一直坚定的策略,只是她没有想到竟会造成这么严重的结果,太多的人疯狂,太多的人死去,太多无辜的人受到牵连。在绝望的情绪和无妄之灾突然到来的时候,在有心人的挑拨和暴徒们欢呼庆祝的时候,整个真煌都沦入了阿鼻地狱,受到烈火的焚烧和煅烤,无法超生。

    常年处于高压统治下的真煌百姓们,终于在五月二十日这天晚上,彻底崩溃。

    姑娘!

    一骑快马突然奔来,街面上的百姓们吓得惊慌逃散,阿精浑身鲜血,已经看不出衣服的本色“世子正从紫金门退下来,往西门走,快跟我来。”

    芈凰默默的点了点头,抛去心底那此纷乱的想法,跟在了阿精的身后。

    浓烈的哭喊声紧随其后,一路绵延。

    转过紫薇广场,就看到庸国的铁鹰战旗,在红光一片的夜色中狰狞的张扬着,无数黑甲的军人站在紫薇广场前的长衔上,刀锋凌厉,杀气如虹。一身黑袍的男子端坐在马背上,傲然挺立,目视前方,面孔白皙如玉,眼神璀璨如星,俊朗飘透,好似一柄出鞘的宝剑,散发出巨大的杀气和锐利的铎芒1

    芈凰突然就愣住了,久久也没有上前,好像不认识了一般。阿精在她身后,微微一愣:“姑娘,怎么不走啊?

    哦,没什么。”

    这么小的声音,在这样混乱的夜色中连阿精都有些听不清。可是站在百步之外的男人却陡然皱起眉头,迅速的转过头来,双眼如锐利的刻,一下就刺在少女的身上。冷酷的面容顿时如冰霜般瓦解,容瑜微笑起来,策马狂奔,高声叫道:“阿楚!”

    八年了,芈凰从未见过他笑的这般开怀,少女缓缓的吐气,然后将那些孵l的念头全部抛出脑海。算了,哪怕是横尸百万,哪怕是血海刀山,自己也同他一起走过,这个时候,怎能执着于那此事情。只要他还在,只要他还好,只要他们还能相对而笑,一切就足够了。

    少女打马上前,笑容明朗。

    就在这时,清脆的马蹄声突然从紫金门的方向传来,芈凰和容瑜齐齐一惊:“这个时候,还会有人出宫吗?

    ,询哥哥!”一身大红喜袍的少女突然从马上跳下身来,拦在了容瑜的面前,眼睛红肿,神色惊慌,语无伦次的说道:“别这样,不要这样,浮儿不嫁了,淳儿不逼你了,你快走吧父皇会杀了你的!不行,你不能走,你快去向父皇认错吧,询哥哥,是淳儿的错,是淳儿的错!

    容瑜眉头一皱,不解的向芈凰望来。芈凰心下一沉,不忍的望着赵浮儿凌乱的发丝和苍白的小脸,曾经对她的厌恶霎时间不翼而飞,这个傻公主,竟然到此刻仍不明白吗?

    询哥哥,别做傻事啊!”少女痛哭失声,突然无力的坐在地上,双手捂脸,这一晚,她实在太累了,大滴的眼泪从她的指缝里掉出来,落在她嫣红的喜服上。

    容瑜,你这个疯子,你竟然敢造反?万我这么多年还把你当朋友,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习,又是一骑战马突然奔至,赵篙一身松绿色锦袍,迅速奔到面前,陡然看到赵浮儿,面色一怒,说道淳儿!还不过来!这个人谋逆造反,你还跟着他?赵淳儿惊慌失措的站起身来,转过头去看着赵嵩,尽管害怕,却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震惊的举动,她缓缓的张开瘦弱的双臂,将容瑜和黑压压的军队护在身后,围执的摇头道十三哥,不是这样的,他只是不想娶我,只是想向父皇抗认”

    “傻瓜!”赵篙怒喝一声:“他是为了庸国的军权!你这个傻子!”赵淳儿眉头一皱,脸色惨白,小声说道:“军,“军权?”

