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八章 大婚之夜(谢谢大家的支持和留言)
    “累了吗,凰儿?”

    接受完群臣参拜,拜见过楚王,行过大礼,芈凰伸了伸站了一天的腿,都发僵了。

    结婚真不容易。

    从早到晚。

    一整天。

    “嗯,好累,你这衣服太重了……”

    “下次再也不穿了!”芈凰嘟囔道。

    “你还想穿两次不成!”若敖子琰挑眉瞪着她。

    “啊”一声惊呼,芈凰还没有抱怨完,就被若敖子琰一把抱起,然后一路抱着进了东宫。

    “这样就不累了!”若敖子琰紧了紧怀里的人儿。

    “可是好丢人。”芈凰羞红脸,幸好有头纱挡住看不见。

    二人走进东宫,里面一片喜色,而且全部重新装点布置过,每一步,每一景,都美轮美奂。

    芈凰惊叹道,“我父王知道你把这东宫改成这样了么?”

    这么美,比紫烟宫还好看。

    “跟你父王说什么,他又不住这边。”若敖子琰不屑地回道。

    来到寝殿门口,司琴和司画已经一左一右,等在门口,兜头向二人撒着各种红枣桂圆花生莲子米,还有花瓣,贺道,“恭喜太女,恭喜驸马爷,祝太女和驸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花瓣雨混着各种各样的彩豆雨,朝二人撒下。

    “好,赏!”

    若敖子琰抱着芈凰,淋着花雨,开心地大笑。

    寝殿里,雪儿,叶相如,赵明,王诗语,成晴晴,周菁华,公输年,孙叔敖,还有一大堆认识或者不认识的,都翘首等在里面,手上都抓着一把花生瓜子洒了他们一头一脸。

    各种欢笑的笑脸中,独独缺了成嘉一人。

    芈凰隔着红纱,摇摇头,并不在意。

    “恭喜哥哥!恭喜嫂嫂!”

    雪儿见若敖子琰抱着芈凰缓步而来,拉着蝶儿,拍着手对他们连连道喜,“我要看新娘子,新娘子……大哥!”

    “若敖子琰,你待会出来,我们再大战三百杯!不然这么早就入洞房了,你还是不是男人?”叶相如扯着嗓子要他不醉不归。

    “哈,他是不是男人需要你来验证?”赵明一副你傻啊的表情,不屑的摇头。

    “你要喝,我陪你,不准耽误我家驸马爷和太女的新婚夜。”司剑一把拎起叶相如的后领,在众人大笑声中把他拖走。

    王诗语和成晴晴也捂嘴偷笑,气氛炙热,众人纷纷道喜,“恭喜太女!恭喜驸马!”

    若敖子琰一路含笑点头。

    一众人簇拥着二人跟在身后,向着寝殿后面的凤床而去,准备闹新房。

    她在若敖子琰怀里。

    听着这一路的恭喜道贺祝福。

    一时有些恍惚,这样就是成婚了吗?

    “想什么呢,凰儿?”若敖子琰低头在芈凰耳边吐着轻语,唇边一抹魅惑的笑。

    芈凰仰头回望若敖子琰,却只能从红纱盖头中只看到一个红色的他,大大的笑着,有点嫣坏。

    不确定地问道,“若敖子琰,我们刚刚真的大婚了么?”

    “凰儿,你说呢?”若敖子琰挑眉。

    “我不是做梦吧?”芈凰摇摇头,不能确定。

    这是不是她的一场梦,一场前世今生的幻梦。

    不知道是一天没有吃饭。

    还是被桂圆砸伤了脑壳。

    芈凰真的有点头晕目眩。

    隔着头纱看他,更觉得不真实。

    若敖子琰伸手隔着头纱,掐了她的脸蛋一下。

    芈凰疼得立即大叫,“啊,好疼!”

    若敖子琰低头笑道,“疼吗?那就是真的,以后我就是你的驸马,你的夫,你的天。”

    芈凰翻了个白眼,依在他怀里,轻叱一声,“呵呵,我的天?你真的全部都能包揽么?”

    若敖子琰笑笑,抱着她走到床边,低头一笑:“如果我都不能包揽,普天之下,还有谁能包揽?”

    “自大鬼!”

    芈凰撇撇嘴大笑,然后伸手搂住若敖子琰脖子,“好,以后如果本太女有不想做的,驸马都包揽了去!包括生孩子。”

    “哈哈,太女要和驸马生孩子,大家快出去。”司书闻言把她的悄悄话扯着嗓子喊了出来。

    众人笑闹成一团。

    芈凰闹了个大红脸,躲在他怀里,瞪了瞪若敖子琰:都是你!

    若敖子琰无辜地眨眼:明明是你自己说的。

    司琴拿过一柄玉如意递给若敖子琰,笑道,“驸马,该揭盖头了!”

    若敖子琰接过如意,起身将芈凰放在床上,看着她,久久不动。

    芈凰暗暗着急,快掀开!

    看什么看!

    大家也都看着,叶相如嘲笑道,“喂,若敖子琰,这个时候怂了吧!”

