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章 鸾凤交俦(谢谢微微紫君万赏还有风兮听雪月票)

第五十章 鸾凤交俦(谢谢微微紫君万赏还有风兮听雪月票)

    “准备好了吗?凰儿。”

    若敖子琰抱起芈凰回到东宫,二人交叠在寝殿的窗台边的美人榻上,四周暗卫禁军远远守在外面,寝殿内寂静无声,只点了几个落地烛台,照亮窗前这一处。

    今夜注定无人打扰。

    此时,花好月明,良辰美景,鸟语虫鸣,醇酒佳人,正是四美齐聚之时。

    他一手拉开芈凰的红色的凰袍衣襟,一手沿着她雪白的肌肤划过,带起一阵激烈的颤抖。

    这一刻他等的太久,先前的亲密已经完全不够,他还想和她一起做更多的事。

    此时,此地,此生。

    “从今天起,凰儿,你就是我一个人的。

    这辈子都是我若敖子琰一个人的。

    谁也不许动你一下!”

    仿佛宣誓一般,若敖子琰在这一刻,幽深的双眸里酝酿着风暴和坚决,丰润而深情的双唇吐出霸道的话语。

    一双大手带着魔力和电流,上下轻触上芈凰的胸前,引的芈凰阵阵发颤。

    一双挑着莲花灯的玉手,紧紧抓着手中的红杆,圆形窗台上,随着她手中的莲灯轻摆而光影乱晃。

    二人的衣衫已乱。

    光影之中,暧昧难明。

    还没有开始,芈凰已经紧张的不行,发出像猫儿一般的求饶,“不要,我怕,若敖子琰……”

    婚前,王夫人给的春闺图也好,宫中的教习嬷嬷也好,都给她私下说过了,今晚会很疼。

    这是女子成人的第一个开始。

    可是不知为何,到了这一刻,连杀人杀蛇都不怕的芈凰,却突然像个寻常女子一样害怕起来,脑中都是王夫人给的闺房图。

    总觉得今夜绝不会像前几次吻到窒息就能结束。

    这对于她将会绝对是漫长的一夜,对于她的人生则是一种全新而未知的开始。

    她要真正成为他的妻,而他成为她的夫。

    一生一世。

    “叫我什么?”若敖子琰轻咬着不听话的芈凰。

    “琰!”芈凰声音颤抖地唤道。

    “凰儿,不要怕,我!……”

    双唇一瞬间咬住那发出声音的玫红色水润唇瓣,不再多说,用行动代替了语言,从浅尝到啃咬,发出滋滋的水声,大手同时抓住她无处安放又不断摩擦的脚踝。

    冰凉如玉的指尖上带来冰与火的热度交织,然后全身的重量隔着层层凰袍,压在她的身上。

    内心根本就是一场煎熬。

    芈凰摇头,“不,我还是怕……”

    可不可以不要!

    芈凰想要镇定,把这新婚之夜当作人生的一次新的必修课,用力闭上眼一挺就可以度过,可是身体却仿佛不是她的,被身上之人全部主导着,身上来回触动的冰凉指尖。

    一件件剥落着她身上红色的凰袍嫁衣,一层一层,直到只系着最后一件肚兜的样子全部呈现在他的面前,被他火热的视线上下紧紧盯着,就像是一件他的专属物。

    “不要,不要看!”

    松开握着莲灯的一手,猛地覆在他那双深沉炽热的黑眸上,却被他一把牢牢握住拉下,“不,我要看!”

    一双暗沉的眸子盯着她,而她无遮无羞,只能任他对自己坚定地看着。

    那双大手松开她的手,伸向她身上最后一件红色绣着金线绝美凤凰的肚兜,一把用力扯开,胸前呼之欲出。

    “不要!这个样子太难为情了!”

