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四章 争脱不开
    “老爷来了。”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成得臣缓缓踏进房里,一身青色朝服还没来得及换,看了一眼狼藉的兽房,眉头轻轻蹙起,终于一椎手,说道:“都下去吧。”

    众人如遇大赦,纷纷忙不迭的退下,静安一边哭着一边试图将成嘉的手臂包好,然后抹着眼泪退出房门。

    房间的大门被外面的人缓缓关上,成嘉面色不变,仍日围执在站在原地,双眼望着笼子,静静不语。“你不服气吗。”

    成左尹的声音突然低沉的响起,成嘉身躯笔直,久久没有说话,“二儿,这此年,耶岳先生都教了你什么?”

    成嘉沉默半晌,沉声说道:“排兵之道,处事之道,为官之道。”

    “还好,”成左尹点了点头,缓缓说道:“还好他没有一时兴起交给你为君之道。”

    “父亲。”成嘉猛地抬起头来,声音低沉,带着几丝惊恐。“二儿,在为父众多孩子当中,你是悟牲最高的一个,少年稳成,做事谨慎。但是你坏就坏在太过固执,你还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老巴图参拜大王带了一只大獒,你看了喜欢,就想尽方法的得了来,你为这只獒废了两个多月的功夫,受了数不清的伤,穿着厚皮恺和大獒同吃同睡,软硬兼施,最后好不容易驯服了,你却叫下人杀了它纯了。当时为父问你为什么,你是如何回答的吗?”

    成嘉眉头紧锁,沉默许久,才低声说道:“儿子说儿子喜欢的是得到并且驯服的过程,而不是那只狗。”

    “对。”成得臣淡淡一笑,沉声说道:“就是这句话,当时你爷爷还在世,他听了之后跟我说,这个孩子必是我诸葛一脉中兴的希望,这些年来,我一直深信不疑。但是现在,我却开始怀疑了。父亲。”

    成嘉抬起头来,眉头紧紧的皱起:“儿子……”

    “二儿,为了那个奴隶,你当年甚至不惜和你大哥动手,后来更是偷龙转凤,掩盖事实,你这事做的很巧妙,也很隐秘,可是你真的以为父亲完全相信你,对你大哥的话就那般的不以为然吗?”成得臣的表情顿时严厉了起来,沉声说道:“我本以为你在卧龙七年会有所长进,没想到还是这般冲动误事,不计后果,你可知道那晚的一番举动会带来怎样的后果,会给你未来的仕途带来怎样的阻力和灾难?”

    嘭的一声,成嘉顿时跪在地上,低着头沉声说道:“儿子鲁莽。”

    “你的确鲁莽!”成得臣抬起头来,沉声说道,“为父是如何告诉你的,我成氏虽是若敖氏的分支,可是只要楚国有若敖氏的一天,我成氏都只能慢慢经营。只有这样,等有一天,若敖氏倒台的时候,自然就是我们成氏的天下。知道下一个会轮到谁家?长老会若是不联合起来,就必将被人一口。蚕食干净,我们这些世家大族,既要互相防备,又要互相依存,这是千古不变的铁律,也是让我们家族百代繁盛的必经之路。这个时候,你怎可分心于别的事情之上,至家族大业于不顾?”

    成嘉低着头,看不清面色如何,只能听到他低沉的声音缓缓说道:“儿子知错了。”

    成得臣没有说话,他走到笼子边,看着大毓进献的老虎,狭长的眼睛慢慢眯起,突然间,只见老者唰的一声抽出一旁兵器架上的长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入铁笼,长刀削铁如泥,霎时间没入了老虎的脖颈,只见一道血线冲天而起,猛虎厉吼一声,抽搐几下,就不再动作。成嘉回过头去,双眉紧锁的望着一片狼藉的血地,却一句话也没说出口。“孩子,畜生和畜生之间也各不相同,像狗,就可以驯服为己所用,像老虎,就只能杀掉以免伤到自己,你在山林中生长多年,这个道理,为父希望你能明白。”

    夜晚的风冰凉寒冷,屋子里有厚重的血腥味。这一次长老会必须联起手来,才能躲过这场浩劫,你准备一下吧。”成嘉仍旧跪在地上,闻言抬起头来,沉声说道:“若敖氏派出的是谁?他们还能派谁?”

    成得臣冷笑一声:“若敖氏真的是内乱了。”

    “二弟真要将这左尹之位让给为兄吗?”三十岁的成大心问道。

    “长幼有序,况且大哥老成持中,比嘉更适合主持左尹之位。”成嘉推让地说道。

    “好吧,这个位置就由大哥先帮你坐着。若是你哪天想要过去,只要跟大哥说一声。”成大兴叹道,他这个弟弟这些年越发是不爱与他说那些心里话,而父亲对他寄予又高,着实心里苦闷难抒。

    “大哥不用为我操心,如今我已有其他去处。”成嘉说道。

    “噢,那不知是何高就,能令我成氏有大才的嘉弟舍了这左尹之位而屈就。”成大兴不禁好奇,按说在这梦国之中除了令尹之位最大,这左尹则是所以文官中仅次于令尹的第一实权官职。

    “弟弟想前去东宫历练一番,看看有没有别的出路。”成嘉柳眉微皱,迟疑说道。

    “东宫?可是如今那凰太女的住处。”成大兴闻言先是不解后是豁然开朗,“这也是一个好的去处,一朝天子一朝臣,嘉弟先去太女那边露个脸,将来肯定成就不下于父亲。”

    “嗯,看看吧!大哥,兴许有这样的机会,兴许没有。”成嘉说话,即使有十分的把握从来也只说七分满,有七分那更只说三分,反正不会让人摸着底。

    “嘉弟放手去做吧,有我成氏在后面为你撑腰!”成大兴拍了拍成嘉的肩膀,微微颔首。

    “是,大哥。”

    夕阳西斜,落日余辉,当风立在回廊中的月白长衫男子,在深红色的阳光映照下,散发着一种与他的淡泊安宁别样不同的瑰美壮丽。

    仿佛此时,他看到的不是一处日薄西山的残阳,而是一轮冉冉升起的红日。

    照亮他脚下的前路,在他身后拉下一道幽深的黑影。

    命运多变,疑阵重重,每个人都是它手中身缠丝线的傀儡,行走在早已既定的轨道上。

    既然挣脱不开,他又何必提前揭开终局的序幕呢?

    成嘉望着女子离去的方向,潇洒一笑,突然自语道,“原来不仅我变了,你也变了……”

    “这么多年,这世间,谁又能够恒古不变?只不是不知刚才你那狠毒的另一面,若是叫若敖子琰见到,不知他又会是什么表情?”

    两双曾经紧握在一起的手,经历了命运的重新洗牌,世事的变化万迁,又岂会还交握在一起?抑或是在未来的某一天,命运的轨道被有人用擎着世事巨剑重新打乱?

    命运已定,谁又有可知明日事!正如昨日的他们,又怎知今日背道而驰。

    这才是世事啊!变是永恒,不变只是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