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一章 上天选择
    容瑜一挥手,又有五百刀斧手的庸兵拼死冲上前去,刀斧挥动,楚军如麦杆般倒地,而容瑜长臂一捞将站在车橼上的成得臣给捞起,然后一个回马枪,冲回庸军的保护圈中,命道,“成嘉,我叫你住手!”

    “不然我杀了你的父亲!”

    “不要管我,杀了他!”

    成得臣在一阵害怕过后,脸上涌上一股红潮,激动说道。

    抓了成得臣做人质,芈凰心底一丝计较,面色冷静,手握太阿长剑,不动声色地打马靠近。

    这三年从军,凭借着生死对抗,越来冷静沉着的个性、机敏锐力的动察、无数生死的应变、以及强大的心志,保证她在每一次战役中总能立于不败之地。

    身为监军,在无数次危机来临的时刻,她的镇定冷静让她最后反败为胜。

    可是相对于她的冷静,本来沉着的成嘉却御马上前,皱眉说道,“容瑜,你放了他。你要的,我都答应你!”

    “逆子,我说要你杀了他,没听到?不准答应他的任何条件,否则你就是我成氏的千古罪人。”成得臣一句重重的话压了下来。

    容瑜沉默了一刻,紧抿着唇,将成得臣压在马上,长剑指住他的后颈,“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你死,否则他必死无疑。”

    芈抽在一边摇头,转身指着后方滚滚的烟尘,“你杀了成嘉,杀了成左尹。你们也逃不出去,容瑜,你看看你的前方是什么?”

    容瑜循着芈凰所指的方向浩浩然数千骑黑色铁骑,沿着江陵平原而来,拉成长达数里的庞大战线。

    随着战马的奔驰,高坐在马上的黑色骑兵,仿佛一股黑色的暗潮沿着平原扑来。

    上千弓箭手,一边骑马,一边同时弯弓搭箭。

    能听到“铮”的一声,上弦之声。

    五千箭矢齐齐拉弦,指向他所在的这一边。

    一面青色的大旗在黑潮之上,迎风扬起,楚之凤凰傲然于飞。

    到了此刻,容瑜终于明白了,他的所有一切行动早就被人监视掌握。

    箭失直指着三千庸兵,所有的庸军死士在这一刻也胆寒了,发出绝望的哭泣。

    一股被压制着的绝望悄悄浮起,面对着五千人浩大的队伍,翻山越岭而来的庸军只感觉到一股途劳无力。

    庸国要彻底完了。

    “若敖子琰?”容瑜大惊。

    上万若敖六部的将士,轰然左分列开来,一种难以抗拒的威严随风而来。

    一身黑色披风青铜战甲的若敖子琰,策马从中走出,所有的将士顿时高呼,“少主,少主!”

    “你不是被软禁在若敖府了吗?”容瑜吃惊地看着此时出现在这里的若敖子琰。

    “你觉得你做的那些事情,会没有人知道吗?”若敖子琰剑眉微挑,腰间的凤笙剑,长剑出鞘,直指容瑜,声音平静,眼神睥睨,“容瑜,我今天真的很高兴能见到你,并送你最后一程。”

    “青凤旗三百年荣耀,你们若敖六部,自称荆南大地上的王者之师,就是这样以势压人,好!太好了!”

    “我死,没关系,我要你们一起死!”容瑜摇头,突然升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大手一挥,“所有人全部都准备!”

    原本已经绝望的庸军,闻言顿时拉开了身上的兽甲露出了里面

    “容瑜,你真是出人意表,这一系列都玩的太高明了。”若敖子琰雍容大笑,盖胜王侯,这笑声有对对手的佩服,还有无情的蔑视。

    矜傲在上的目光,在空中直视望向两军对垒中另一方:容瑜。

    二人目光交接,仿佛是两个王者,激烈交锋。

    容瑜大手一挥,“上!”

    所有的庸军手持弯刀就要冲上。

    若敖子琰挥手制止了身后若敖六部想要上前的动作,冷冷地笑了。

    “现在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放下成得臣,我放你庸国其他人一条生路。只要你死!”

    “要救成得臣这个老鬼,就放开阵势,咱们轰轰烈烈比一场!”容瑜大吼。

    “你一大国公子,怎么说出这样土匪的话来?真是太令我失望了。”芈凰此时打马上前大笑道,“与你带着这三千庸甲,千里迢迢偷入我楚军大营的胆量,可不相称。”

    目光十分可惜地上下打量着宛如丧家之犬的容瑜,幽幽说道,“容瑜,我知道你想杀的是我,你今时今日所遭遇的一切,也都是因我而起。”

    “不如,我们以命换命,你把成左尹放了。我单独跟你比一场。我输了,我陪你死;我赢了,你死。”

    成嘉闻言微微皱眉,“太女,还是由我来吧!他想杀的是我!”