    芈凰一只手握着莲灯,微微挣扎抗拒着,想要将那件甩开的肚兜再扯回来。

    灯影随着她的动作,照耀着她的身体,藏在凰袍下的人儿,在这盏橘黄色的灯光下,原来是这么的美好,魅惑天成。

    舌尖轻舔着她敏感的耳珠。

    一阵蚂蚁爬过的触感淹没着她的神经。

    在这一刻几尽崩溃,泪意沾湿脸庞。

    更加惹人怜爱。

    若敖子琰的眼里身体里都藏着一团火,可以吞.噬一切,手中的力量也没有了轻度,狂放而肆掠,舌尖从轻舔到慢咬。

    每一寸地带,一一品尝而过。

    从胸前到敏感细腻的肩头,每一处都不放过,就连她紧握着莲灯的玉指也都被轻舔慢咬而过,最后双手托着她的玉颈,俯身含住她粉嫩的耳珠吸吮着,“都喜欢,怎么办?凰儿……你所有的地方都是我的。”

    他们就像是一对连体婴儿,她嵌在他的怀里,他紧紧抱着她,不知不觉间松开了手中的莲灯,二人深陷在衣袍之间。

    若敖子琰的舌尖滑过她的耳珠,一股磁性暗哑声音在她耳边,吐着热气,低吼道,“凰儿,看着我!”

    然后将自己也展现在她面前。

    “啊!”芈凰发出一声惊呼。

    她吓的双手连忙蒙在眼睛上,仿佛看到了一个可怕的东西,真的太奇怪了。

    比行房图上画的还奇怪。

    比看到容瑜他们偷情还难为情。

    这就是男女之别吗?

    脸红的就像是煮熟了的虾子。

    芈凰紧紧闭着,不敢睁开丝毫。

    可是头顶那个声音却还在说,“看着我!凰儿!”

    说完,两只大手不由分说地将她的小手拉开,她紧紧闭着眼睛,就是不敢面对现在的真实,唇边传来湿润的触感,还有暗哑的低吼,一张俊颜上布满了热汗,幽深的黑眸好像一团火,紧紧看着她,发出一阵阵低吼,“吻我!”

    大手紧紧托着她的下颌,让她的唇瓣将他包裹住,舌尖被迫取悦着他,唇边时不时拉出长长的银丝。

    口中的温度,在她温热的舌尖下不断跳动着,爆发出一股无法忽视的热力。

    芈凰已经不知道怎么反应,情潮将她颠覆,仿佛置身云海,根本站不住脚,耳边却有一道声音不断引诱着她,而理智却告诉她要拒绝。

    太羞耻了,这已经超过她前后两世经历的所有,更超越了《周礼》上所授的男女之礼,也超过了二人唇瓣相吻的亲密之举。

    什么“琴瑟和鸣”!

    真的就像在打架!

    却是十分折磨人!

    原来这就是“成婚”,她第一次意识道。

    成婚就是把她的所有都摊开,呈现到另一个人面前。

    无论美丑,都让她无所遁形。

    这种感觉,实在太不好。

    没有一点秘密,没有安全感。

    “不!……”

    她不要这样!

    一双大手却紧紧抓住她紧张的双手,冰凉如玉的指尖此时只剩下掠夺和占有。

    整个人都挤入她的身体,和她保持着最原始的姿态。

    带来冰与火的相贴。

    她已经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

    这就是她身为人妻的第一项“成人礼”。

    整个人都属于另一个人,以后会冠上他的氏,还要为他生儿育女,从此与他共度一生。

    这就是他们的大婚之夜。

    真的是一整夜。

    从美人榻转移到东宫的凤床,沉木雕刻的龙凤呈祥的凤床,一整夜都在她的耳边发出“吱嘎”的声音,而她却随着他而任意摆布。各种羞愧的姿势一次次在红销帐后上演着。

    天微微亮时,二人还紧紧贴合着。

    可是芈凰早就累的昏了过去,某个食髓知味的男人却还不满足,紧紧抱着她,一夜无眠,丰润的唇角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勾人夺魄,可是身下的人儿已经睁不开眼睛,也看不到了,只能感受到耳边一阵阵的热气吞吐。

    “凰儿,我们再来一次吧!”

    “幸福生活才开始呢!”

    “不要……我要睡觉……”芈凰朦朦胧胧地闭着眼睛,挥着手,再也不要了。

    以后都不准若敖子琰进房,这个无耻下流的男人。

    今天她又见识了他的一面。

    可是所有的反抗无效,某个精力旺盛的男人再度翻身压住。

    “那你睡,我来!”耳边传来男人阵阵愉悦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