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三章 琰乃玉圭
    朱窗复道和麅饮,午夜铜盘腻烛黄。

    越罗衫袂迎春风,玉刻麒麟腰带红。

    楼头曲宴仙人语,账底吹笙香雾浓。

    人间酒暖春茫茫,花枝入帘白日长。

    镜中貌,月下影,隔帘形,睡初醒。

    “凰儿,日上三竿,我们该起身了!”

    东宫的寝殿之中,此刻的若敖子琰斜支在凤床之上,沐浴着一身晨光初曦,带着一种清爽的味道,雍容浅笑着向睡的迷迷糊糊不醒的芈凰伸出一手,如玉的指尖轻划在芈凰的脸上。

    一身如云锦缎织造的雪白亵衣,纤毫不染,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直垂到腰间,勾勒出挺拔的身形。

    真真是完美无缺的天之骄子。

    “不要,不要,我要再睡会……”芈凰挥着手,“真的累的腰都断了,跟狠狠打了一架一样。”

    “你确定不起床?”男人“噗嗤”一声轻笑,寒冰玉澈的声音微微拔高。

    “那我们今天一天都不要起了。”

    “反正我也不想出门,阳光这么好,我们就在床上睡一天吧!”话毕,若敖子琰就将裹着丝疲的光滑的人儿捞进怀里,一句断断续续的呻吟再度轻轻回荡在寝殿之中。

    “不……要……”

    芈凰被若敖子琰又折腾得惨了,直到午膳时间才幽幽醒来,可是却觉得还不如不醒来,浑身上下酸痛地起不来床,而若敖子琰却姿态悠闲,精神奕奕地已经起床坐了半天。

    恼怒地瞪着所有一切的罪魁祸首,低声抱怨道,“我今天这样还怎么出门?”

    若敖子琰低下头,吻她的唇瓣,“都怪昨日那坛百年合麅酒,后劲太大,所以醉得特别厉害,然后就……”

    芈凰冷哼一声,一坛合麅酒,两个人一杯杯地喝了个干净,根本不像喝交杯酒,倒像是要故意把她灌醉似的,现在竟然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是酒后乱性。

    若敖子琰闻言偏头向她看来,坚定地圈着她,微微一笑,声音讨好。

    也知道自己昨日过分了,“凰儿,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自然会多一些,以后再继续。”

    “还有以后?”芈凰想转身不理他,却因为动作太大,疼的她抽了一口冷气,真的比在她战场上和人打战还酸疼。

    “是你说要的。”若敖子琰无辜地道。

    “我哪有说要?”芈凰捂着红唇,抱着被子,狠狠地瞪着身上的男人。

    “昨晚说了,现在也说了,我都听见了!”若敖子琰勾起唇角,撑着手臂俯视着身下的女子。

    “若敖子琰,你是属无赖的!”芈凰无语地翻了一个白眼,懒得多理他,恼道,“滚开,我是太女,你是少师,白日里窝在床上像什么样子!”

    若敖子琰轻笑,放开她,颔首说道,“嗯,你是该起来了,再睡下去的话,我都担心你从此离不开床了。”

    芈凰瞪了他一眼,挣扎着坐起身,若敖子琰态度良好地俯身帮忙拉她,一块龙形玉佩从他衣襟里滑了出来,轻磕了一下芈凰的脸颊,冰冰凉凉的,吸引了她的目光。

    “这是什么?”好奇地问道。

    “这就是我!”若敖子琰勾唇笑笑。

    “又胡说!”芈凰瞪着他,有一种拿他越来越没折的节奏。

    “琰,乃玉圭也。这块龙形玉圭,不是我,是谁?”若敖子琰把脖子上用红线系的玉圭取了下来,拿给芈凰细看。

    只见一块入手冰凉的玉佩落入她的玉手中,晶莹剔透,仿若琉璃。

    长约一寸,下端尖翘,中间雕龙盘云。

    形似玉圭。

    (玉圭,乃古代帝王祭祀所持的玉板,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是护身之用?”芈凰点点头,她也有一个,是她母后在世时给她的一个玉镯,后来被芈昭给强行摔碎了。

    “嗯,据说是一个大师从小给我戴上的,我父亲说可以保佑我一生富贵绵长无尽。”若敖子琰拎着晶莹的玉圭,在阳光中折射出炫丽的光芒,缓缓说道。

    “这玉圭看着真好看。”芈凰难得喜爱的摸了摸,晶晶亮亮的。

    “那以后凰儿就替为夫戴着这块玉佩。”说完若敖子琰就用一双大手将玉圭要戴在她的玉颈上。

    “这怎么行?”芈凰皱眉拒绝道,“这种东西都是有灵性,认主的。”

    若敖子琰却不容拒绝地说道,“见此玉圭,犹如见我。你戴好,不准摘下来,想我的时候,就看看它。”

    芈凰闻言丽颜微红,这是要她日夜都想着他吗?