    “你一个文官就算了吧!”芈凰喝止他,“在一旁看着就好了。”

    “怎么样,很公平吧?”芈凰挑眉说道,“就让上天选择我们谁有资格活下去!”

    她这一句饶有深意,可是不妨碍同时重生的容瑜听懂了。

    其他人听没听懂,无人知晓。

    容瑜的目光落到芈凰手中的太阿剑上。

    太阿剑,乃当世十大名剑之一。

    由巨匠欧冶子和干将两位炼剑大师,联手煅造而成。

    剑身刚猛威道,剑锋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紧抿着唇,久久没有回答。

    芈凰冷笑一声,太阿剑遥指容瑜,“你仗恃勇气,胆敢奔袭我楚国江陵,难道没有勇气接我一剑么?”

    容瑜只觉耳边一震,而后一片空白。

    他直视芈凰,他真的小视了这位重生的嫡长公主。

    有一天,她一定会成为荆蛮大地上的霸主。

    威临四野,称霸中原。

    前世身为庸王的容瑜,第一次在一个女子身上感受到如此强悍和沉重的王者威严,压的他把头沉沉低下。

    “好啊!”容瑜忽然目光挚热,看着芈凰,放声大笑,“我正有此意!”

    “很好,”芈凰缓缓绽开笑容,“爽快!”

    江风从江面上吹来,苍凉的天空下,被烧焦地江陵平原上,草木枯败,一片焦黑。

    芈凰和容瑜,双方驾着战马缓缓转着圈子。

    芈凰一头黑色的长发在风中乱舞,犹如一面黑色的凤旗无边飞舞。

    “希望你没有后悔今天的选择。”芈凰坐在马上冷笑道,她最不惧的就是马上搏斗。

    因为她所有的自信,都是从杀场上无数次厮杀里练就出来的,每一剑都是一条性命。

    容瑜眼神炽烈,燃烧着绝望的火焰,手中长剑横握在手。

    “既然我敢来,我就没有想着一定能活着回去!我在,庸在;我亡,庸亡!”容瑜大喝一声,同时出手。

    “好,你是真王侯!虽败也当载入史册,万古流芳!”芈凰佩服地大喝,手中太阿长剑没有任何花梢地刺出。

    大江东去,浪滔起,乱石穿空,两军阵前,二人骑着马的身影如两道掠影,在大江北岸上穿相互追逐。

    容瑜仿佛发了疯,狠狠地冲向芈凰,似乎想要将她撕成无数的碎片!

    “嘭”地一声巨响。

    惊涛拍岸,岸边卷起千堆白雪。

    风浪声不断响起,下一刻,骑着凰雪的芈凰手中的长剑与骑着战马的容瑜手中的长剑,狠狠地碰撞在一起。

    长兵相接,在幽暗的天色里,“哧啦”一声爆出一长串火花。

    男人的力量和女人的力量。

    终究是差别不同。

    尤其容瑜还有蛮夷的血统,力量更是惊人。

    芈凰手中攻势不断,双腿夹紧马腹。

    凌利的长剑,划过芈凰的脸庞擦过,芈凰的反应也不弱,太阿剑顿时架在颈间,挡住容瑜力道无匹的一剑。

    乌鸦鸦的长发轻轻触到雪亮的剑锋,突然就削掉了一截。

    四周的空气都随着这一击。

    “噗哧”一声爆炸开来。

    二人缠斗数个来回,容瑜几次近不得她的身,所有功击划为无效,当下便要收手后退再战,可是芈凰却勾起一抹笑,趁机揉身追上,在长剑刚刚再度刺来的那一瞬间,她的手五指成抓,极速地伸过来,一下子便握住了容瑜拿剑的手腕!

    “哐啷”一声长剑掉地。

    两军顿时惊呼,“庸公子被降住了!”

    无形之中,相似的手段,芈凰与着容瑜很相似。

    冥冥之中,两者也许都是上天认定的同一种人。

    “放手!”容瑜喝斥道,同时一手握拳,重拳击来。

    “好啊!”芈凰冷然一声,手中的长剑刺去,送入他的胸口,“你先去死吧!”

    这个世界不需要有第二个人知道她的秘密。

    容瑜从马上翻身而下,跌落入了大江之中。

    三千庸兵阵营中发出一阵哀呜之声,若敖六部迅速地将所有庸兵收为俘虏。

    这一场长达三年的对庸战役,长达半月的会盟,最终以庸三公子的复国大计失败而告终,三国会盟也终于落下了维幕。

    楚国完成了它进军中原最伟大的一战,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最大胜利,疆域扩张从南至北,从东到西,横跨三发之一的九州大陆,超过了中原霸主之国晋国,各大诸侯国无不敬畏,晋国于此次会盟中,紧接着秦国之后,最先撤走。

    回望着郢都城,赵穿跃马扬鞭而起,“哼,芈凰,若敖子琰,成嘉,总有一天本将军,一定要在战场上会会你们,亲手夺回我邯郸城。”

    “走吧,流觞,我们回晋国!”

    “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