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六章 心碎一角(谢谢昵称的月票)
    芈凰站在玉阶上,接受着广场上所有人的注视。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王诗语的艳羡,公输年的仰慕,叶相如的尊敬,再也没有那些鄙夷,羞辱,欺凌……

    不禁眼眶一阵微红。

    这十一年,她这楚国长公主过的还真是憋屈。

    时不时就要被各家公子小姐不停嘲弄,欺负,甚至殴打……

    不过这一切终于要过去了。

    沦为历史。

    不为人知。

    笑着笑着,眼角不觉染上一滴不知名的液体。

    突然感受到一道灼热的目光落在头上,芈凰抬眸一看,只见若敖子琰正搂着自己,轻柔地抚掉眼角的泪珠,说道,“傻瓜,哭什么?今天这么好的日子,该高兴……”

    “嗯!我就是太高兴了!”

    芈凰点点头,忍不住撇开头,忍住眼泪。

    目光不经意间与广场中的一人对了个正着。

    是他,成嘉。

    他正柳眉微皱地看着她,待看到她的目光,又是云淡风轻的一笑,轻若羽毛。

    不似曾经无数次目光的对接,二人匆匆移开。

    她心中一凛,目光一转落在他身后的女子身上,周菁华温婉一笑,便朝着她行了个大礼。

    远远笑道,“恭祝太女新婚大喜!”

    芈凰蹙了蹙眉,微微颔首致礼,便牵着若敖子琰走了进去,不再回头。

    广场之上,有人淹没在茫茫人海中。

    站在迎亲的队伍最前端,一双修眸一直望着携手并肩的二人,还有那个女子脸上明亮的笑容。

    成嘉又想起了那一天,在白龙池边他终于又握住,却最后不得不放开的手。

    这早已残破不全的心。

    突然间又陷落了一角。

    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穿越到这个时代?

    世家门阀,争权夺利,诸侯并起,群雄逐鹿,他以为凭借着后世的眼光,和对历史走向的熟知,能在这里混的风生水起,却没想到家族势弱。

    仅一个若敖子琰就打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脸上一直挂着他招牌的笑容,云淡风轻。

    只是眼角不知为何有些苦涩。

    她终于走出来了。

    走到了所有人面前,接受万人参拜。

    可是却是和另一个人。

    而自己呢?

    是谁说一直假装不在意,最后所有都会乘云腾风远去。

    他就要这样一辈子吗?

    陷在这个时代里,随波逐流。

    空荡荡的手掌,缓缓地握紧成拳。

    成嘉缓缓转身,在他人不曾注意的瞬间,目光暗沉,一步一步,逆着人流向外走去。

    周菁华起身,再张望已经不见成嘉的踪影。

    “真奇怪,去哪了?刚刚明明人在这的……”

    渚宫金殿之上。

    “凰儿拜见父王。”

    芈凰一步一步,走地无比坚定,走进这座堂黄的金殿,走到玉阶之下,大礼一拜。

    红色轻纱,遮住面容,但不妨碍她将满堂之人看个一清。

    大病多年的楚王,在若敖子琰这些日子里的调养下气色少有的极好,面带红晕,双眼也极为有神。

    王座之下,站在最前面的赫然就是若敖氏当家人令尹子般和他的祖父的孙侯。

    二人之间即使没有流露出半丝暧昧神色。

    可是楚国内外仍然遐想连篇。

    如果把这场婚礼,看作是楚室与若敖氏的亲上加亲,还不如看作是手握兵权的孙侯府和手握政权的若敖府的政治联姻。

    楚王这几天对于“赐婚若敖”之事,被吴王妃枕边耳畔,反反复复说的,又有几分后悔。

    虽然若敖子琰命犯楚王的谣言已破,可是陈尹之事却被吴王妃旧事重提,怎么说若敖氏的权利真的有点大了。

    而如今把若敖子琰指给代表着孙侯府的芈凰,对如今的楚国真的好吗?

    本来一直模糊不清的视线,今日不知怎么特别清晰,就连孙侯对着令尹子般那一拱手,一个神情交汇都看的如此清晰。

    身为一个帝王,猜疑,忌惮,是他们的通病。

    满堂欢愉之时,楚王却不禁暗想这两家莫非真有谋逆之心?

    两人脸上的笑意此时看起来都大有深意。

    看着站在最前排,激动了许久都说不出话的孙侯,一双虎目泪如泉涌,连连说道,“好,太好了,凰儿,你终于也嫁人了……”

    “哈哈,孙侯爷原来也有英雄落泪之时,莫要担心,我若敖氏必会善待太女的。”令尹子般如一只老狐狸一般拈着青须大笑道。

    “老狐狸,记住你今日说的话,要是哪天你欺负我的孙女,莫怪了我这双铁拳。”孙侯虽然须发皆白,却声如洪钟。

    “呵呵,小子一定会好好待凰儿的,外祖父就放心好了。”若敖子琰笑着拱手保证道,没了往日的高高在上,而是真心实意地低首说道。

    “外祖父……”芈凰羞的脸色微红。

    但殿下这一幕,落在如今楚王的眼里,却很是扎眼。

    孙侯这个老头子,莫非还在记恨寡人当年失信于他的女儿,以致孙王后忧郁而死之事,所以趁此间隙对着他的太女嘀嘀咕咕些什么。

    于是,楚王以眼神示意赵常侍,赶紧唱词,“吉时已到,婚礼大典正式开始。”

    此次的婚礼,由于被提了一个又提一个等级。

    当作“太女”纳妃大典来看待都不为过。

    楚国不仅邀请了各大诸侯国,如齐国,巴国,还有陈宋蔡郑等大中小国一同观礼,还邀请了所以番国属臣。

    长长的号角声,呜咽长响,以示婚典开始。

    长长的红毯尽头,从金殿一直铺到楚宫东阳门外,这可谓除了太子纳妃大典,楚国公主中头一回能有人有此殊荣。

    坐在后妃右手边的公主席位上,一众公主艳羡地看着如此铺张盛大的公主婚礼,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就连还只有五岁,最小的六妹,都有几分眼力见,弱弱地说道,“二姐姐,大姐姐的婚礼就好像是每年祭祀一样,办的好隆重!以后我长大了也会这样吗?”

    芈玄将最小的六妹抱至腿上,“只要珍儿,好好跟着上书房的潘太师好好读书,就有机会。”

    一想到上书房里严厉的潘太师和他的戒尺,六公主的眼睛就冒金豆豆,“可是,六儿不喜欢读书……”

    已然失宠的芈昭愤恨地说道,“那依你的意思,我们在座的所有人岂不是都没机会了?我们哪一个有芈凰的文能安邦,武能定国之才。”

    有年纪约大的,十二岁的四妹,十岁的五妹,听了纷纷附和,“就是,大家都是公主,凭什么只有大姐能享受如此殊荣?”

    芈玄笑笑,不再回应,抱着六公主悄然退后几步,坐到了公主席的最末尾。

    芈昭见此,对身边的秦红挥手,示意近前,低声问道,“叫你办的事情,可有办好?”

    秦红面有难色,“公主,事情未成,太女防范的紧,安排的人手完全没有机会。”

    “一群蠢货!”

    芈昭心中暗恨,都是芈凰给父王打报告,说她被敌国公子抢去侮辱,让她沦为楚国王室的羞耻,如今只能和这些阿猫阿狗坐到一起。

    就连母妃也越来越不待见她了。

    她必须想办法挽回父王母妃的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