    “好吧!我替你戴着!”芈凰微微颔首。

    若敖子琰扶着芈凰起床,可是双脚走在地板,芈凰却觉得双腿都不是她的。

    身子发虚,又跌坐了回去,狠狠地瞪着若敖子琰,“都是你害的。”

    她真的不能出门见人了。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他丰唇勾出一道明媚的弧度,含笑说道,“来,我扶你起来!”

    她气怒不消,不想理会他。

    否则以后日子还怎么过。

    必须让他长个记性。

    把芈凰扶进更衣间,半天不见她出来,若敖子琰在外面问道,“凰儿,好了吗,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你再等等,我马上就好了……”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华丽的更衣间中,已经窜进来一道挺拔的身影。

    芈凰双手紧紧裹着才换好的亵衣,丽颜微红地瞪着他,“我不是说了我在换衣裳吗!”

    若敖子琰一脸无辜地举了举手中的一叠华美衣裙,含笑说道,“呐,我还不是为了你好,怕你不知道穿哪身!”

    “衣服我有!”芈凰有些无语,“你赶快给我出去。”

    她真的一刻都不想和这个男人多待了。

    以后还有一辈子怎么办?

    若敖子琰却上下打量着手脚发虚的她,站着不动说道,“你确你一个人能穿好?”

    接过里三层外三层的裙裳,芈凰一看,皱眉道,“这是什么衣裳,怎么又这么繁琐?!”系了半天连第一层都穿不好。

    他一个大男人到底是哪弄来这些里三层外三层,又是袖衫又是玉带又是流苏又是披帛的裙裳?

    比孙侯送给她的那些衣裳,整整繁琐十倍。

    “所以还是我帮你穿吧!反正我又不是没有帮你换过衣裳。”若敖子琰循循善诱,“况且我们是夫妻了,该看的我都看过了。”

    说话有这么无齿的吗?

    芈凰抱着身上的亵衣坚决摇头,“不行!”

    “如今天色不早了,你再拖拖拉拉,外面的司书她们肯定会猜想我们这一天一夜在东宫里做了什么。”若敖子琰又道。

    “还是不行,我自己穿。”芈凰想要赶他出去,可是话还没有说完,若敖子琰就轻笑一声。

    手指轻轻一挑,她身上刚穿好的一件长襟就从她身上滑落,露出一寸寸雪白的肌肤上布满各色深深浅浅的樱红,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笑道,“这样子真好看!”

    “你个色胚!”芈凰觉得一日之内,她对若敖子琰的认识,真是加深了又加深。

    任由他拿过叠得整齐的衣裙披在的身上,指尖若有似无地划过肌肤,温润温凉,激起层层颤栗。

    芈凰撇开目光不敢看若敖子琰,内心每一刻都是煎熬。

    可是,感观在这一刻却被放大。

    脸上如红霞,云蒸霞蔚。

    前世今生,除了昨夜,她何时经历过这等风流。

    在一个男人面前衣不遮体?

    任他施为。

    成婚,成婚,这就是成婚。

    芈凰不断给自己进行洗脑,心理加强。

    更衣室中静悄悄的,只听到悉簌簌的穿衣声响在彼此的耳边。

    昨夜的画面又再度在脑海中回放,芈凰感觉呼吸都要停止,若敖子琰的呼吸亦是逐渐加重。

    许久,若敖子琰的指尖在如玉的脖颈上缓缓留连,看着芈凰红透的小脸,轻轻一笑,“这件衣裳果然合适,你自己对着铜镜看看。”

    芈凰对着镜子照了照,高领的玉色华裙刚好将她脖颈上还有胸前的那些痕迹全部遮挡。

    好吧,算他想的周全。

    不然想想,她的那些衣裳。

    肯定是遮不住的。

    根本出不了门。