    “要是反悔可来不及。”王诗语和成晴晴她们也笑道,“这可是祭祀过太庙的,上过金碟的。”

    “哈哈,你相如哥哥我来帮你!”叶相如大着胆子就要去抢,“这活容易!”

    若敖子琰却一把闪开,看着他们挑眉说道,“你们都出去!”

    “这厮是怕我们看了太女的美貌,吃醋呢!哈哈!快走快走!”

    赵明不愧为若敖子琰肚子里的蛔虫。

    闻音而知弦意。

    直到他们所有人被赵明拉了出去,就连司琴她们几个伺候的也被赶了出去。

    屋内碍事的人全无踪影。

    若敖子琰才拿着玉如意去挑芈凰的头纱。

    随着如意轻轻挑起头纱一个边角,顷刻,芈凰的眼前渐渐变亮,本来有几分朦胧的男人,愈见清晰。

    心脏咚咚地狂跳了两下。

    这张脸虽然已经看过无数回。

    可是第一次觉得这么俊美,怎么办!

    以后日日对着,岂不是要自卑死了。

    头纱被挑起了一半,忽然若敖子琰撤回了手,头纱又轻悠悠地落下。

    芈凰一怔,甫又松了一口气。

    突然她也不想揭开头纱了,因为看着这张脸又不禁想到和他的那些亲密。

    让她做个缩头乌龟吧!

    她好像真的没有做好心里准备!

    这一刻,她突然觉得这婚真的结早了。

    突然,“刷”的一下,眼前陡然整个亮了起来,一张稀世俊颜在她眼前无限放大,“凰儿?”

    芈凰眨眼,头纱突然没了,满室莹光。

    若敖子琰就站她面前,雕颜玉表,一身金色的凤袍吉服穿在他身上更加雍容无度,丰神如玉。

    若敖子琰盯着芈凰,一身凰袍凰冠,果然荣华无比,一张小脸更是化了一个桃花妆,人如桃花浅浅醉。

    满室红艳,而她明丽无双。

    若敖子琰上下打量着她,一张俊脸勉强地点点头,“今天这样子,算是及格了。”

    “哼!”芈凰轻哼一声。

    男人果然都是食色性也,只重外表。

    他伸出手拉着她起身,突然向外走去,而不是桌前,“走,我们去挖和麅酒,喝交杯酒!”

    “什么?和麅酒不都准备好了吗?”芈凰一脸不解,回头看着桌子上的酒,他们还去哪喝?

    “不,我们要去喝我三年前埋下的和麅酒!”若敖子琰勾唇说道。

    “什么,我不要去!”

    穿着这么重的凰袍凰冠,比铠甲还重,如果不是若敖子琰后来抱着,她才不想多走一步路。

    他整的这一身,好看归好看。

    可是太重了,穿了一天,比负重行军还累。

    “不行,不去也得去!”

    若敖子琰霸道地摇头,然后过来给她把长长拖尾的外袍给脱下,还有凰冠上的各个金钗给卸了,只留两只金凤。

    芈凰顿时浑身上下轻了许多。

    然后摊开双手,“凰儿,也给为夫把这外套脱了!”

    芈凰轻叱笑道,“你终于知道你的品位有多么华而不实了?”

    “哼,明明心里美的要死。”若敖子琰是打死也不会承认这凤袍太重了的。

    当然比起他这一套。

    芈凰的才叫重死了。

    红着小脸上前,学着他的样子为他宽衣。

    这个动作先前已经训练的很熟练。

    可是今天总有几分束手束脚。

    感觉怪怪的。

    “笨死了,这几日我不在,肯定又躲懒了。”若敖子琰嫌弃的握着她的手,带着她脱下外袍,嘴里教训道。

    芈凰瞪着他,“你这叫本性暴露么?我们这才大婚呢!”

    听说男人婚前婚后会两个样子。

    他们才结婚,她就觉得他越来越霸道了!

    “哼!以后你自然会知道我是什么样子,吃饭是什么样子,睡觉是什么样子,走路是什么样子……”

    若敖子琰拉上她,“走,去上书房!”

    芈凰被他拉着走,又道,“你不去前面金殿再招待一下么?”

    “不去!”若敖子琰摇头,“今晚就我和你!”

    “为什么非要今天去?”芈凰一脸不解。

    若敖子琰笑道,“这和麅酒我埋了三年,从你离京去选城那天起,就等我们今日大婚来喝了。”

    芈凰闻言不再犹豫。

    他这算不算另一种告白。

    等了三年,不,他说等了她十一年。

    二人出了房门,守在门外的司琴她们微微一惊,“驸马,这么晚了,你们去哪?”

    清浦笑了笑,“呵呵,司琴姐姐莫急,我家驸马是带太女表白去了!”

    “表白?”司琴闻言闹了个大红脸。

    这些都是戏里唱的桥段。

    “嗯!所以大家今晚不用管,我家驸马肯定会带着太女玩到很晚的。”清浦接着说道。

    他家公子可是等了十一年。

    要是今夜不把想说的话都说了。

    估计公子要憋死!

    若敖子琰没说,环抱住芈凰,足尖轻点,若轻点浮萍一般,没有惊动任何东宫守卫,就掠出了东宫的高墙,向着上书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