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五章 携手天下
    所有的一切都准备的好的不能再好。

    九洲八百列国都在传颂着这场楚国盛世大婚。

    可惜芈凰不能亲眼所见。

    随着迎亲队伍绕城一日,等到了楚宫,天色已近黄。

    (古代的婚礼,通昏礼,指在黄昏时分嫁娶)

    万道霞光洒在整个郢都城,洒在楚王宫上,仿佛将整个楚京都镀上了一层红色的地毯。

    若敖子琰一身金色凤袍,雍容无度,此时的眼神明亮的好似这缕金光,洒落九州,负手而立在九十九级的玉阶广场之上。

    俯瞰芸芸众生。

    太多人在他身边停下脚步,行着注目礼。

    广场上,渐渐人山人海,人人跪地仰望。

    若敖子琰转头望着芈凰,轻扯嘴角,雍容含笑,对她说道,“别怕。”

    站在玉阶之上的女子闻言,就像是历经时间的逆流,漂泊不定的旅人,突然看到了彼岸。

    一双曼目好像点上了天上的星辰,唇角微弯,点头,“我不怕。”

    若敖子琰目光幽深,缓缓说道,“凰儿,以后一切有我。”

    芈凰玫红色的唇瓣,牵起更盛大的一笑,灿若朝霞,微微颔首,“好,以后一切有你。”

    顷刻间,内心的激动和迷茫,不见踪影。

    愿这一刻,一世长存。

    “凰儿。”

    “嗯?”

    若敖子琰牵起她的手,目光睥睨,傲视环宇,嘴角勾起,说道。

    “来,让我带你,走进去。

    从此让整个九州大陆匍匐在我们的脚下。”

    让我带你走上这百骨堆砌的玉阶,走进这座黄金打造的金殿,走进这权利漩涡的中央。

    你本就该属于这里,而不是那深宫的最底层。

    匍匐着,被人贱踏着。

    一瞬间,他想起了那个七岁时死了母亲,在深宫里独自求存的女孩,被芈昭死死踩在脚下,怀中紧紧抱着一卷书简,任人打骂不敢还口,“叫你偷书!叫你偷书!就凭你一个死了娘的孤女,也有资格读这么高贵的书卷?”

    凌乱的黑发下,一抹屈辱不甘的利光从那双曼目中划出,不屈的泪水从眼眶里滚了出来。

    正是她那一眼的不认命。

    成就了他一生的宿命。

    让他在和成嘉的赌注中,鬼使神差。

    选择了默默无闻,不甘沉寂的芈凰,而不是圣眷在握,令人讨厌的芈昭。

    当时他就在想。

    这样强烈的企业图心。

    也可以在一个女子身上拥有。

    芈凰不知道这世上最动听的情话是哪一句。

    可是这一句,一定是她此生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

    即使是毒药刀锋,这一刻,她也甘愿饮鸩止渴。

    身着无双凰袍的她,曼眸缓缓闭上又轻轻睁开,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吐出来,扬起笑脸,最后点头。

    “好,让我们一起并肩走进这无双的殿堂,共同缔造这非凡的一生。”

    “彼此不背不弃,携手天下。”

    金色的阳光照在她此时的额头上,羽睫上,幻化出一个明媚的光圈,金光灿灿,恍若凤凰于飞,落在那张丽颜上,印上一对展翅翱翔九天的羽翅,含笑地看了一眼同样身着无双凤袍的若敖子琰。

    随即随着他的手起伏,迈开脚步,走向那金碧辉煌的渚宫,楚国权力的中央。

    “好!”

    若敖子琰紧握住手中的玉手,重重点头。

    远处编钟长鸣,黑凤旗在风中烈烈飞扬,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如果此时可以大声呐喊。

    芈凰真想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

    大声喊出:“楚国最尊贵的所在,渚宫,象征着无上王权之地的金宫。我,芈凰,终于堂堂正正走进来了。

    你们这些曾经俯视于我的人,看到了么?

    你们看到了吗!”

    一个个曾经高贵的脊背,在她和他的脚边匍匐而下,就连她未来的公公,令尹若敖子般,也弯下了他第一权臣最强硬的腰肢。

    而她站在高处,嘴角弯出一抹雍容的弧度,接受着百官万民的朝贺之声。

    这一天,是芈凰重生以来最为重要的一日。

    就在这一天,她终于以楚国王太女的身份,登上了历史的舞台,走进了楚国最为核心的所在,与身旁雍容无度的男子,以万众瞩目的方式,第一次走进了楚国权贵乃至天下诸侯的视线之中。

    从此以后,全天下八百列侯,乃至天下之主的周王,都会记住这个名字。

    她拥有楚国最尊贵的芈姓,以楚国最尊贵的凤凰为名,浴火重生。

    在第二个双九年华,以一介女子之身。

    真正的开始了新的一生。

    耳边的礼乐突然大盛,编钟吕乐长鸣,婀娜楚女水袖轻扬,舞姿绝美,桌上醇美的美酒,顶级的佳肴,无一不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可是每个人都没有去看那身姿曼妙的楚女,也没有低头去享用那桌上的美酒佳肴。

    楚国上下,属国番王,诸国使臣都在看着那对一起携手而进的爱侣。

    芈凰走在若敖子琰的身边。

    时刻保持着与他一样雍容的笑度。

    二人一起携手走到玉阶最高处,缓缓站定。

    然后向着下方的群臣,一同含笑回首致礼。

    当走进渚宫的正门时,巨大的钟鸣,六声长六声短,顿时嘹亮响起,代表着她王太女的身份从此受人参拜,也代表着大婚正式开始。

    金色的琉璃瓦下,他们并肩站在金光璀璨的鎏金红栋之下,脚下的玉阶上雕刻着龙凤呈祥的壁画。

    大殿的两侧,是两排长长的金烛,一人多高的巨大红色灯笼上,用龙飞凤舞的金篆,写着鸾交凤俦的吉祥话。

    视线的尽头,是一座金光灿灿的王座。

    下首两侧共有上千席,此时已经全部人满为患。

    所有人的目光霎时间全都凝聚而来,有艳羡、有惊叹、有揣测、有不解。

    但是更多的,却是难明的敌意和无尽的猜度。

    这,就是天底下最为高贵的地方,玉食琼浆锦衣奢华,万人崇拜。

    多少人穷其一生渴望走进来,却没有走进来。

    没想到的却是这个在楚宫中,无依无靠的长公主最后走了进来。

    所有的百官们,都跪在地上。

    发出一声世事难料的惊叹。

    然后抬头仰望着女子站在玉阶最高处,丽颜天成,英姿无双。

    虽然自从她从选城凯旋东归的那一日起,他们早就预料到这一天即将来临。

    可是当这一天来临的时候,他们眺望着未来将权倾楚国的女子,又不禁在为自己的明天而感到焦虑和彷徨。

    这泱泱大楚的无上王权,难道就要掌握在这样一个双十不到的女子手中么?

    她何德何能?

    这些或年迈或年轻的男人,目光或深沉或猜度,审视地看着上面的女子。

    无论她现今在百姓心目中有多高的地位。

    在他们眼中,她都只是一个女子。

    一个应该站在男子身后的女子。

    他们的目光,向左微微一偏移,落在她身旁同样身披无双凤袍的男子身上。

    一瞬间好像有万千目光都被他吸引而来。

    男子气吞九州八百诸侯的强大气势,睥睨天下的深远目光,仿佛他的素手中此时已经握住了楚国的命脉。

    这才是他们应该追随的对象啊!

    令尹子般含笑看着自己的儿子,脸上尽是自豪。

    “好,很好!……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