    不信你回头去月他!”赵淳儿好似一只木偶般,缓缓的放下了手臂,她慢慢转身,眼睛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的小声问道询哥哥,他在骗我呢,你不是要造反,是不是?你只是想找父皇评理,是不是?”冷风凄凉,遍地狼烟,赵淳儿身形瘦小,一张小脸苍白毫无血色,眼巴巴的望着容瑜,好似看着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希望。

    容瑜眉梢轻轻一挑,颇有几分不耐,终于还是沉声说道我想造反不是一天两天了,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娶你。”大风呼啸而来,江陵平原狼藉一片,惨叫震天而起,五月二十日,大同行会复仇事件这场大戏,刚刚拉开了序幕。

    “父亲,你快回去!”成嘉回头看着一步步跟来,年纪老迈的成得臣。

    “没事,我身边有人保护,你跟太女不用担心,快去捉容瑜。”成得臣一张苍老的脸上呈现着一种诡异的潮红,双眼兴奋地挥手说道。

    “好,你不要靠太近了,刀剑无眼。”成嘉皱眉跟上。

    “你跟来干吗?”芈凰却是皱眉。

    这一日,整个江陵平原上一片战火,烧红了郢都东南边的半边天空。

    “这是怎么了?”楚王被赵常寺扶着走出渚宫遥望江陵方向。

    “老奴也不知啊!”赵常寺也双手一紧,不会发生什么大战了吧。

    到处都是嘶声裂肺的惨叫声。真煌城,真的变成了人间地狱。

    骰子染血,血淋淋穿喉而过的骰子落到地上,可是成鼓却双目赤红觉得是哪么可笑。

    哈哈,这命运的骰子,到底预示的是谁的命运?

    想挣脱却挣脱不开。

    这一世。

    有人苍凉一笑,哈哈哈。

    “我要杀了你!容瑜!”一把夺过芈凰手中的太阿剑,一剑再度刺向他的胸口,将他一把冲撞到了滚滚的大江之中。

    “三公主,原来你在这!”一面手忙脚乱的给芈昭解开绳索,孙叔敖一面问道,“你看到二公主了吗?她在哪?”

    芈昭破口大骂道,“我怎么会看到她去哪了?”

    成嘉面色一沉,当机立断:“不行,我要回家去,带着诸葛家军队来平叛。”

    “公子,大人说不让你轻举妄动,先让太女身先士卒。”

    “再不动手就晚了!”成嘉大怒,一双眼睛通红,怒声说道,“父亲在想什么?这个时候还要勾心斗角,争权夺利?”

    静安面色惊慌,“老爷说孙统领会处理这件事的,这不在少爷的职权范围之内,您不必插手。”

    “孙叔敖?”成嘉怒极反笑,“他们就知道勾心斗角、互相拆台,就知道敛财内斗、谋取利益,国家的兴亡存活,大夏的生死覆灭,去他妈的,他们哪有时间管那此闲事!静安,你给我让开!”

    “公子,”静安面孔惨白,哆哆嗦嗦的说道:“您这又是何必呢?各家都不出兵,若是就我们诸葛家,哎,别人会怎么想?”

    我管他们怎么想!”成嘉眉头紧锁,冷笑道:“国若不在,家族安存?大复若是灭亡,诸葛家何去何从?我不是为了赵氏皇族,我是为了满城的真煌百姓,为了大夏的百万黎民!”

    “有,有这么严重吗?老爷说,皇城城墙坚围,能抵挡十万大军连续三日的进攻,而外面的乱民顶多能顶住一个时辰,十二师的师卫长们一到,容瑜的人马就是自取灭亡,不过是一个小叛乱罢了。”

    “小叛乱?”成嘉气极反而笑了起来:“你们以为容瑜是傻子,他会死战到援兵来解困。看着吧,他就要谁人能够追击,让这样一个心思缜密且满心仇恨的人逃出真煌回到庸国,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他远比燕世城可怕一万倍,小叛乱?这是足以毁灭整个帝国的大风暴啊!这此蠢货,他们死到临头了!”

    “少爷!”

    “,放开我!”

    “砰!”一击闷棍突然打在成嘉的头上,成嘉眉头一皱,就晕侧在地。

    少爷,对不起,这是老爷吩咐的。”静安缓缓的摇了摇头“你说的都对,但是我们是门阀啊,门阀要有门闽自己行事的现矩。况且您,真的只是为了除掉庸国吗?这么多年了,您还是忘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